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外交事务》:人工智能时代的新世界

◤前不久,创新工场CEO李开复的新书《AI·未来》(AI Superpowers: China, Silicon Valley, New World Order)在全球同步发售,并在《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等新书畅销榜上名列前茅。在书中,李开复探讨了今年人们热议的人工智能话题,分析了中美两国各自的发展优势,并展望了人工智能时代的新世界。2018年11月16日,美国《外交事务》杂志刊发了该书的书评,原题为《超越人工智能军备竞赛》(Beyond the AI Arms Race)。
 
  人们普遍认为,中美之间正在展开一场人工智能领域的军备竞赛。2016年之前,用谷歌搜索“人工智能军备竞赛”只有不到30个查询结果,而且只有少数文章提到这个词。今天,几乎每周都有一篇关于这个主题的文章被添加到LexisNexis数据库;在谷歌上搜索这个词,点击量超过5万次。一些人甚至警告,人工智能领域将会出现新的冷战。在这些讨论中,有一个突出的问题,即中国在人工智能技术领域是否已经或即将超越美国?关于中美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竞争,中国裔美国投资专家、人工智能专家李开复在其新作《AI·未来》中做了深入的探讨。
 
  人工智能与全球秩序
 
  《AI·未来》分三个部分展开,每一部分都关注一个核心问题。第一部分谈到了中国的技术领域——李开复在创办创新工场前曾领导中国微软亚洲研究院和谷歌中国——他最有资格谈论这一话题。他追述了该行业的发展历程,从最初试图复制西方技术和商业模式的“模仿者”模式,到目前激烈的竞争和创新模式。相比之下,硅谷就显得乏善可陈了。在书中,李开复详细地描绘了中国的科技巨头——例如“淘宝网”——如何在竞争中挫败了eBay等老牌外国竞争对手。
 
  李开复认为,中国科技公司成功的核心原因在于他们愿意接触真实的世界。相比于硅谷干净利落的数字平台,中国的科技公司更喜欢混乱的纵向整合。通过纵向整合,从设计、生产到销售的一切环节都由一家公司控制。这一点可以通过比较中国的大众点评网和美国的点评网站Yelp得知。中国的大众点评网开始时只是一个点评网站,后来很快发展成为一个集信息服务、快递服务和交易服务于一体的平台。相比之下,美国的Yelp网开始时主要依赖餐厅自己的基础设施提供送餐服务,后来却只专注于点评业务。这种差异性从某种程度上是文化差异,却也是由需求决定的: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做得不如美国好,因此中国企业为了阻止竞争对手不得不投入巨资建设让对手难以复制的实体基础设施。相比之下,美国人的知识产权法以及美国人从文化上对抄袭的厌恶等因素的综合影响往往使硅谷公司能够“凭着一个创意或者一次幸运突破而一帆风顺”,从而导致自满。
 
  在书的第二部分,李开复指出人工智能时代中美将成为无可争议的双雄。在第三部分,他阐述了人工智能的社会经济影响。这一部分充满了远见卓识。有人认为人工智能的经济影响就像诸如蒸汽机和电力的通用技术一样,这些技术使以前的高技能工作转变为低技能工作,从而为大量低技能工人创造了新的就业就会。李开复对这种观点提出了异议。他认为,信息技术总的发展趋势是通过减少高技能工人对其他辅助工具的依赖性提高工人的生产率——例如,电子邮件和文字处理器已经取代了电话和打字机,对秘书的需求正在减少。李开复认为,关于人工智能经济影响的“技术偏见”将导致大量中、低技能工人无法为经济发展做出有成效的贡献。人工智能革命比以往的技术革命来得更快,主要是因为软件可以被迅速复制并在世界各地传播。李开复预测,美国40%到50%的工作将在未来几十年内实现自动化,这可能会使失业率增加20%到25%左右。
 
  人工智能与过去许多技术的不同之处还在于它的自然垄断倾向:一家公司拥有的用户越多,它能获得的数据就越多,从而能够开发出更好的产品,进而吸引更多的用户。李开复指出,这种垄断倾向将会加剧国内和国际的不平等:国内不平等是由于超级巨星公司的崛起往往会降低劳动力在国民收入中所占的份额;国际不平等是由于大部分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才和资源都集中在中国和美国。李开复认为,广泛的失业和日益扩大的不平等所造成的巨大的社会混乱和政治混乱是人工智能所带来的主要威胁。
 
  人工智能霸权争霸赛
 
  李开复对于中国技术行业以及人工智能经济社会影响的分析都非常出色。但书中关于中美争夺人工智能霸主的部分内容受到了更多关注。李开复认为中国在人工智能的大多数领域具有具大优势。这一部分也是人们希望他能够进一步论述的部分——无论就论点来说,还是就它所遗漏的内容而言。在李开复看来,中国特殊的潜力包括“丰富的数据资源、大量的企业家、大量的人工智能科学家以及友好的政策环境。”李开复还分析了有助于发挥这些潜能的趋势。
 
  首先,人工智能已经从“发明的年代”步入“实干的年代”。正如李开复所指出的,“人工智能研究中许多艰涩抽象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他声称,人工智能最近的进展几乎完全依赖于“深度学习”这项重大技术突破。随着深度学习技术的广泛应用,人工智能时代进入了“撸起袖子加油干”的实干时代。这有益于中国,使其在基础研究方面的劣势变得不那么重要,同时还能发挥其潜能——即中国数量庞大的优秀工程师以及其企业家精神。李开复认为今天人工智能的进步是一个单一技术突破的产物。然而,他的看法绝不是一个共识,而且他对此也几乎没做什么解释。事实上,深度学习的概念基础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奠定了,后来的研究人员发现了实现这些概念的新方法。换句话说,深度学习并不是一次性的突破,而是由一系列中小型创新不断推动而向前发展的,这些创新一直持续到今天。
 
  其次,人工智能从“专业技术时代”转向 “数据时代”,这是有益于中国的第二个趋势。李开复承认美国拥有比中国更多的精英研究人员,但他也指出,在当今,实际数据比顶尖人才更为重要。这是“因为一旦计算能力和工程人才达到一定的阈值,数据的数量才是决定算法整体性能和准确性的决定性因素。”而中国所掌握的数据量远远多于美国,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数比美国和欧洲用户数相加之和还要多。然而,数据的重要性以及中国企业如何利用它们所能获得的数据,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世界顶级人工智能专家安德鲁早就指出,“数据的功能被夸大了”。微信的母公司腾讯的内部人士透露,由于官僚主义和技术壁垒的综合影响,该公司难以整合利用公司不同部门收集到的数据流。
 
  的确,在某些领域,中国企业是很难被超越的,例如在预测中国消费者对哪类新闻故事感兴趣等方面。但是,这些具体的优势能否帮助中国在其决策者经常谈论的领域——比如人工智能对军事力量平衡的影响——取得进展,目前尚不清楚。或许因为李开复新书的关注点是商业产品和服务,所以他对这些问题基本保持了沉默。
 
  警惕恶性竞争导致零和思维
 
  中国国家已经投入数十亿美元进行半导体和机器人等领域的研发。李开复认为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技术实用主义”,尽管存在效率低下的问题,但却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方法。当然,李开复的分析也并非是一边倒的。例如,他指出由于美国的企业文化和更加标准化的数据实践,美国在很多人工智能商用领域具有决定性的优势,而且美国公司在自动驾驶汽车领域具有相当大的领先优势。但是,李似乎更急于反击那些低估中国人工智能发展水平的人,以致于显得是他自己高估了中国人工智能的发展水平。
 
  此外,李开复清楚地意识到,不断升级的人工智能军备竞赛将会引发恶性竞争。他认为这会导致零和思维模式,而零和思维模式会破坏发展并削弱中美两国互惠共赢的能力。然而,这些观点在整部书中占得份额太小,而且出现的顺序太过靠后。书中有很大的篇幅集中于对地缘政治竞争的预测。考虑到这本书的标题和整体的基调,这一点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李开复对激烈的人工智能军备竞赛发出的警告是正确的。可以肯定的是,在利用人工智能获取更多的利益方面,美国还有很多事情应该去做,比如资助基础研究、采取措施打击非法技术转让以及制定支持性的监管措施。然而,全面回归冷战思维将会带来很多重大的风险,这不仅无益于维护国家安全,反而会损害国家安全。(赵纪萍/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639期7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