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华盛顿时报》:愤怒的西方中产阶级

  二战后,中产阶级的兴起改变了西方社会贫富分化的两极社会结构,一直被视为西方社会保持稳定秩序的主要社会因素。近年来,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经济要素全球流动,西方中产阶级的工作机会大量流失,社会地位面临危机,刺激了他们日益增长的愤怒。2019年6月12日,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历史学家维克多·戴维斯·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在《华盛顿时报》发文,对此原因与后果进行了剖析。
 
  中产阶级都抱怨些什么呢?
 
  第一,非法移民、边境开放导致了社会混乱。第二,世界精英利用全球化为自己的各种业务找到了全球市场,获得了大量的财富,但新的全球市场和跨国商业往来推动西方国家将自己的企业和制造业转移到劳动力价格低廉的其他国家,造成本国制造业的衰落。第三,未经选举产生的官僚成倍增长。这些官僚由终身监管员、规划员、审计员、检查员和核算员组成,中产阶级成为他们的工作目标,但他们的权力却没有得到制约。第四,全球新媒体达到数十亿家,但它们所做的不是报道事实,而是在强行灌输思想观念。第五,学术界变得政治化,教育提供的学习内容越来越少,但收取的费用越来越高。第六,社会规划成了只是增加住房、能源和交通成本的乌托邦。
 
  所有这些抱怨反映出了西方社会中产阶级面临的现实。在社会政策上,那就是富人有能力、有社会影响力不被更高的税收和费用所困扰,或者能完全避免它们,而中产阶级总是处于不利的地位。例如绿色发展政策提出要老百姓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但没有要求精英阶层去削减第二和第三套住房以及海外度假、豪华汽车、私人飞机和高科技设备的使用。
 
  在教育领域,西方公立中小学校、大学的管理者往往更喜欢私立学校对自己孩子进行严格的传统培训。精英们凭借人脉把孩子送进大学,大学为迎合他们需要,增加多元化管理人员,导致大学各种费用成倍增加,而负债读书的中产阶级家庭的学生只能通过借贷来支付各种费用。
 
  在移民问题上,拥护开放边界的精英阶层确信这些移民不会对他们自己的社区、学校和特权生活方式造成实质性影响,无法理解所谓的排外主义者、种族主义者或本土主义者的心理状态。然而,只有非精英人群才直接体验到了非法移民突然大量涌入其社区,对社会资源、学校和安全造成的直接影响。
 
  中产阶级对精英阶层不断贬低自己的文化、历史和传统感到憎恶。他们怀疑:如果西方国家在建国之初真如此糟糕,有这么多缺陷,为什么数百万非西方人会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西方?为什么精英们自己赚了这么多钱,获得了这么大的影响力,却认为西方传统体系有毒呢?
 
  在未来几年内,预计中产阶级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情感将会减少。非精英阶层将对非法移民更加愤怒。由于精英阶层对中产阶级的愤怒没有回应,他们的愤怒情绪只会越来越浓。  (吴学丽/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664期7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