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资讯 > 列表

上财《2017 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在沪发布

作者:本报记者 杜娟

    7月5日,以“债务风险下的中国经济:改革、发展与治理”为主题的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暨高峰论坛在上海财经大学举行。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在会上发布《2017 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中报告》。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教授,以及课题组首席专家、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晓东教授分别对报告进行了解读。
 
经济呈现回稳态势  但企稳基础并不稳固
 
    课题组认为,2017 年,中国经济虽有回稳态势,从实体经济表现看,同期企业经营效率大幅回升,其中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幅超过20%,相比2016 年的个位数增长以及2015 年的负增长明显改善。但从房地产、企业和家庭债务、消费、投资、外贸等各方面的数据和资本市场的气氛综合来看,中国经济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风险点,短期内触底反弹的基础还不够牢固,经济继续下滑事件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报告分析,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整体呈现以下态势:消费短期稳定,下行压力犹存;投资回暖基础不牢,未来下行压力增加;进出口增速双双由负转正,贸易差额有所下降;人民币汇率与外储实现了双稳定;通缩压力依然存在;企业杠杆率高企,潜在风险不容忽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仍然不能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国有四大行对银行系统的稳定作用正在减弱。
 
居民家庭债务不可忽视
 
    报告研究发现,尽管地方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是大家比较关注的,且也是非常重要的风险源,但是家庭债务的持续攀升和流动性制约恶化也不容忽视,家庭债务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健康运行的巨大隐患。据课题组测算,2012 到2014 年间因为受流动性约束压力的增加,造成GDP 减弱1.18 个百分点,其中城市家庭贡献为0.4 个百分点。截止到2016 年底,包含公积金贷款的居民房贷余额与居民可支配收入之比达到了68.3%,如果按照近几年的增长速度,将最早在2020年达到美国金融危机前的峰值水平。课题组进一步利用家庭微观调查数据,测算出受到流动性约束的家庭比例已经在2014 年上升至44.6%,家庭流动性收紧已经对实体经济产生了重要影响。不断膨胀的家庭债务已经成为居民生活的沉重负担。在年轻家庭中,房贷成为其流动性变差的主要原因,老年家庭流动性变差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子女买房,中国的房子已不仅仅是“用来住的”那么简单,已经使得老中青三代人都受到了影响。
 
提振实体经济需要解决两个关键问题
 
    课题组强调,中国要让经济又好又快地发展,实现稳中有进,不断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必须进一步提振实体经济,需要解决两个关键性的问题:一是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二是要勃发创新力。前者让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后者不断提升或延缓潜在增长率的下滑,两者都会让生产率提升。这又都需要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如此才能形成改革的增长红利。当前中国经济持续下行有一定周期性的原因,但更多是来自于自身经济结构的问题。除了这两个原因外,中国作为一个转型经济体,更面临着发展驱动和经济体制双转型滞后的问题,这才是导致中国实际经济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更为关键的制度性根源因素。通过深层次制度变革实现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创新驱动的转变,是突破瓶颈的关键。
 
    课题组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应是体制机制的改革及其改革落地的执行力问题。只有改革真正到位,才能不断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使之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和推高潜在增长率。课题组经过严谨实证分析也表明,市场化改革对缩小实际增长率与潜在增长率的落差及提升潜在增长率的作用非常明显,尤其是若城乡改革和国企改革等制度性改革均能在短期内有效执行且政策应对恰当,同时非国有部门的TFP 重回经济危机前的趋势,那么在理想状态下“十三五”期间经济的平均潜在增长率甚至有可能会超过9%。不过,这都需要以市场化、法治化的结构性改革来同步解决做什么、谁去做、怎么做的问题,坚定不移地继续推行松绑放权和市场化制度性改革,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关系,以此形成有限政府和有效市场。只有这样,才能让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会关于“四个全面”的综合、整体、深化改革的纲领性决议文件精神得到真正有效执行和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