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新政治家》:欧盟面临意识形态大分裂

作者:蒂莫西·里斯

  继脱欧之后,欧盟再次面临大分裂的危险,这次大分裂将在拥护和反对自由主义的成员国之间展开。2018年10月17日,英国《新政治家》刊载了剑桥大学地缘政治论坛助理研究员蒂莫西·里斯(Timothy Less)的文章,深入分析了欧盟所面临的大分裂。
 
  一场关系到欧洲未来的竞赛正在展开,战线也已拉开。在东方,匈牙利总理维克托·奥班正在带头反抗欧盟的旧制度。而在西方,法国的马克龙正在组织防守以抗击奥班的攻势。在明年的欧洲议会大选前,奥班已经向他的竞争对手下了挑战书,而马克龙也已经做出了回应。
 
  这是一场关于欧洲实质的意识形态战争。一个阵营是旧自由主义秩序的捍卫者,他们将自己视为欧洲启蒙遗产的继承者,即坚持对民主、法治、自由与权利、理性探究、世界主义、开放社会和经济自由的承诺。他们为其成功地克服偏见、迷信和民族主义狂热,造就战后前所未有的稳定、自由和繁荣而自豪。另一个阵营是自由主义者的挑战者,他们声称代表着“真正的欧洲”——它的基督教遗产、马赛克拼贴式的民族认同,以及欧洲大陆社会所赖以维系的家庭结构。在他们看来,自由主义对民族国家的攻击以及对自由的压制正在摧毁欧洲。
 
  至关重要的是,这条意识形态的断层线也在地理上将北欧和西欧等核心区与东南欧等边缘区区别开来。这一分裂出现在十年前,即在匈牙利受金融危机影响而奥班被选为总理时。
 
  随后,几乎东欧的每个国家都采用了某种形式的奥班主义,相比20世纪90年代欧盟所强加的自由主义,奥班主义更符合他们的社会需求和传统。在整个地区,声名狼藉的自由主义正在迅速衰落,基于家庭和信仰的民族保守主义成为政府的主导模式。这种情况与欧洲北部和西部的政治形势形成鲜明对比——自由党已成功地掌权。不出所料,自由主义在其孵化的地区以及其旨在满足其需求的地区得到了更多的支持。
 
  欧盟成为这场冲突的主战场。但即使在金融危机发生之后以及奥班主义兴起之时,欧盟仍然处于这场冲突的边缘。2015年之后,欧盟开始转变态度,介入这场战争。欧盟选择的武器是《里斯本条约》的第七条,该条款规定,若欧盟成员国被认定违反欧盟的核心价值观和法治原则,欧盟则有权予以处罚,包括暂停其在部长理事会的职位。去年,欧盟委员会在波兰政府采取措施改变其司法机构的组成和运作之后,启动这一程序惩罚波兰,称其“严重违反法治原则”。今年9月,欧洲议会以压倒性多数票赞成对匈牙利采取同样的程序,认为其对欧盟的核心价值观构成了系统性威胁。
 
  因此,欧盟分裂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欧盟与东南欧成员国的问题与其和英国的问题相反,匈牙利和意大利这样任性的国家拒绝离开并坚持从内部改变欧盟制度。而这留下了两个选项,要么欧盟核心成员国退出并建立2.0升级版的欧盟,由支持其自由主义信条的国家组成;要么驱逐欧盟中不守规矩的成员国,可从匈牙利着手开始。但欧盟将始终面临自由主义的缺陷——对身份的威胁、经济上的不安全,等等,这助长了东南欧民粹主义的崛起。欧盟核心成员国可将外部敌人从其领地中驱逐出去,但是内部的挑战可能更大。(刘丽坤/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630期7版    
未经允许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