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全球粮食与营养安全处境堪忧

    ◤国际科学院组织(IAP)近日发布报告《粮食安全、营养安全与农业的未来研究与创新机遇》(Opportunities for future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on food and nutrition security and agriculture),该报告经过同行评议,历时三年编制,列出了目前世界粮食问题的严重性和解决对策。报告认为,全球粮食体系正面临崩溃,将导致数十亿人或营养不足,或超重肥胖,并将导致严重的气候灾难。为了避免饥饿和气候灾难,必须对农业和消费进行彻底改革,减少肉类消费。国际科学院组织是一个由130个国家级科学院、医学院和工程学院组成的全球性组织,力求利用全球各领域专业特长,促进合理的政策制定、提升公共健康水平与科学教育水准。
 
粮食危机与各种营养不良
 
  所有国家都面临与各种形式的营养不良做斗争的问题:营养不足、微量营养素缺乏,以及超重和肥胖。当然,这些问题的规模和性质因国家和人口而异。来自联合国的最新数据表明,全球粮食和营养安全令人担忧的趋势必须得到解决,科学有潜力为各国和全球粮食系统找到可持续的解决办法。
 
  根据联合国的最新评估,全球长期营养不良人口从2015年的7.77亿增加到2016年的8.15亿。还有更多的人患有微量营养素缺乏以及与超重或肥胖有关的疾病。此外,在非洲、东南亚和西亚部分地区,粮食安全状况持续恶化,最明显的是在冲突地区以及遭受干旱或洪灾的地区。粮食安全问题日益与冲突和气候问题相关联,这表明有必要将更多的社会科学、卫生和气候科学研究纳入全球粮食、营养和农业研究议程。
 
  来自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IFPRI)的全球报告显示,许多国家在减少卡路里缺乏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但在解决微量营养素缺乏方面进展较小。例如,贫血影响了约25亿人口,儿童营养不良仍然是影响非洲人均寿命的主要因素。与此同时,包括儿童在内的越来越多的人超重或肥胖,许多人摄入热量很高但营养不良的饮食。目前世界上肥胖者多于体重不足者。与饮食有关的非传染性疾病是一个重大的营养挑战,也是一个日益严重的全球健康问题。
 
  人口增长、城市化、气候变化和其他环境变化、经济不平等和市场不稳定的压力,加剧了提供安全食品与营养的重大全球性挑战。所有区域都面临环境退化问题,包括丧失基本的土地和水资源。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地球上大约11%的土地被用于可耕地,也就是正在耕种的耕地,而农业用地(包括牧场和放牧的林地)所占比例更大,超过三分之一。现代农业也严重依赖能源、水资源(特别是地下水)、土壤质量和基础设施投资。创新在应对全球粮食挑战中至关重要,但令人担忧的是,由于一些国家的公共投资停滞不前,技术进步的步伐可能正在放缓。
 
区域与人口结构差异巨大
 
  要求增加粮食供应的人口通常集中在非洲和亚洲的部分地区。在很大程度上,所有区域都存在与人口结构变化相关的问题,特别是人口老龄化和日益城市化问题。特别容易受到未来粮食和营养不安全影响的国家往往是那些目前营养不良程度高但人口预计增长较高的国家。
 
  各区域的农业生产力、农民获得知识和服务的机会、未开垦土地的可得性,以及消费者获得粮食的机会各不相同。2016年,粮农组织发布的粮食评估报告显示,全球有39个国家需要外部粮食援助,其中有28个在非洲。在正在进行农业改革的地区,如非洲,农业改革正在对经济增长、减贫和减少饥饿产生切实的影响。这些变化证明了为农业和粮食安全制定一项优先、受资助的战略计划的重要作用。
 
  尽管在过去十年取得了重大进展,但非洲和其他地方(如也门)目前的饥荒区显示了粮食安全的脆弱性,这种相对的安全可能很快被国内冲突和战争破坏。这些问题通常不是单一冲击(例如作物歉收或冲突)的结果,而是长期发展进程失败的一个引爆点。这些情况使许多人处于饥饿状态,易受粮食短缺的影响。许多人被迫迁移,导致更大的边缘化,使其更容易受到粮食短缺的影响。
 
  各地区的营养状况可能相差很大,但往往面临着共同的营养挑战,特别是越来越多的相对廉价、高热量的食品供应,导致了各地的肥胖和非传染性疾病以及一些地区的微量营养素缺乏。许多国家的粮食政策仍然侧重于关键微量营养素缺乏导致的营养不足,可能较少注意超重和肥胖问题。这种做法放在不久以前是有道理的,但是现在的政策需要更多地强调粮食和营养安全的所有方面。
 
  所有国家都存在粮食和营养不安全问题,即使是那些国内生产总值较高的国家也是如此。例如,2016年美国12.7%的家庭被归为食品不安全类家庭。在欧洲,欧盟家庭中无法获得膳食指南中普遍推荐的最低能量和营养的比例,在2005-2010年期间下降之后,自2010年以来又有所上升。粮农组织最近对欧洲的分析认为,持续的经济增长是确保该地区粮食安全的关键。然而,还应指出,农业生产的充分水平可以与严重的粮食和营养不安全并存,早先对亚洲和非洲饥荒现象的研究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在某些情况下,农业产量需要从目前认为的高产量水平上进一步增加;而在其他一些情况下,则必须利用科技来缩小“收益差距”。
 
建立全球可持续性营养系统
 
  当前的食物系统令人失望。农业和消费者的选择是导致灾难性气候变化的主要因素。我们需要确保决策者告知消费者他们的食品选择对气候的影响,为消费者提供改变饮食的动力,减少食品损失和浪费。其中包括种植对气候变化更有抵抗力的作物,采用更聪明的轮作种植方式,进行土壤保护,更精确地使用化肥和减少杀虫剂使用。
 
  全球应该努力发展可以持续的食品和营养系统,系统性地提供面向循环经济和生物经济转型的健康与福祉。其主要内容包括:了解全球食品系统的效率与风险的驱动因素,澄清基于规则的公平贸易和弹性市场的主要问题;强调向健康饮食和良好营养的转型,影响消费者和私营部门消费行为模式的转变;评估饮食和营养对整个生命周期的影响;探索食品科学技术在食品加工方面的新机遇——不仅要减少浪费、扩大配送、强化主食、延长季节性供应,而且要在加工产品中发展健康的食品结构,更好地满足消费者需求。
 
  社会各界必须以科学依据为基础促进消费者改善饮食习惯,这不但有利于公共健康,可解决肥胖和营养不良问题,而且有助于保护环境。政策制定者必须理解需求的驱动力量并找到改变消费者行为的办法,其中包含对创新性食物和食品的接受。政策制定者同样需要帮助消费者理解并重视食品选择对环境的影响。降低食品浪费亦应被作为重点举措:这是对改善气候与环境大有裨益的重大机遇。
 
  政策制定者和其他领导者必须以富有雄心壮志的努力减少消费者产生温室气体排放的行为。改变饮食习惯同样可能为健康和气候带来附加益处,例如在欧洲等地降低对肉类的食用量,或者提升创新性食物和食品的食用量。创新性食品包含蘑菇与肉类混合制品、人造肉、藻类和美味的以昆虫为基质的食品等。
 
  此外,升级科学基础设施至关重要,为研究提供持续的资金支持也至关重要,但同样重要的是促进国家间的更多合作,分享科学专业知识和设施,帮助新兴经济体提高自身建设能力。我们必须做出新的跨区域研究努力,同时承诺科学界和政策界就可持续发展目标、气候目标和相关事项进行跨区域接触。
 
  在确定可持续健康饮食的科学机遇方面,世界需要更加雄心勃勃。农业和粮食系统对于实现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大部分至关重要,其中包括到2030年结束饥饿和极端贫困的目标。有必要促进和协调对研究和创新的新承诺,并在科学界、决策者和其他利益攸关方之间调动这些资源。在气候变化、经济和政治动荡的影响下,全球和地方营养可得性、利用和水资源的可持续性面临风险。实现粮食与营养安全要求各国采取一致行动,以科学和知识为基础,不断改善粮食系统的运作,建立可持续的营养体系。(熊一舟  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640期7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