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资讯 > 列表

遗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展开幕

    在中国古代,书信被喻为“锦鲤”、“飞鸿”、“青鸟”、“彩云”。书札,就是亲笔写的信札,它是人们互通消息的工具,也是承载一切美好感情的使者。2017年8月3日至10月22日,上海博物馆将举办“遗(weì)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展”。展览遴选出馆藏明代著名书画家书札精品49通,分为“世俗生活”与“艺术世界”两部分。此次展览在整理研究的基础上,系统地展出明代吴门书画家的书札,具有历史与艺术的双重价值。
 
第一部分:“世俗生活”
 
    上海博物馆收藏有大量明代名人信札,尤其是明代吴门地区书画家的信札,不仅数量众多,而且异常精美。在展览第一部分“世俗生活”中,我们可以从书札中看到他们与各色人等的往来,周旋在各种事务之间,无论是庙堂之高,还是江湖之远,他们过着与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一样冗烦,一样艰辛,时代的风云与碎屑他们无不沾染,生活的甘醇与涩苦他们俱都承担。
 
    展品中,《吴宽致欧信札》这通书札,曾经由吴湖帆收藏,他将其定名为《唐寅乞情帖》。书札的内容涉及了明代著名的弘治科场弊案。这通信札既能看出吴宽对后辈的关怀与爱护,也反映出了苏州文人提携后辈、爱才惜才的风气,这也是吴门得以聚集人才,形成一个影响广大的艺术流派的原因之一。《文徵明致妻札》是文徵明写给妻子的一封家书,主要内容是询问家中事宜,银钱是否够用,并且叮嘱妻子叫家人在银钱上不要计较,是极其家常的一封书信。《王宠致王守札》是王宠写给兄长王守的一系列家书,所述历历也都是家中琐事。因是家书,不仅言辞直白,而且书法也轻松随意。
 
第二部分:“艺术世界”
 
    艺术家与其它人的不同之处在于,日常生活之外,他们能为自己营造一个精神上的桃花源。在展览第二部分“艺术世界”中的这些信札,就是他们精神桃源的吉光片羽,可以让我们从中一窥那里的美妙风华。
 
    祝允明被认为明代书家第一,他才情风流,性格倜傥不羁,书法上诸体皆善,面貌多样。此次展出的《祝允明刘姬词及致朱凯札》其实是装裱在一起的两件作品,难得的是,两者都是小楷,并且是两种不同的体貌,都是祝允明小楷书的精谒之作。《文彭致钱榖札》是文徵明的长子文彭写给好友的信札,信中他与钱榖讨论了新近见闻的书画、印章、古玩等文人雅好。
 
    展览期间,由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的图录《遗我双鲤鱼: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集》同步问世,书中总计收录了上海博物馆馆藏的82通书札精品,在展览之外,更全面地展现明代书画家的艺术面貌。
为了让观众更深入了解展览内容,上海博物馆为观众准备了6场免费公益讲座。其中,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副研究员孙丹妍将就人物、内容、艺术特色等方面大致介绍上博所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信札;中国美术学院副教授万木春则通过比较呈现出明代吴门与文艺复兴意大利两地画家的形象和文化特征……
 
    此外,上博亲子教育平台将在9月推出“小小笺纸创绘师”、“创造方寸姓名印”等亲子课程。市民可在上博官方网站、微信公众号“上海博物馆:SH-Museum”中报名参加感兴趣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