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资讯 > 列表

伦理救赎与道德治理:当代中国体育伦理学人的历史担当

——全国首届体育伦理研讨会近日举行

 

    历史证明,伟大的实践需要伟大思想的引领,伟大的实践必然给理论创造、学术繁荣提供强大的动力和空阔空间。面对深入而广泛的体育实践(健康中国、全民健身、体育强国战略),尤其在“市场”的纵容下,体育实践中的道德现象良莠并存,如:足球产业火爆与“假球”、“黑哨”并存,国球荣耀与球员罢赛同在。至此,为解决体育场域下的道德纷争,当代的体育伦理人理应担当,探索伦理救赎之路和道德治理之道。为此,全国首届体育伦理研讨会于7月19—21日在上海体育学院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150余名学者围绕“人民体育与国家责任”主题,展开体育伦理及其相关领域的研讨与交流。本次研讨会由中国伦理学会、上海体育学院主办,上海市伦理学会和湖南省体育伦理学会协办,上海体育学院体育与健康伦理E-研究院承办。

 

WDCM上传图片

 

    大会邀请了我国资深伦理学家唐凯麟先生,国家体育总局政策法规司前司长、中国体育法学学会会长刘岩先生,首都体育学院院长钟秉枢教授,中国伦理学会常务副会长、长江学者李建华先生,中国伦理学会常务副会长孙春晨先生,华南师范大学前党委书记杨文轩教授,国际足球道德委员会委员、中国足球道德委员会主任何家弘教授,中国伦理学会副会长、上海市伦理学会会长陆晓禾研究员,北京大学女性体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董进霞教授,中国伦理学会教育伦理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副主编王正平教授等国内一批知名专家学者参与研讨与交流。

 

    为何要构建中国特色的体育伦理体系?

 

    唐凯麟先生认为,其一,西方伦理发轫于古希腊荷马时代的英雄崇拜,伦理、道德与身体融为一体,对西方伦理起点的解构离不开对当时身体伦理的解读,因而进行体育伦理研究(尤其奥林匹克运动伦理)能够为为母学科(伦理学)提供理论上的支撑;其二,从人的四种需要(恩格斯)与体育之关系角度讲,体育伦理研究有助于完善“怎样做人,怎样做个好人”这个顶层制度设计;其三,过度竞争、市场操纵、政治追求的膨胀足以扭曲体育本质,成为异己力量,体育伦理研究能够为如今体育异化和乱象丛生的体育实践提供解决之策。刘岩指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就必须坚持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使法治和德治在国家治理中相互补充、相互促进、相得益彰”,“法学”与“伦理”间跨学科协同是解决当前中国体育问题的根本所在。陆晓禾研究员通过引用毛泽东“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和蔡元培“凡德道以修己为本,而修己之道,又以体育为本”观点说明体育伦理在“个人、组织、国家和国际”间作用,体育是“修己之道、人伦之道”,也是“为国效忠”之道。

 

 WDCM上传图片

 

     面对体育乱象,体育伦理何以可能?

 

    何家弘教授结合自己在国际足球道德委员会委员工作履历谈了“足球腐败与体育道德”,他认为,体育的基本功能本应是健身和娱乐,但是在现代社会中已经被政治和经济利益所异化。竞技体育讲究的是输赢,因此体育精神包含拼搏求胜等内涵。但是在政治化、商业化的体育运动中,这种精神就被放大为金牌至上,甚至背上了为国争光、报效祖国等重负。钟秉枢以《运动训练实践带给体育伦理学的思考》为题,梳理了运动训练领域中的道德伦理问题,从“五大发展理念”、构建“大体育”体制机制、中外训练实践比较等视角提出了训练领域中的伦理治理路径。刘雪丰作了《发展体育事业与体育伦理学人的担当》报告,介绍了湖南师范大学体育伦理研究团队发展历程,剖析了当代体育伦理问题热点及其成因,提出了“三个区分、一个定位”的体育伦理学学理思路。 

 

WDCM上传图片

 

    面对世俗化和市场化,如何建构体育道德共识与信念理想体系?


    此次研讨会还从基本理论、立德树人、科技伦理、竞技伦理、女性体育、传统文化、国际体育、体育治理等方面进行了分会场报告。与会学者围绕体育理论元理论构建、学校体育改革中人文关怀、高科技风险及科技异化、竞技场域中道德秩序、性别视角下的女运动员公平问题、传统体育中的伦理意蕴与价值、国际体育中道德问题及全球共治、社会转型时期体育治理中的伦理问题等方面探讨构建体育道德共识和信念体系。最后,由《云梦学刊》主编、湖南理工大学杂志社社长彭柏林和《青年学报》编辑刘宏森两位共同主持“青年学者论坛”活动。两位资深编辑针对青年学者普遍关心的问题进行现场解疑,还围绕体育伦理学元理论、当下体育领域道德问题等议题进行探讨与交流。

 

  WDCM上传图片 

大会合影

 

     习近平在哲学工作座谈会上指出:一切有理想、有抱负的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都应该立时代之潮头、通古今之变化、发思想之先声,积极为党和人民述学立论、建言献策,担负起历史赋予的光荣使命。面对如今体育场域中的异化现象和道德腐化问题,我们体育伦理学人应该主动担当,要把中国传统伦理思想、西方伦理思想以及马克思主义伦理思想有机融合,按照“历史的、现实的、国际的、体育的”视野,构建中国特色的体育伦理体系,为治理体育道德问题提供解决之策。(徐正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