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经济减速,如何终结贫困?

作者:阿比吉特·班纳吉

  ◤过去几十年来,全球贫困人口大幅减少,人均收入也得到较大提高。究其原因,主要是经济增长和制定有利于穷人的政策发挥了积极的作用。美国《外交事务》杂志2020年1/2月刊发表美国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比吉特·班纳吉(Abhijit V. Banerjee)和埃丝特·杜弗洛(Esther Duflo)合作撰写的文章《如何终结贫困:取得进步的诸多途径——以及它们为什么也许无法持续》(How Poverty Ends:The Many Paths to Progress—and Why They Might Not Continue),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分析。
 
  尽管如今人们对富裕国家贫富差距的扩大感到担忧,但过去几十年对世界上的穷人来说,却是相当有益的。从1980年到2016年,收入最低的50%人群的平均收入几乎翻了一番。自1990年以来,每天生活费不足1.9美元(世界银行对“极端贫困”的定义)的人口减少了一半以上,从近20亿降至7亿左右。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这么多人如此迅速地摆脱贫困。
 
  那些仍然贫穷的人的生活质量也有了巨大改善。自1990年以来,全球孕产妇死亡率下降了一半。婴儿死亡率也是如此,1亿多儿童的生命得到了挽救。今天,除了那些经历重大社会动荡的地方,几乎所有儿童都能接受初等教育。即使是一度看起来毫无希望的艾滋病死亡人数,也在世纪之交后不久达到顶峰,此后一直在下降。
 
  这些成就很大一部分归功于经济增长。除了增加人们的收入外,稳步增长的GDP还允许政府在学校、医院、药品和向穷人转移收入方面投入更多资金。贫困人口的减少主要发生在两个增长特别快的大型经济体: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国家是否提供了一种其他国家可以效仿的关于经济增长的可靠方法可以使数百万人摆脱贫困?
 
  然而,对于如何让穷国实现永久性的高增长,并没有公认的方法。正如经济学家威廉·伊斯特利(William Easterly)所指出的,在其他条件没有发生明显变化的情况下,同一个国家的增长率在这个10年和下个10年之间可能发生剧烈变化。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巴西是全球经济增长的领跑者;从1980年左右开始的20年,它基本上停止了增长,然后再次增长,然后再次停止。
 
  1988年,现代宏观经济学创始人之一罗伯特·卢卡斯(Robert Lucas)发表了一篇文章,他想知道印度为何如此落后,并希望它能像埃及或印尼那样成为一个经济快速增长的国家。正如命运所料,印度经济刚刚开始了30年的快速增长,而埃及和印尼则开始落后。孟加拉国在1971年建国后不久就被广泛嘲笑为一个毫无希望的国家,在1990年到2015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它的经济增长率在5%以上,在2016、2017和2018年,孟加拉国的经济增长率超过了7%,成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20个经济体之一。在所有这些案例中,增长的出现或消失都没有什么明显的原因。
 
  经济放缓后的政策走向
 
  现在,许多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长开始放缓。他们和世界其他国家将不得不接受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经济惊人增长的时代可能即将结束。
 
  如今,印度似乎面临着经济急剧减速的前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洲开发银行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都将印度2019—2020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6%左右。其他人则认为,印度经济可能已经放缓:2014年至2018年担任新德里首席经济顾问的阿文德·萨勃拉曼尼亚(Arvind Subramanian)称,官方估计近年来印度经济增长甚至可能被夸大了2.5个百分点。印度的增长可能会复苏,但在某个时候,它将永远放缓。事实上,印度有可能陷入可怕的“中等收入陷阱”,即快速增长的经济体开始停滞。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在1960年的101个中等收入经济体中,到2008年只有13个国家成为高收入国家。
 
  一个非常现实的危险是,在试图保持快速增长的过程中,那些面临增长急剧放缓的国家将会转向那些以未来增长为名伤害穷人的政策。为了保持经济增长,许多国家把这个对商业友好的处方看作是颁布各种反穷人、亲富人政策的许可证,比如对富人减税和对公司救助。
 
  这就是罗纳德·里根总统治下的美国和玛格丽特·撒切尔首相治下的英国的想法。然而,如果这两个国家的经验有任何指导意义的话,那就是要求穷人勒紧裤腰带,寄希望于给富人的赠品最终会涓滴而下,但这对经济增长毫无帮助,对穷人的帮助更少:在这两个国家,经济增长几乎没有任何起色,但不平等却急速加剧。从全球来看,在1980年至2016年期间,有一个群体的表现甚至比最穷的50%还要好,那就是最富有的1%——富裕国家的富人,加上发展中国家超级富豪的数量在不断增加——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在全球经济增长中占据了惊人的27%。低于他们的那49%的人,几乎包括美国和欧洲的所有人,都输了,他们的收入在整个时期都停滞不前。
 
  在那些不再增长的经济体中,不平等的加剧对未来的增长是个坏消息。政治上的反弹导致了民粹主义领导人的上台,他们兜售的奇迹般的解决方案很少奏效,往往会导致委内瑞拉式的灾难。在富裕国家,从美国不断增高的贸易壁垒到英国“脱欧”造成的混乱,其后果已经显而易见。甚至一度是“增长第一”正统观念堡垒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开始认识到,牺牲穷人来促进增长是糟糕的政策。现在,它要求其国家团队在提供建议时考虑到不平等。
 
  关注“穷人的福利”而非经济本身
 
  经济增长可能会放缓,至少在印度是这样,任何人对此可能都无能为力。好消息是,即使增长放缓,也有办法改善其他进步指标。政策制定者需要记住的是,GDP是达到目的的手段,而不是目的本身。毫无疑问,这是一种有用的手段,尤其是当它创造就业、提高工资或增加预算,以便政府能够进行更多的再分配时。但最终的目标仍然是提高生活质量,尤其是对那些最贫困的人来说。
 
  生活质量不仅仅意味着消费。尽管更好的生活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能否消费更多,但大多数人,甚至是最贫穷的人,关心的远不止这些。他们想要感到自己的价值和被尊重,想要保持父母的健康,想要教育他们的孩子,想要发出他们的声音,想要追逐他们的梦想。更高的GDP可能会帮助穷人实现上述许多目标,但这只是实现这些目标的一种方式,而且并不总是最好的方式。事实上,在收入水平相似的国家之间,生活质量差异巨大:例如,斯里兰卡的人均GDP与危地马拉大致相当,但孕产妇、婴儿和儿童死亡率要低得多。
 
  这种差异不应令人感到惊讶。回顾过去几十年,很明显,许多重要的成功不是经济增长的结果,而是对具体问题的改善,即使是在过去和现在都非常贫穷的国家。例如,全世界五岁以下儿童的死亡率已大幅度下降,甚至在一些经济增长不是特别快的非常贫穷的国家也是如此。这主要归功于决策者对新生儿护理、疫苗接种和疟疾预防的重视。同样的方法可以也应该适用于任何其他能提高生活质量的方面,无论是教育、技能、创业,还是健康。重点应该是识别关键问题并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
 
  尽管没有人知道如何将肯尼亚变成韩国,但我们确实知道,例如,大规模分发经杀虫剂处理的免费蚊帐是抗击疟疾最有效的方法。在一系列随机试验中,这些研究人员发现,向人们收取蚊帐费用实际上降低了蚊帐的使用频率,而这一事实最终说服了主要的开发组织放弃收费。2014年至2016年,全球共运送了5.82亿顶经杀虫剂处理的蚊帐。其中75%是通过大规模发放免费蚊帐的活动发放的,挽救了数千万人的生命。
 
  最重要的是,尽管促进经济持续增长的真正因素仍然很神秘。但是,要消除贫穷国家经济中最严重的浪费和人民的痛苦,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死于可预防疾病的儿童、教师不到校上课的学校、没完没了审理案件的法院系统——毫无疑问,所有这些都削弱了生产力,让生活变得悲惨。这些问题的解决可能不会推动这些国家实现永久性的更快增长,但它们可以显著改善本国公民的福利。
 
  此外,尽管没人知道某个国家的增长火车头何时启动,但一旦启动,如果穷人身体健康、读写能力强、思维能力强,他们就更有可能跳上火车。因此,对印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来说,最好的办法是利用现有资源提高生活水平:投资教育和医疗,改善法院和银行的运作,建设更好的道路和更宜居的城市。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富裕国家的政策制定者,他们应该直接投资于提高贫穷国家的生活水平。在缺乏促进发展的灵丹妙药的情况下,深刻改变数百万人生活的最佳途径是不要徒劳地试图促进增长,而要把重点放在经济增长应该改善的东西上:穷人的福利。
 
  《社会科学报》总第1693期7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