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哈佛商业评论》:警惕怀旧主义陷阱

作者:斯蒂芬妮·库茨

 
  近年来,一种有害的怀旧情绪频繁出现,人们称之为“过去病”。2018年4月11日,《哈佛商业评论》刊登了美国常青州立学院当代家庭理事会研究和公共教育系主任斯蒂芬妮·库茨(Stephanie Coontz)的文章,分析了有害怀旧情绪出现的现实原因。
 

WDCM上传图片

 
  近几十年来,一种有害的怀旧情绪出现了,我们称之为“过去病”(past-sickness)。这是一种对重现历史的渴望,也是一种集体思维。
 
  有别于个人对于自身亲密关系的怀念,新的怀旧观念关注过去仍属于某个群体或者某个时代的日子。他们对自己所属的群体具有非常强烈的认同感,却不惜对来自其他群体的成员报以更加负面的评价。当这种怀旧情绪变得政治化时,一种错误的优越感和对种族、民族与家庭多样性的排外情绪就会产生,其结果便是对自己的群体抱有不切实际的设想。
 
  过去四十年间,人们提出要通过现代化和创新来治疗这种“过去病”。但这种方法本身也只是一种“现代化疾病”(modernization-sickness),也是不切实际的。
 
  20世纪技术、工业和市场的不完全扩张造成社会不公,人们选择利用现代化解决这一问题。但现代化在为一部分人带来收益的同时,也为其他人带来了很大损失。政策制定和舆论导向的失败最终逼迫“输家”卷入在欧美国家出现的有害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和阴谋论中。
 
  20世纪70年代后期到21世纪初经济危机前,美国25-34岁的高中毕业男性平均实际收入下降了28%。极少部分有钱人占据了世界极大部分财富,全球范围内的不平等矛盾加剧。但是“创造者”阶级对这一问题的反应却过度自信。他们没有看见,即便全球工作岗位增加,工资却没有上涨,富有阶层比普通阶层有更多选择,各地区资源分配严重不均,各城市收入区别巨大。
 
  探究这种“过去病”的原因,很大因素在于失落感和迷失感。在普通群体中,过去人们因为离开长期生长的群体或环境而怀旧;而今天,科技打破了距离的限制,人们可以轻易探索未知领域。然而,同样是这些创新,却使得依赖特定地点或技能作业的人受到威胁。比如,小规模企业通过与客户个人之间建立联系来发展,却因为科技的发展遭遇了打击。
 
  现实使得人们不离开,甚至离不开自己的家园,却眼见曾经熟悉的港湾被拆除,自己的习惯、技能和社会关系被迫贬值。他们没有离开家园,却感到被家园抛弃。这种情绪就可能带来某种分裂。不时追忆过去,构想不合理的未来,而不是仔细研究当下成败得失以及处理矛盾的办法。
 
  所以,怎样才能治愈这种“过去病”?已经在社会竞争中胜出的人不能理所当然地认为机会和选择更多存在于上层阶级中。要使现代化便利所有人,我们就必须更加批判性地看待经济和技术进步。为了防止这种病态情绪的蔓延,我们需要健康的怀旧情绪激励我们将过去的最佳价值观和思想融入现实的改进中。应当坚信一种观念,即普通劳作者和懂得新技能的人一样,是这个健康社会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他们也有资格拥有好的居住条件,送孩子去好学校,赚钱回家与亲人共进晚餐。   (陈政予/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606期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