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美国贫困人口绝望情绪上升

作者:奥尔加·卡赞

  一项新的研究证实,美国的富人越来越快乐,穷人越来越悲伤。收入不平等加剧、工资增长停滞、就业机会减少和婚姻问题等导致美国贫困人口的绝望情绪日益上升。2018年6月19日,美国《大西洋月刊》杂志发表了专栏作者奥尔加·卡赞(Olga Khazan)的文章,对美国加剧的不平等问题进行了分析。
  
  在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美国白人中,预期寿命和健康水平的下降通常被归因于“绝望的死亡”,例如那些因药物滥用而死亡者或自杀者。近期,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发布报告称,自1999年以来,美国的自杀率上升了近30%。正如普林斯顿大学学者安妮·凯斯(Anne Case)和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所说,自杀率上升的原因是“绝望情绪的累积”。
  
  一项新的研究证实,低收入美国人的绝望情绪正日益上升。该研究论文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依据的是一项名为“美国中年生活”的调查。该调查项目在1995年至1996年,以及2011年至2014年对美国成年人的心理健康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发现,对于样本中低收入的美国白人来说,他们的精神健康状况在这两段时间内持续下降。这表明低收入的美国白人越来越不快乐。普林斯顿大学学者诺琳·高德曼(Noreen Goldman)、乔治城大学学者达娜·盖勒(Dana Glei)和玛克辛·温斯坦(Maxine Weinstein)认为,高收入“总是与更少的痛苦和更大的幸福联系在一起”。
  
  更重要的是,低收入的白人成年人在问卷调查的两段时期内,积极情绪、幸福感和生活满意度都有所下降,同时消极情绪大幅增加。与此同时,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高收入的美国人在消极情绪和幸福感方面几乎没有变化。这几位学者写道:“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美国成年人的心理健康存在着显著的社会分层。”换句话说,富人越来越快乐,穷人越来越悲伤。
  
  由于这项研究完全是关联性而非实证性分析,因此调查者只能推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他们认为,原因可能“包括收入不平等加剧和工薪阶层工资增长停滞,就业机会的长期恶化导致了经济安全的代际衰退以及稳定婚姻的减少……这些因素增加了工作与家庭压力,削弱社区内部的互动,导致了社会的隔离”。换句话说,这很可能就是迪顿所说的“绝望情绪的累积”。
  
  这些复杂因素叠加在一起,就足以让低收入的美国人想要获得阿片类药物或酒精以求麻痹他们的精神痛苦。美国人预期寿命的下降就是一个信号。   (熊一舟/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618期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