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福布斯》:女孩为什么对理工科失去兴趣

 
  在科技日新月异并极大影响人们生活的今天,把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作为专业来攻读意味着选择了未来从事的重要职业。然而,STEM通常不是女孩青睐的领域。2019年6月9日,著名国际气象和气候专家马歇尔·谢泼德博士(Dr.J. Marshall Shepherd)在《福布斯》杂志发文,对女孩们不愿进入STEM相关领域进行了深入的分析。
 
  据美国国家科学委员会和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网站统计,女性科学与工程(S&E)工作者在工程领域的比例继续处于最低水平。2015年女性占劳动力的15%;其他不成比例的理科男性职业包括物理科学家(28%的女性)和计算机和数学科学家(26%的女性);在计算机和数学科学职业中,女性在占比最大的计算机和信息科学家中所占比例较小(24%),而在数学科学家中所占比例接近一半(43%)。而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 2016年的数据,与物理或自然科学相比,女性在社会科学相关职业中的比例过高(62%)。
 
  这是一个基于数十年惯性的社会问题。主要原因有:
 
  自我实现预期的限制。想当然的想象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导致自我实现的预期受到阻碍。比如,一个由单亲母亲抚养长大的非洲裔美国男性,接收到各种社会信号表明,他只能参与体育运动,要么就会失败或犯罪。有的父母说:“我不擅长数学,所以我的孩子可能也不会。”这让人无语,数学不是遗传得来的,但它确实需要一定程度的兴趣、天赋和学习的意愿。在课堂上,许多女孩会回答问题,但在和男孩在一起的小组中,她们在回答或提出想法之前会环顾周围同龄人,这表明她们对如何表达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不确定。科学应该是一个犯错然后改正错误的过程,但为了避免失败,许多女孩宁愿不发言也不愿意参与。
 
  缺乏合适导师。招募和留住人才至关重要。约瑟夫教授引用统计数据证实,从事数学的女性人数几十年来一直持平。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归因于渠道问题。现行导师制缺陷、不够包容的环境,衡量成功的制度障碍(晋升过程、加薪和奖励),“生活规范” (育儿、产假)等等,这些都是女教师要面临的挑战。女性必须不断地克服成见和观念获得和保持数学能力。在K-12教育体系中,一些教师接受了社会对黑人女孩的刻板印象,比如她们说话声音太大或太健谈,认为这些行为不适合数学学习。所以,黑人女孩在学校受到更严厉的管教。约瑟夫还补充说,在高等教育领域(可能也包括企业界),女性,尤其是黑人女性,不得不花费情感劳动来证明她们“属于”男性或多数群体。
 
  不能全面接收STEM的价值。许多女孩,尤其是来自边缘群体的女孩,可能没有看到STEM的价值,或者坦白地说,可能有更紧迫的担忧。富兰克林艺术与科学学院(Franklin College of Arts and Sciences)高级副院长、心理学教授托马斯(Thomas)认为,人们更应该关注“个性化”STEM价值。多年来,她一直在致力于多样性和包容性问题的研究。她认为STEM的大部分价值并没有传达给少数族群,尤其是有色人种的女性。当一些人的“卫生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时,他们所看到的STEM学习可能看起来很琐碎,结果和产出不会在短期内改善一个人的生活质量,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职业学校的专业,而不是普通高校的基础科学。  (吴学丽/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663期7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