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评论汇编》:全球化英国的终结

  脱欧公投之后,英国在全球的影响力大不如前。为挽回颓势,英国首相特蕾莎·梅提出“全球化英国”的构想,但其前景是否真如脱欧支持者描述的那般美好,仍需拭目以待。2018年6月25日,美国《评论汇编》杂志刊载了联合国前副秘书长、商业和可持续发展委员会主席马克·马洛克·布朗(Mark Malloch Brown)的文章,深入分析了全球化英国的前景。
 
  在脱欧公投后的两年里,英国的全球影响力已大大减弱。一个曾经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的影响力超过其自身重量的国家无可挽回地衰落下去,脱欧支持者意图引领英语文化圈进入美好新世界的抱负也成为滑稽的错觉。 
 
  如今,英国在世界舞台上的言行与其价值观是如此不相容,以至于人们不禁要问,这个国家到底怎么了?自2016年6月脱欧公投以来,英国的外交政策几近崩溃,甚至有违其历史及治国理念。更令人担忧的是,这恰恰与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不谋而合,而特朗普政府追求的目标与欧洲以及英国的目标并不相同,甚至是相悖的。
 
  如果有一个时刻还能让英国展示其对世界事务特有的冷静与决心的话,那么现在正当其时。然而,英国似乎已远离世界舞台。二战后,英国与欧洲大陆和美国的密切关系一直是其外交政策的两个支柱。但现在,两条线都基本被切断了。
 
  与此同时,英国政府对脱欧的关注使其对世界其他地方正在发生的事情视而不见。脱欧条款的谈判可能会持续数年,鉴于棘手的北爱尔兰边境问题,谈判的结果不可避免地会影响英国国内的团结。即使北爱尔兰边境问题被化解,但是苏格兰意欲脱离英国、加入欧盟的运动也将在可预见的未来继续占据英国政府的注意力。
 
  无论如何,从欧盟枷锁中解放出来的“全球化英国”承诺绝不仅仅是空谈和口号。在最近的英联邦政府首脑会议上,来自世界各地的英联邦国家商界领袖和政治家们听到了脱欧支持者的许多夸张之语,但他们对未来的贸易协议却几乎没有任何具体的讨论。
 
  在英国放弃其欧盟成员资格的同时,它似乎也放弃了自由民主的价值观。在脱欧公投运动中,脱欧阵营公开煽动针对外来移民的排外情绪。最近,由于英国政府对加勒比移民的不公待遇而引发的温德拉什丑闻重复了特蕾莎·梅担任内政大臣时所执行的非自由主义路线。当网络战和能源地缘政治逐渐成为别国与非国家行为体的关键战线时,英国却正在失去对欧盟网络安全和能源政策的影响。
 
  同样危险的是英国政府开始信奉“英国优先”的重商主义路线。在这一路线指导下,向沙特阿拉伯出售武器不再是需要慎重的事,而是成为了一个获利机会。当英国政府加入特朗普政府的行列,将贸易和投资置于人权和善政之前时,承担损失的是世界各地的记者、反对派政治家和人权活动家。放弃自由主义规范之后,梅政府也将成为非自由主义的推动者。
 
  英国外交政策的崩溃是在不确定性加深的时候出现的。目前,全球再平衡是我们所面临的时代挑战,它将超越单个任期的时间。在越来越不平衡的世界中,充当压舱石的责任将会落到欧洲的肩上。但是,一个缺少英国传统的领导力、判断与外交的欧洲将是不那么重要的欧洲。英国也面临被边缘化的风险,而这将是它自己一手造成的。(刘丽坤/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618期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