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学术出版物的危机与未来

 
  ◤数字化时代的到来,使传统纸质学术出版物面临严峻挑战,全球许多学术类书籍出版社都似乎处于一种自我危机的状态。学术类书籍销量的持续下滑与学者出版专著的需求之间形成了日益尖锐的矛盾冲突。学术出版物正身处绝境吗,学术类书籍出版社应如何适应数字化时代的变革?2019年6月2日,美国《高等教育纪事报》刊发专题系列文章,包括评论、访谈和精彩点评等内容,对学术出版物的未来进行了分析。
 
  学术出版向数字化过渡
 
  所谓学术出版物,我们指的是高度专业化的著作。它能满足特定学科研究人员的需求,而不是涵盖畅销书的更宽泛意义上的出版物。各大学的出版社每年出版数千本这样的书,其中许多书的印刷数量很少,但却构成了某些学科话语的支柱。
 
  尽管每年出版的学术类书籍数量都在增加,但至少在过去的25年里,学术类书籍出版社一直处于自我宣称的危机状态。这场危机的根源在于,在学术类书籍销量持续下滑之际,学者们渴望并有必要出版专著。这些相互冲突的压力因其他变化而加剧,如数字化出版和“开放存取”的增长。开放存取(Open Access,简称OA)是国际学术界、出版界、图书情报界为推动科研成果利用互联网自由传播而采取的行动,旨在促进科学及人文信息的广泛交流,促进利用互联网进行科学交流与出版。
 
  多样性是学术出版最具代表性和吸引力的特征之一。但这也使得有意义的系统性变革变得困难。然而,如果我们要确保学术知识体系这一重要部分有一个切实可行的未来,就必须承认某些赤裸裸的事实。学术出版物的主要价值并不在于读者能够从头读到尾,也不在于达到多大的销售量。它们的价值在于为经过审查的研究成果库做出新的贡献。这一价值现在在网上得到了最有效的表达:一本专著的主要效用是通过数字搜索和在线研究来实现的。这并不是要低估那些全文阅读纸质书籍或电子书籍的人,但人们使用专著的方法将塑造专著出版行业的演变。
 
  我们站在一个时代的汇合点。在这个时代,数字可用性和可发现性的提高将从根本上改变学术研究的方式和信息消费的习惯。这并不是“阅读的死亡”的预兆,而是承认当今大多数学者工作方式的现实,并为扩大而不是缩小学术研究的影响力提供新的机会。
 
  那么,人们需要做些什么来实现这一数字过渡呢?首先,要承认不同学科对学术专著的依赖程度是不同的。其次,不要把重点放在纸质版书籍销售上,而是关注书籍的使用和带来的效果。最后,投入更多资源用于数字化出版:标记、元数据、索引、引文等。我们需要建立新的标准来提高可发现性和跟踪使用情况。【源自牛津大学出版社学术出版商尼克·普丰德(Niko Pfund)与剑桥大学出版社学术出版总经理曼迪·希尔(Mandy Hill)撰写的《学术出版物衰败了,学术出版物万岁》(The Monograph Is Broken. Long Live the Monograph)】
 
  探索新的出版模式
 
  “不发表则灭亡”过去只适用于教职员工,但近年来它也变成了学术出版社面临的一个问题。詹妮弗·克鲁(Jennifer Crewe)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她先是在商业出版社工作了4年,尔后在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工作了30多年,现在担任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副社长兼理事。多年来,作为所在行业的非官方发言人,詹妮弗写了很多篇文章和评论。去年六月,她成为大学出版社协会主席。最近,美国福特汉姆大学英语教授伦纳德·卡苏托(Leonard Cassuto)和她通过电子邮件就学术出版问题进行了交谈讨论。
 
  伦纳德:从您作为协会新主席的角度来看,学术出版商面临的最重要问题是什么?
 
  詹妮弗: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仍然是学术出版物销量不高,特别是专业领域比较狭窄的论文或专著。图书馆和学者个人不再像20年前那样购买这些新书了。但我们仍想出版这些书,因为它们是我们声誉的基石。这些专著往往具有开创性和变革性。我们正在寻求出版补助金来支持他们。我们努力每一季出版足够的盈利书籍,以弥补在学术出版物上的损失。但今天的模式是不可持续的。有一些实验正在研究如何以一种免费的开放访问形式出版专著。
 
  伦纳德:您在学术出版界已经30多年了。在这段时间里,您看到的最重要的变化是什么?
 
  詹妮弗:当然,过去20年中最大的变化是数字革命。电子书、阅读设备和图书馆购买的数字藏书的出现对图书行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大约11年前,当第一款Kindle发布时,许多人认为纸质书会消失,人们会想要以数字方式阅读所有的东西。但是电子书并没有完全取代纸质书。在经历了几年的飞速增长之后,电子书的销量已经停滞不前,而现在电子书只是另一种形式,就像精装书和平装书一样。事实上,最近有很多证据表明学生更喜欢印刷品。除了通俗小说和其他一些品类的出版物外,大多数读者也都更爱读纸质书。在学术领域,电子书的占比稳定在约15%。在人文学科的某些领域,电子书的销售量占比远低于5%到8%。
 
  伦纳德:您预计,未来10年学术出版领域会发生什么变化?
 
  詹妮弗:出版业是一个不断变化的行业——在我看来,甚至五年后的变化都难以预测。尽管如此,我们可以预计的是,图书馆和其他团体将继续推动“开放获取”专著出版,他们希望看到公共资助的学术研究成果免费提供给公众。过去30年来,图书馆对学术专著的采购一直在减少,而且这种下降很可能会继续下去。一些大学出版社正在尝试开放存取出版。最后,我认为亚马逊的规模和力量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大问题。我没有看到任何证据表明亚马逊将停止增长,但有证据表明,独立书店正在经历小规模的复苏。我希望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源自访谈《担忧学术专著的未来?出版商也一样》(Worried About the Future of the Monograph? So Are Publishers)】
 
  为不确定的未来做好准备
 
  《高等教育纪事报》向美国大学出版社协会的几乎所有143名成员征询了对学术出版的现状和未来的看法。这些人包括出版商、新闻总监、编辑、学者和其他内部人士,46名成员进行了回复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未来的大学出版社面临三项主要挑战,所有这些挑战都是非常完整和相互关联的。一是财务状况:确保出版社的财务可行性和可持续性。另一个是教学和技术:大学出版社如何对教学性质的变化作出贡献?第三个挑战也许是最令人生畏的:创造力和适应性。在出版社的未来这一问题上,我们必须停止指责其他人——亚马逊、采购预算不断缩减的图书馆、冷漠的大学管理、开放的教育资源和全球经济。——理查德·布朗(纽约城市大学教授)
 
  ●大学出版社之间的竞争不如我们与Netflix、YouTube和Facebook之间的竞争那么激烈。我们所提供的是大学所看重的:事实而不是假新闻,对毫无根据的意见进行仔细分析,对无休无止的废话进行同行评议。这可能已经过时了,但我们仍然重视专业知识。——格雷格·布里顿(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出版社总编)
 
  ●世界正处于一场深刻的革命之中,这一范式的转变相当于15世纪从口头文化向书面文化的转变。印刷革命改变了世界,数字革命也将一样。学者和作家现在除了传统的专著之外还有许多选择,大学出版社不仅需要意识到新的机会,还需要适应和实验,以保持活力,并对学术和创造性的需要作出反应。——丹·威廉姆斯(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教授)
 
  ●大学出版社面临的最大挑战,是阐明我们在选择和开发图书内容方面所做的大量投资的价值。在最好的情况下,组稿编辑能够发掘被边缘化的声音。发现这些作者是艰苦而昂贵的工作。在销售收入下降和开放获取模式正被认真讨论之际,组稿工作的价值正受到真正的审查。——查尔斯·沃特金森(密歇根大学出版社总编)
 
  ●要抵制一些人不断地、持续地向大学施压,迫使他们成为软件公司。学术出版社不是优步、Airbnb或阿里巴巴。我们实际上是做东西的,我们是工匠。——凯里·纽曼(美国贝勒大学总编)【源自点评摘要《大学出版社的最大挑战》(What Is the Biggest Challenge in University-Press Publishing)】(熊一舟 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666期7版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