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时代》:脱欧是怎样撕裂英国的?

 
  从2016年英国公投决定脱欧,至今已三年,但前景依然模糊,局面比三年前还乱。脱欧带给英国社会的影响极大,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归属感等方方面面。2019年6月11日,英国小说家乔纳森·科(Jonathan Coe)在美国《时代》周刊刊发封面文章,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分析。
 
  2012年7月27日晚上,8万人在伦敦奥林匹克体育场观看了第30届奥运会开幕式,英国2700万人通过电视收看了开幕式,这一晚,全世界人民都在欣赏英国符号:007、憨豆先生以及其他丰富的文化和政治遗产。这一晚,全英人民备受振奋,以作为一个英国子民而自豪。
 
  四年后,2016年6月16日,脱欧公投前一周,独立党前领袖奈杰尔·法拉奇意气风发,力挺脱欧。当晚,支持留欧的工党议员Jo Cox在大街遭极右分子枪击身亡。这一晚,全英人民无比震惊、憎恶。
 
  脱欧是一堂生动的课,展示了一个国家是如何很快退化到分裂和无休止的派别之争,展示了将我们连到一起的国家认同其实多么脆弱。在留欧和脱欧两方竞争中,是展示奥运会开幕式之夜的聪慧、向上、包容,还是公投前一周那晚的孤立、仇外、促狭?三年后的今天,答案依然模糊。今天的英国,一如2016年6月一般混乱,甚至更分裂!
 
  2016年前的英国,平静安宁,人们不操心住房、教育、医疗和社保问题,但脱欧搅乱了这种平静。虽然坚定的脱欧派仅占英国总人口2%左右,但是英国是一个赢者通吃的文化,最多票当选的选举体制以及不理性的媒体,让留欧与脱欧两派之间鸿沟日深,渐行渐远。
 
  虽然有52%的选民支持脱欧,但一旦这种冲动要变成政治现实,没有人真正说得清脱欧意味着什么。所以首相特里莎·梅的几次脱欧方案,都被议会否决,最终只有辞职。现在英国需要暂时将脱欧事宜放在一边,保守党需要尽快确定自己的领导,英国需要一位新首相。
 
  特里莎·梅辞职留下的空档,被原来非主流的独立党前领袖法拉奇充分利用。法拉奇刚成立不久的脱欧党在欧洲议会选举中获得最多选票,成为英国在欧洲议会的第一大党。这位大嘴政客,无疑会让疯狂的英国更加火上浇油。公投激起的仇外情绪使犯罪率一个月提升了41%。留欧派也激动起来,三月的人民投票集会虽然没有引发暴力,但是愤怒的反对者们往法拉奇身上泼奶昔。
 
  当政治派别发布一些无法兑现的诺言后,最终往往让自己瘫痪。公投后的英国,一直在与自己斗,彼此离心离德。对公投引发的文化、国家认同和归属感这些核心但很难回答的问题,目前没有答案。但是,至少,英国现在开始认真面对它了。 (杨勇/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663期7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