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这个时代我们如何养育孩子

作者:熊一舟 编译

 
  ◤与上一代人相比,当代父母对未成年子女的教育抚养方式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其他国家,父母们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培养孩子,随处可见为子女升学等问题焦虑的父母。今天,我们该如何养育育子女?社会和国家又需要承担怎样的责任?英国《经济学人》杂志2019年1月第5期发表系列专题文章《关于童年的特别报道》,对儿童教育问题进行了深入剖析。
 
  全球抚育方式变化巨大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经常和朋友们一起在室内或者户外玩,口袋里装着三明治,做着各种游戏。我们的父母从早到晚几乎都见不到我们。我们的玩具不多,但我们爬上爬下,喜欢玩各种冒险游戏。”如果你就童年这个话题,向任何一个生长在富裕国家的30岁以上的人提问,你通常会听到这样的回答。这些“冒险”活动通常都是些普通游戏,更多来自《小熊维尼》而不是《星球大战》,但这些游戏带来的自由自在的感觉和玩伴间弥足珍贵的友情却令人难忘。
 
  今天,孩子们在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室内,由成人监管而不是由兄弟姐妹或朋友陪伴,坐小轿车出行而不是步行或骑自行车,参加各类精心组织的活动,每天花数个小时在电子屏幕前。这些都是孩子的父母出于好意为他们提供的。父母们想要保护他们的孩子,让他们在这个“更加危险”的世界里免受车祸、犯罪和其他危险的伤害,并为他们提供最好的发展机会。
 
  事实上,在很多方面,孩子们比上一两代人过得更好。发达国家的儿童死亡率进一步下降。很少有孩子受到忽视或挨饿。他们通常从父母那里得到更多的关注和支持,许多政府正在为来自贫困家庭的幼童提供额外的帮助。青少年中很少有人成为少年犯,抽烟喝酒的人数也在下降,能够完成中学学业并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越来越高。
 
  孩子们似乎也对自己的命运相当满意。在2015年对经合组织成员国进行的一项调查中,15岁的孩子被要求对自己的生活满意度进行评分,分值从0到10,平均得分为7.3分。芬兰孩子的满意度指数最高,接近7.9分。土耳其孩子的满意度指数最低,为6.1分。男孩比女孩更快乐,来自富裕家庭的孩子比其他人得分更高。
 
  这并不奇怪。如今,富裕的父母,尤其是在美国,在孩子身上投入了前所未有的时间和金钱,以确保他们今后至少过得和父母一样好,甚至更好。那些没完没了的补习、音乐课、体育课和游学活动,再加上在家里对每一门学科的热烈讨论,已被证明在确保孩子获得良好的课业成绩和社会评价方面是非常有效的,这些都将打开通往顶尖大学和高薪工作的大门。
 
  而对于美国工薪阶层的父母而言,他们缺乏必要的资金来进行这种强化教育。结果,一代又一代的社会分化势必扩大。就在不久之前,“美国梦”还向我们展示了这样一种前景:每个人,无论背景出身多么卑微,只要努力就能成功。但世界银行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在美国这个梦想之地,代际社会流动性(下一代最终进入与上一代不同社会阶层的机会)目前在所有富裕国家中处于最低水平。
 
  学前教育重要性不断提升
 
  在大多数富裕国家,学前教育正引起人们极大的兴趣。学前教育正越来越多地走出家门,进入各种幼教机构,这一过程被专家们称为“去家庭化”。在经合组织成员国中,3-5岁幼儿的平均入园率从2005年的75%上升到2016年的85%。2017年,美国哥伦比亚特区约90%的4岁儿童和70%的3岁儿童进入了公立幼儿园,这一比例在美国是最高的。良好的学前教育可以帮助儿童为入学做好准备,并在标准化考试中取得更好的成绩。
 
  神经学和儿童心理学的最新进展表明,从出生到五岁这段时间,大脑的可塑性最强,是儿童发育过程中最重要的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进行干预可能比以后的干预更有效。来自富裕、受过教育的家庭的孩子一开始就有巨大的优势,因为他们已经在家里得到了很多刺激和非正式的学习。但是幼教机构的早期教育和看护,如果做得好就可以帮助那些来自弱势家庭的儿童参与公平竞争。
 
  芝加哥大学的詹姆斯·赫克曼(James Heckman)是这一学派的元老,他长期以来一直认为,政府为儿童早期教育而对幼教机构进行的投资,将为个人和整个社会带来巨大回报。据他估算,高质量的幼儿教育的投资回报率在7%到13%之间。为了证明这一点,他举了两个研究历时长达数十年的项目为例,一个是密歇根的佩里学前教育项目,另一个是北卡罗莱纳的初学者项目。这些项目不但对参加者后来的学业表现大有裨益,而且还带来了社会和经济方面的好处:参加者的健康状况更佳,贫困者更少,犯罪率更低。
 
  作为后续行动,赫克曼和他的同事还评估了大量美国幼儿教育项目。其中包括一项旨在帮助贫困儿童为上学做好准备的长期联邦学前教育计划——“领先”计划。该计划曾受到其他学者的批评,因为它所带来的学业进步似乎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退。但赫克曼的团队认为,参加这个项目确实在其他方面帮助了孩子们,比如培养了社交和情感技能,而这些技能后来证明在孩子们今后的生活中非常重要。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伊莎贝尔·索希尔(Isabel Sawhill)和昆汀·卡皮罗(Quentin Karpilow)研究了一群具有代表性的美国儿童,追踪他们从小学到毕业乃至以后的成长历程。他们也发现,有针对性的干预措施——比如为父母提供建议,为苦苦挣扎的孩子提供额外支持——增加了弱势儿童长大后成为中产阶级的机会。早期介入是至关重要的,从儿童早期到成年早期进行多次干预可以取得最好的效果。
 
  代际流动日趋停滞
 
  大规模的城市化,规模更小、流动性更强的家庭,女性进入劳动力市场,以及生活中不断出现的数字化,不可避免地改变了人们抚养孩子的方式。这些趋势都不太可能逆转,因此,如今这种倾注了家长更多关注度的育儿方式可能会持续下去。
 
  但是,在富裕世界的许多地方,尤其是在美国,富裕父母现在所采用的育儿方式远远超出了对外部环境变化的适应。这种育儿方式构成了一种强有力的努力,以确保父母那一代人享有的优势能够传递给他们的后代。由于人生的成功现在主要取决于教育,这些父母将尽最大努力为他们的孩子提供学校教育、性格训练和社交技能,这些将确保他们进入最好的大学,然后获得最具吸引力的工作。
 
  在某种程度上,情况一直是这样。但是现在有更多这样的家长,他们正在为经济学家所说的“身份商品”而相互竞争——这些东西的供应量有限,而且金钱并不总能买到,比如顶尖大学的招生名额。比赛甚至在孩子出生前就开始了。富裕阶层会花大量时间来挑选合适的配偶并结婚,在生儿育女前也会做好充分的经济与物质准备。
 
  相比之下,来自弱势家庭的孩子往往在父母还没准备好之前就被社会分化了。在美国,30岁以下的单身女性60%的生育是计划外的,超过40%的孩子是非婚生子女。即使这些孩子的父母都为抚育他们而竭尽全力,但仍然因为缺乏金钱、知识和人脉而受到限制。结果,美国已经巨大的社会不平等进一步扩大了。
 
  对此我们能做些什么?所有的证据都表明,来自贫困家庭的孩子几乎一出生就处于不利地位。到五六岁的时候,他们的“入学准备”就远不如那些富裕的同龄人。大多数国家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接受学前教育的可能性远远低于富裕家庭的孩子,尽管他们更有可能从中受益。因此,确保更大公平的最好方法可能是,像北欧国家那样让早期教育和医疗更广泛、更实惠。一些政府已经开始重新考虑他们的教育优先事项,将一些开支转移到幼儿早期阶段。在工业革命前,关心孩子的是全村人,而不是个别家长。面对新的不平等现象,这种方法的现代版本值得一试。
 
  《社会科学报》总第1644期7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