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共产党宣言》在21世纪

作者:赵纪萍 编译

◤在《共产党宣言》发表150周年之时,美国左翼杂志《每月评论》联合创始人保罗·M.斯威齐(Paul M. Sweezy)曾写过一篇题为《今天的<共产党宣言>》的纪念文章,发表在《每月评论》1998年5月号上。今年是《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约翰·马赫(John Mage)和约翰·贝拉米·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对斯威齐的原稿作了修改,几乎保留了完整的内容,只是根据时代的变化,重新撰写了开头和结尾部分。文章以一个新的名称,发表在《每月评论》2018年5月号上。
 
●资本主义面临生存危机
 
  1848年《共产党宣言》(下文简称《宣言》)问世之际,正值欧洲危机之年。待到2018年,已经是完全全球化的资本主义经济深陷危机的第十个年头了。马克思和恩格斯曾经指出,“商业危机在周期性的重复中越来越危及整个资产阶级社会生存”,而这种说法也适用于我们的时代。同样适用的还有他们对危机基本原因的判断。“在危机期间”,他们写道,“会发生一种在过去一切时代看来都好像是荒唐现象的社会瘟疫,即生产过剩的瘟疫”。如今的时代或许就可以被解读为“生产资料生产过剩的时代”。但资本主义经济学仍然没弄明白这一点,可能永远也弄不明白。
 
  2007年到2008年,金融危机和经济大衰退自美国开始,并迅速蔓延至全球,成为世界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尽管在这之后经过了漫长的复苏期,但是在危机爆发十年后的今天,世界经济依然处于低迷状态。美国、欧洲和日本的经济增长仍然缓慢,而且其金融体系仍然不稳定,新的经济动荡随时会出现并影响全球。从增长的角度来看,一些新兴经济体,尤其是中国,表现出强劲的增长势头。这是世界经济的一个亮点。然而,中国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现在也受到了一些质疑。因此,一些见多识广的经济观察人士普遍认为,世界经济正面临着长期停滞,而进一步的金融去杠杆将会使前景变得更加复杂。撇开环境问题不谈,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停滞的问题也已经成为世界范围内的一个大问题。
 
  《宣言》对反复的发作“越来越危及整个资产阶级社会生存的危机”进行了分析。这种分析对于任何预测未来几年情形的尝试都是至关重要的。漫长疲软的经济复苏之所以成为可能,是由于全球债务的空前扩张。而只有强行将利率降至史无前例的最低水平,全球债务的空前扩张才有可能。新涌现出来的债务并没有成为生产性投资,而是造成了全球资产价格的大涨。在产能过剩的全球资本主义体系中,对生产能力的新投资正日益成为一个问题而不是一个解决方案。鉴于世界范围内工资不断下降的压力(以及资产膨胀所导致的租金上涨的压力),只有工人阶级债务的大幅增加才能维持工人的消费水平。今天的美国,大多数工薪阶层事实上没有净储蓄。在一个充满了不确定性的世界里,《宣言》中所说的商业周期仍然是确定的。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复苏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然而使之得以成为可能的新债务和利率抑制手段已不复存在。这种最直接的前景更加印证了《宣言》中“越来越危及”这一说法。
 
●我们将去往何方?
 
  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是坚定的革命者,他们坚信资本主义固有且自身不能克服的矛盾将会引发革命斗争,这场革命斗争将不断壮大并最终取得胜利,将用一个更加人道且更加合理的制度取代资本主义。但是,他们的分析是否考虑过,或者甚至是暗示过一种不同的历史结果?我们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宣言》第一部分《资产者和无产者》第一页中有一个经常被引用的段落:
 
  “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自由民和奴隶、贵族和平民、领主和农奴、行会师傅和帮工,一句话,压迫者和被压迫者,始终处于相互对立的地位,进行不断的、有时隐蔽有时公开的斗争。而每一次斗争的结局是整个社会受到革命改造,或者斗争的各阶级同归于尽。”
 
  《宣言》对“斗争的各阶级同归于尽”没有进行进一步的阐释,很可能是因为马克思和恩格斯并不认为这是资本主义社会中阶级斗争可能产生的结果。但是,如果我们环顾当今世界——考虑资本主义对可持续经济发展的自然基础所造成的破坏——我们肯定会把“斗争的各阶级同归于尽”视作未来世界中一个非常现实的前景。
 
●认识时代的尖锐矛盾
 
  我们应该尝试让世界人民了解资本主义的真相——资产阶级理论家鼓吹所谓的“历史终结论”,然而资本主义并非“历史的终结”。实际的情况是,如果资本主义继续存在,历史则会终结。在这方面,《宣言》是否有所建言?如果我们认真研读并发挥想象予以阐释,或许能找到一些线索。在《宣言》中一个经常被忽略的段落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分析中引出了一个新的主题:
 
  “最后,随着阶级斗争决定性时刻的日益临近,统治阶级内部,事实上是整个传统社会的内部,都正在经历着解体的过程。这一解体过程是剧烈的,而且是特点鲜明的:统治阶级的一小部分人自我放逐,加入到把未来掌控在自己手中的革命阶级当中。因此,这与早期的一部分贵族加入到资产阶级的情形是一样的。现在的一部分资产阶级,尤其是一部分资产阶级理论家,也加入到了无产阶级当中,而这些理论家能够从整体上来理解和认识社会历史运动。”
 
  在当今的资本主义体制中,尤其是在最富有的国家中,我们越来越频繁地看到尖锐的矛盾加快了资本主义体系的崩溃,全球所有的国家都出现了极端的收入和财富两极分化,并面临着经济发展停滞、金融化和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等的侵蚀。其中最为严重,甚至威胁着全人类的是不断加剧的行星危机。这些历史性的发展是伴随着“统治阶级内部正在进行的解体”而发生的,却在国家日益不稳定的情况下越发凸显。尽管资产阶级经济学继续发挥着意识形态的作用,我们这个时代的尖锐矛盾却是无法掩藏的,这是连孩子都能看清楚的事实。随着资本主义的致命性后果不断地出现,越来越多的人——不仅包括全球范围内的革命运动派,还包括那些能够从整体上来理解和认识社会历史运动的资产阶级理论家——都认识到,如果我们人类还想要拥有未来的话,就必须考虑该做点什么了。趁着现在还有时间,我们要做的是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帮助人们认识到这一点。
 
《社会科学报》总第1614期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