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资讯 > 列表

深圳大学人文讲坛:生态美学与科幻电影中的环境想象

作者:本报特约记者 帅俐玲

  4月3日,北京师范大学田松教授做客深圳大学人文讲坛,作了题为“生态美学与环境想象——从科幻电影说起”的演讲。讲座由中国文艺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王晓华教授主持。
 
  演讲中,田松教授通过《侏罗纪公园》和《阿凡达》的对比,敞开了一个事实:有怎样的世界观,我们就会看到怎样的世界。离开了生态美学所提供的世界图景,人类就难以进行有效的环境想象。譬如,太空中的垃圾已经包围了地球,但无知者依然天真地赞美“美丽的星空”。正因为如此,在场师生师生乃至所有人都应该完成生态学转向。
 
  在田松看来,生态学转向并不是个空洞的大词,绝非仅仅实现于科幻电影中。相反,它可以落实为日常生活里的感知和行动。不过,要真切地明白这个逻辑,需恢复生态文明诞生过程中两个起过重要作用的学科:其一,博物学;其二,身体学。从19世纪开始,达尔文等人所进行的博物学研究推动了生态学的诞生。与占统治地位的学科不同,它以“面向事物自身”的方式对待自然。按照博物学的观点,物种之间是相互依赖的,每一个物种都有特殊的生态价值,而人类是自然生态的一部分,不能凌驾于其它物种之上。人对任何一个部分的索取,都会牵连到其它的部分。正如失去了一条鱼的河流,就不再是原来的那条河流。人类的社会生活不能破坏生态系统的稳定与和谐,这是人类生活之存在的生态前提。否则,在整个系统崩溃之后,人类自身也会随之崩溃。要意识到这点,必须恢复人对生态圈活生生的身体性感知,将人类身体还原到博物学所关注的有机体网络之中,因此,我们又应该敞开生态文明中的身体学视角。从这个角度看,近年来兴起的汉语身体美学研究具有重要价值。如果能够将生态学中内蕴的身体学带入澄明之中,它将显现出其本有的丰富性和阐释力。只有承认整个生物圈的稳定与和谐具有极端的重要性,人类才能踏上自我拯救的小路,生态美学才算完成了守护地球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