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国际 > 列表

《全球政策中心》:重视新冠肺炎疫情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

作者:阿泽姆·易卜拉欣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对很多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并未受到重视,但疫情带来的人员死亡、经济困难与社会不稳定未来可能对发展中国家造成极为严重的威胁。2020年5月6日,《全球政策中心》刊发了该刊项目主任、罗辛亚法律论坛召集人阿泽姆·易卜拉欣(Azeem Ibrahim)对此的评论文章。
 
  截至目前,新冠肺炎已经导致全球数百万感染病例,其中有数十万例死亡。与1918年以来的任何大流感相比,它的传播距离更远,速度更快。这次疫病迅速压倒了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的先进医疗系统,使得久负盛名的英国国民保健服务体系接近崩溃。
 
  而在不发达地区,情形更加糟糕。在本次疫病大流行之前,发展中国家的新兴超大城市人口都超过了1000万,并且还在膨胀中,如非洲的拉各斯和金沙萨的人口已经超过伦敦和巴黎,但城市管理不善,基础设施不堪一击。即便是德里、达卡、加尔各答、孟买、卡拉奇、雅加达等组织更为完善的城市,从目前纽约和伦敦的艰难处境来看,仍可能遭受重创。尽管这些地区因新冠肺炎导致的死亡人数鲜有见诸报端,但据估计,疫病可能会夺去非洲大陆30万至330万人的生命。
 
  新冠肺炎给发展中国家造成了巨大的经济影响。在本次疫病流行之前,发展中国家的新兴巨型城市已经成为本国经济增长引擎,推动这一增长的是年轻的人才和活力。如今,疫病流行可能导致这些特大城市出现大量人员死亡,加上城市封锁区孤独的生活以及就业机会的减少,很多年轻人会从大城市回流农村。况且,疫情还可能会持续一两年,因此很难预测城市人口逆流会不会给城市的经济命脉造成永久性伤害。
 
  另外,财政问题困扰着这些国家的政府,在疫病流行之前,一些国家的政府已经在国际信贷市场上举步维艰了。当然,这些政府应该想方设法,比如通过借贷来帮助人民渡过难关,但从哪里借呢? 美国、欧盟以及英国等发达国家开启了印钞机,以维持政府借贷的可持续性,而发展中国家的大部分国际债务是以外币计价的,如果它们的央行像发达国家一样开始印钞,主权债务市场会在瞬间让它们陷入困境。
 
  疫情也引发了政治溢出效应。一些政府因为使用过度的武力来强制实施国际卫生机构建议的社会隔离措施和卫生标准而面临合法性危机,濒临破产边缘。尤其在移民问题上,目前已经出现了一些摩擦事件,这可能会导致地缘政治不稳定,加剧其向西方移民的趋势。这样的后果在2008年金融危机和2011年“阿拉伯之春”中已经出现过,但这次问题的严重性非同往昔,考虑到全球大国在过去十年里的应对情况,这一次是否能处理好还难以预测。
 
  无论如何,发达国家在处理好自己国家的疫情之后,也必须为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纾困。疾病传染无国界,西方很可能不得不改写国际金融规则,如果做不到的话,其产生的溢出效应代价会远远高于采取行动的代价。更多国家疫情防控不力以及向西方国家更大规模的移民会使西方面临与发展中国家目前面临的同样风险。(吴学丽/编译)
 
  《社会科学报》总第1706期7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