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资讯 > 列表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亮相上博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在上博开展
 
  11月29日,上海博物馆与山西博物院共同举办的“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拉开帷幕。本次展览遴选山西博物院珍藏的北朝和宋金元这两个时期的十二组八十九件墓葬壁画作品,展品大部分为首次公开展出。
 

WDCM上传图片

 
  展览分为“天似穹庐”、“人亦黄土”两部分,彰显北朝与宋金元这两个时期山西地区民族融合的历史轨迹,描绘民族文化碰击与交融的壮观场面,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一次壁画艺术原作特别展览。
 

WDCM上传图片

 
  自汉代以来,随着北方游牧民族的不断进入,草原文化与中原传统的农耕文化间不断发生冲突与融合。魏晋南北朝历经三百多年,朝代更迭频繁,政治格局历经由统一到分裂,又由分裂回归统一的过程。北朝时期的墓葬壁画,其主人虽然来自不同的民族,但是绘画主题大多为仪仗图、出行图、狩猎图等,表现了他们生前的累累战功和赫赫权威。画中人物形象生动,从艺术的角度佐证了当时各民族文化在此汇聚交融,塑造中华文明的辉煌历程。其中如《太原市北齐娄叡墓壁画》堪称古代绘画艺术杰作,作品线条流畅,人物形象生动,骏马神采奕奕,情趣盎然,可见画师十分熟悉草原牧场的生活。从表现形式、人物神态和动作推测,此图应是“鞍马游骑图”中的出行场面。《朔州水泉梁北齐壁画墓》位于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窑子头乡水泉梁村。山西博物院于2008年6月进行了考古发掘及壁画搬迁保护,是国内复原较大型墓葬壁画结构的一大成功案例。北宋以后,女真族对中原虎视眈眈,入金以后山西不再成为边关。为了逃避纷飞的战乱,各民族又一次涌入山西。到了元代,“马上民族”一统中华。北方草原文化与中原的农耕文化再次碰撞出了灿烂的火花。这个部分的墓葬壁画中大多都会有墓主人的形象出现,他们往往是当地的士绅、富户。其中如《繁峙南关村金代壁画墓》的壁画描绘了墓主人年少时离家谋求仕途,老来还乡隐居故里的理想人生,同时还营造了墓主人仙逝后的来生世界。《忻州南呼延村壁画墓》壁画形式简洁大方,内容朴素典雅,极富文人色彩,借花卉与诗词衬托主人的清高雅洁。璧画引用了元代散曲大家张养浩(1270-1329)的名句“无穷名利无穷苦(恨),有限时光有限身”,抒发了墓主人胸中对人生的叹息。
 

WDCM上传图片

上博拆门而迎的《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墓道北壁壁画》

 

  这些展品中,单体面积最大的一件是《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墓道北壁壁画》(长3.2米,高3.5米),整个独立展厅层高为5米。图中绘有一座规模宏大的木结构建筑,屋顶正上方绘一火盆,左右两侧各绘一兽首鸟身的怪兽形象,这也是首次在同时期墓葬壁画中发现木结构建筑。此前在运输过程中,上博曾在闭馆后拆除南侧玻璃门,运送这件文物进入展厅,这在开馆21年来的展览史中尚属首次。
 

WDCM上传图片

 
  据介绍,壁画经过了上千年岁月的洗礼,是一种脆弱易损的文物。虽然壁画经揭取保护处理后初步达到了稳定状态,但它们对环境变化依然非常敏感。为了保证此次展览中壁画的安全,上博文物保护科技中心的技术团队从展柜的制作、温湿度监控、照明调节等多方面进行了综合保障。在保证展示效果的同时,根据不同展柜的需求,放置了调湿剂和调湿器,让长期处于山西相对干燥气候中的壁画,到了上海也能安然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