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高等教育纪事报》:缺乏目标的美国高等教育

 
  近年来美国每篇有关高等教育的专栏文章,似乎都会提出一连串的问题:高涨的学费击溃了公众的信心、拷问灵魂的债务问题、阴暗的价值观、缺乏诚信、偏袒富人白人、校园袭击,等等。专家们说,一场清算即将到来,这对美国的高等教育机构并非好事。2019年6月30日,美国大学学院管理董事会协会主席理查德·D.黎为《高等教育纪事报》撰文探讨了美国高等教育存在的问题。
 
  近40年是美国高等教育发展的巅峰时期和善治时期。尽管如此,我们也不得不承认美国高等教育存在很多问题。高等教育曾是美国公众心目中获得好工作和通往美好生活的可靠保证,但是现在他们对高等教育正在失去信心。我们想当然地认为,公众不喜欢我们是因为不了解我们。这是错误的想法。公众不喜欢我们,是因为我们对于这个国家的高等教育目标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1947年,总统高等教育委员会,即杜鲁门委员会,发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报告,国家介入高等教育发展达到高潮时刻。委员会不仅分析了高等教育的目标、方法和设施,还着重考察了高等教育在推进民主价值观方面发挥的社会作用。委员会明确指出,大力投资高等教育是国家的当务之急。
 
  多年来,大学校长们已经取得了非凡的成就,然而他们并没有满足。他们清楚地意识到存在的问题,并深感不安。他们认为大学的发展没有跟上社会条件的变迁,学校必须重新规划高等教育项目,才能使年轻人在当今社会中更加高效、满意地生活。
 
  20世纪中叶,人们清晰地认识到二战之后情况即将发生变化,这个国家的重塑和未来的保障都需要高等教育发挥引领作用。这一时期,大学校长对于高等教育中存在的问题深感不安。或许,他们的不安可以警醒我们更好地应对21世纪高等教育中的复杂挑战。作为高等教育的领导者,我们必须积极当好未来的代言者和引领者,必须明确当今高等教育的目标。
 
  长期以来,美国大学学院管理董事会协会一直倡议董事会成员要珍视他们作为高等教育倡导者和信托人的身份。但是,有关高等教育目标的问题越积越多,我们需要在各个院校开展有关高等教育战略性角色的对话,但也不能止步于此。
 
  1947年,这样的对话催生了一份报告。这份报告是时代的产物,认识到推广普及大学教育的重要价值,拓宽了大学教育的途径,认可了高等教育作为国家资源的战略价值。委员会为现代美国高等教育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现在,我们必须修补这个基础中的裂痕,解决杜鲁门委员会工作的核心问题:美国高等教育的目标是什么?这也必须是我们工作的核心问题。今天,我们需要做出同样的承诺,成立新的委员会,大胆设置改革议程。
 
  这需要得到政府的认可和慷慨支持,尽管大学的独立对于其成功至关重要。委员会的代表必须包括高等教育领域的领导者、企业部门和政府。委员会应该把高等教育作为工作重心,但又不能凌驾于大学之上——既要有强有力的引领力,又要有开放的创新思维,给予大学充分的自由。一旦形成了关于高等教育的明晰愿景,我们就可以进行战略性投资,让曾经令世界羡慕的美国高等教育再次赢得人民的尊重。       (赵纪萍/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666期7版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