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经济学家》:南欧年轻人价值观受到冲击

  出生于1985年左右的一代欧洲人连续遭受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欧元区债务危机和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打击。相比而言,南欧年轻人的境遇更为惨淡,就业形势更为严峻。2020年4月18日,《经济学家》杂志刊文探讨了两次危机对南欧年轻人价值观的冲击及可能产生的政治影响。
 
  对欧洲人来说,1985年算是一个好的出生年份。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社会安定,经济稳定缓慢增长,高等教育面向全社会开放,法律禁止各种形式的歧视——这一代人由此得以在一个很好的社会环境中出生和成长。
 
  然而,突如其来的2008年金融危机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轨迹。其时,1985年左右出生的这代人正从学校毕业。他们没能享受到全球化带来的红利,却承受了金融危机的苦果——无薪实习和低薪工作构成了他们最初的职业生涯。
 
  欧洲经济还没从金融危机中恢复过来,就接着陷入了欧元区债务危机。这给欧洲的年轻人造成了新的痛苦。相比而言,南欧年轻人的境遇更为惨淡,就业形势更为严峻。过去十年中,40%的意大利年轻人没有工作,西班牙近一半年轻人处于失业状态。相比之下,德国年轻人失业的比例仅为11%。
 
  尽管危机中所有年龄阶段的人都会遭遇不同程度的伤害,但是危机对年轻人造成的打击更加深远,也更加持久。年轻人面临的经济困境有日趋加剧的趋势——现在的低工资会导致他们后续的低工资,使他们退休时只能获得微薄的养老金。
 
  对于老一辈人来说,经济衰退只是人生路上的一道沟坎,大多数人甚至不用耗费很大的力气就能跨越。但是,对于南欧的年轻人,经济衰退却宛如天塌地陷,会使他们困于其中无法自救。尽管西班牙和意大利年轻人失业率低于历史峰值,但是在疫情发生之前,失业率仍停留在30%左右。由此可见,这次危机开始时的状况就要比上次危机糟糕得多。
 
  一代人在危机中成年,这将产生更加持久的政治影响。人的价值观在25岁左右开始形成。如果经济增长能够满足人们的基本需求,人们就会更多地关注平等、环保主义以及言论自由等“后物质”问题。在推动人们从关注经济转变为聚焦这些无形的“后物质”问题上,年轻人本该充当先锋。然而,在经济上还自顾不暇的南欧年轻人根本无力奢谈这些,关注这些问题的往往是那些在北欧已经“衣食足”的同龄人。
 
  欧洲南北之间的差异和分化首先体现在选举中。欧洲绿党在2019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好成绩——由于得到了大量年轻人的支持,北欧绿党在欧洲议会中议员人数几乎翻了一番。相比之下,南欧的情况就不那么乐观。占据欧盟人口四分之一的西班牙、意大利以及希腊的绿党在欧洲议会中只得到了一个环保议员的职位。
 
  这一代年轻人在人生的成年期经历了两次大的危机,饱受生活的创伤。在遭遇2008年金融危机时,南欧的年轻人还可以选择移民其他欧洲国家。然而,这次疫情危机使整个欧洲的经济都遭受重创,饱受生活磨难的欧洲年轻人很难找到那根救命稻草,他们的绝望将逐渐演变成愤怒,愤怒积累到一定程度则可能会催生新一波民粹主义浪潮。  (赵纪萍/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706期7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