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自由”面临科技的巨大威胁

作者:赵纪萍 编译

  ◤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为世人带来了巨大福祉,但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麻烦和威胁。借助于科技,现在很多政府和大企业很快就会比你还“了解”你自己,从而使人类的自由前所未有地面临着来自于技术,而不是人类社会自身的巨大威胁。2018年9月14日,《人类简史》《未来简史》《今日简史》三部曲作者、希伯来大学历史学教授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为英国《卫报》撰文,谈论了科技和人工智能对自由主义、个体意志与自由意志等传统观念带来的挑战和威胁。
 
  自由主义建立在对人类自由的信仰之上。人类不同于老鼠或猴子,他们应该拥有“自由意志”。这也正是为何人类的情感和人类的选择能够成为世界上终极的道德和政治权威。自由主义相信选民会做出最好的选择,而且鼓励人们遵从自己的内心。
 
  然而,“自由意志”并不是科学事实,而是一个源于基督教神学的神话。这个神话与科学中有关智人和其他动物的知识没有什么关系。人类当然拥有意志,但却不是自由意志。你不能决定自己的欲望,你不能决定自己是内向或是外向,是随和或是焦虑,是同性恋或是异性恋。人类做出选择,却从来不是独立地做出选择。每一个选择都取决于诸多你自己无法左右的生物、社会和个人条件。我可以选择吃什么,同谁结婚以及投票支持谁,但是在某种程度上这些选择是由我的基因、生化机能、性别、家庭背景和民族文化等因素所决定的,而我的基因或是家庭却是我所不能选择的。
 
  这不是抽象的理论,这种情况司空见惯。让我们来看一下出现在你脑海中的下一个想法。它从何而来?这是你自由选择进行思考的问题吗?显然不是。如果仔细地考察一下自己的想法,你就会意识到你对自己大脑中进行的活动几乎没有什么控制,你不能自由地选择你的所思、所感和所想。
 
  “自由意志”只是一个神话
 
  尽管“自由意志”一直是一个神话,它在过去的几个世纪中仍然是有益的。它鼓舞了那些不得不与宗教法庭、神圣王权、克格勃以及三K党斗争的人们。这个神话也没有什么成本。毕竟,在1776年或1945年,相信你的感觉和选择是某种“自由意志”的结果而非生化机能和神经机能的结果,是相对无害的。然而,现在对“自由意志”的信仰突然变得危险起来。如果企业和政府成功地侵入人科动物,那些相信“自由意志”的人将成为最容易操控的人。
 
  为了成功地侵入人类,你需要两样东西:很好地掌握生物学和计算机算法。宗教法庭和克格勃缺乏这种知识和能力。但是,不久之后,企业和政府就能做到两者兼具。一旦他们能够侵入你,他们不但能够预测你的选择,而且还能重塑你的感觉。要做到这一点,企业和政府不需要完全了解你。这是不可能的。他们只需要做到比你更了解你自己。这并非是不可能的,因为大多数人都不太了解自己。
 
  如果你对传统的自由主义故事坚信不疑,你就极有可能忽略这一挑战。“不,这永远不会发生。没有人能够成功地侵入人类的精神,因为总有一些东西远远超越基因、神经元和算法。没有人能够成功地预测和操纵我的选择,因为我的选择反映的是我的自由意志。”然而,不理会这一挑战并不能使之消失,这只会让你更容易受到伤害。
 
  当然,宣传和操纵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在过去宣传和操纵都是地毯轰炸式地展开,现在却正在成为导向精确的弹药。有一种算法能够判断出你对移民怀有偏见以及你的邻居不喜欢特朗普,这也就是为何你在上网时弹出来的标题是“移民团伙强奸当地妇女”,而你的邻居在浏览网页时弹出的标题却是“特朗普准备对伊朗进行核打击”。近几年来,世界上一些最聪明的人为了让你点击广告向你兜售产品而对人脑进行侵入操控。现在,这些方法也被用来向你兜售政客和意识形态。
 
  ●个人自由从内部被颠覆
 
  这仅仅是个开始。目前,黑客依赖于分析外部世界的信号和行为:你购买的产品、你到过的地方和你上网搜索的词语。然而,用不了几年,黑客就能够通过生物识别传感器直接进入你的内心世界,他们可以监测你的心脏活动——在这里,心指的是控制你的血压和大脑活动的肌肉泵,而不是隐喻性的内心活动。然后,黑客就可以将你的心率同你的信用卡数据联系起来,并将你的血压与你的搜索历史相联系。
 
  自由主义已经建立起一套卓有成效的制度,保护个人自由免受来自压迫型政府和偏执型宗教的外部迫害。但是,如果个人自由从内部被颠覆,如果“个人”和“自由”这些概念不再具有意义,自由主义则还没有做好准备应对这些情况。为了在21世纪继续存在和繁荣,我们需要将把人类视为自由个体的幼稚看法抛诸脑后——这是一种既源于基督教神学,也源于现代启蒙运动的观点。我们需要更好地了解自己。
 
  当然,这并不是什么新的建议。从远古时代起,圣人们就不断地建议人们要“认识你自己”。但是,在苏格拉底、释迦牟尼和孔子的时代,你没有面临真正的竞争。如果你不了解自己,其他人也不会费心去了解你。相比之下,你现在面临着竞争。当你在阅读这些文章的时候,政府和企业都在努力地侵入你。如果他们比你更了解自己,他们就可以向你兜售任何他们想要兜售的东西——不管是产品,还是政客。
 
  尤为重要的是了解自己的弱点,这些弱点是那些试图侵入攻击你的人的主要工具。计算机因其自身存在的错误编码遭到攻击,而人类则因其自身的恐惧、仇恨、偏见和欲望而遭到侵入攻击。黑客不能凭空制造恐惧或仇恨。但是,如果他们发现了人们早就心存恐惧和怨恨的事情,就很容易触动相关的情绪按钮,激起更大的愤怒。
 
  如果人们不能通过自己的努力了解自己,或许可以借用黑客所使用的技术来保护自己。正如电脑需要一个杀毒程序来屏蔽恶意软件,或许我们的大脑也需要一个杀毒软件。如果你的人工智能助手从经验中了解到你的一个特别短板,就能为你将之屏蔽。
 
  ●幻灭后的新政治模式
 
  换一个角度来看,这一发现给了人类一种全新的自由。在此之前,我们强烈认同我们的欲求,并在它的驱使之下忙得团团转。每当有新的想法产生,我们就忙着去实现这些想法,因为我们错误地认为这些想法反映的是我们的自由意志。当我们意识到我们的想法和愿望并不反映我们的自由意志时,我们就能不再那么执著于实现自己的想法。
 
  有时候,人们会想象,如果放弃对自由意志的信仰,我们会变得非常冷漠,变得失去热情,甚至会饿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事实上,放弃这一幻想能够产生相反的两个结果。首先,这可以同世界其他地方建立更加紧密的联系,使我们更加关注环境以及他人的需求和愿望。其次,放弃“自由意志”的神话能够激发强烈的好奇心。
 
  在一个政府和企业可以侵入攻击人类的时代,自由民主国家如何运作?“选民会做出最好的选择”、“顾客永远是正确的”这些信念还留下些什么?你意识到你是一种能够被侵入操纵的动物,你的心可能已经被政府所俘获,你的杏仁核(大脑的“恐惧中心”)可能正在为普京工作,你心里的下一个念头很可能是一些比你还了解你自己的算法所催生的结果,这个时候你又该如何生活呢?这些正是现在人类所面临的最有趣的问题。
 
  然而,大多数人并不考虑这些问题。世界各地的人们不是去探索自由主义幻灭之后的出路,而是躲到了怀旧的幻想之中寻求庇护。很多人不去应对人工智能和生物工程所带来的挑战,而是到民族主义和宗教的怀旧幻想中寻求出路。这些怀旧的幻想不是新的政治模式,只不过是对20世纪亦或中世纪政治模式的重新包装。这一点是令人失望的。人工智能和生物工程将会改变人类历史的进程,而我们只有几十年的时间去搞清楚如何应对它们。我不知道答案在何处,但是肯定不在几千年前的古老故事之中。
 
  那么应该怎么做呢?我们需要在两条战线上同时作战。我们应该捍卫自由民主,不仅因为它是比其他方案更加温和的政府形式,而且还因为它在关于人类未来的讨论方面设定的限制最少。与此同时,我们还需要对自由主义的传统观点提出质疑,并提出一种与21世纪的科学现实和技术力量更加契合的新政治模式。
 
  《社会科学报》总第1631期7版   
  未经允许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