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外交事务》:创新变得日益“昂贵”

作者:熊一舟 编译

  创新是经济发展的核心动力之一。然而近十余年来,创新变得越来难,越来越“贵”。2018年6月7日,美《外交事务》杂志刊发了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尼古拉斯·布鲁姆(Nicholas Bloom)的文章,对技术创新的未来进行了分析。
 
  技术进步的飞速发展让人眼花缭乱。从计算机诞生到第一代自动驾驶汽车出现只用了不到一代人的时间,更不用说在科学和医学领域的一系列重大突破了。然而,这些引人注目的成功掩盖了一个问题。自2005年以来,美国的全要素生产率(衡量劳动力和资本使用效率的指标)年均增长约为0.5%,而1996年至2004年期间的年均生产率增长约为1.75%。这损害了经济增长,使得在大衰退结束近十年后,经济增长依然疲软。
 
  经济增速放缓引发了经济学家对问题根源的争论。统计学家是否低估了产出?美国是否陷入了“长期停滞”?还是说,最近的创新对社会的贡献不如过去那么大?
 
  不久前,许多经济学家还对生产率增长的下降持相对乐观的看法,认为生产率下降不一定反映了生产率增长放缓的长期趋势。但之后,一个新发现使得这一观点发生了变化。研究发现,数十年来美国经济引擎的一个基本组成部分——研究生产率或创意生产率一直在下降。这意味着,科学发现或技术进步的想法正变得越来越难找到,而创新的成本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
 
  创意的产生是经济增长的核心。增加更多的工人或机器可以提高GDP,但提高人均收入的唯一途径是从同等数量的劳动力和资本中获得更多。这意味着要找到更有效的使用方法。在许多经济增长模型中,长期增长率是两个因素的产物:研究人员的有效数量和研究人员的研究生产率。创新的人越多,创意越多,经济增长就越快。但实际上,实证分析发现这两个因素之间存在潜在的不平衡。几十年来,研发人员数量一直在迅速增长,而研究成果(每个研究者产生的想法数量)却在迅速下降。
 
  这项研究显示,如今从事研发的美国人是1930年的20多倍,但他们的平均生产率却下降了41%。美国能够维持目前低迷的GDP增长率的唯一途径,就是将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投入到研究工作中去。
 
  研究生产率在过去几十年里稳步下降是显而易见的,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却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要了解这是怎么回事,值得回顾一下英国工业革命开始的1760年。在那之前,英国的生产率增长非常低,每年不到0.1%。1700年,大部分英国人仍然在农场劳动,他们的生产力并不比他们的祖先在2000年前的罗马统治时期高多少。但从18世纪晚期到1950年左右,生产率增长加速。用牛顿的话来说,那个时代的发明家“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因而看得更远。每一项新发明,如蒸汽机、电灯和青霉素,都使未来的发明家更加多产。这种现象是由越来越多的公司推动的。从1876年托马斯·爱迪生的实验室开始,这些公司创建了许多类似的工业研发实验室,而大学则更多地专注于科学和工程研究。然而到了1950年,形势开始逆转。美国的年生产率增长达到了3%左右的峰值,第三个阶段——“苹果树模型”——正在开始。人类摘走了那些挂得最低的苹果,因此挖掘新的科学真理开始变得越来越困难。
 
  未来的情形将会如何?最近的历史,而不是科幻小说,往往是预测未来的最好方法。接下来的10到20年可能与最近的情况类似,年生产率增长将徘徊在1%左右。与20世纪中叶相比,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但与漫长的历史相比,这是技术进步的一个惊人速度。展望未来,技术增长更难预测。自1700年以来,世界至少经历了两次生产率增长的重大转变,信息时代最终可能带来另一次。  (熊一舟/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614期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