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资讯 > 列表

中国高校自贸区研究联盟2018年会在复旦大学举行

作者:本报记者 杜 娟 摄影:李国徽

 

WDCM上传图片

 
  4月28日,由中国高校自贸区研究联盟、复旦大学上海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和复旦大学经济学院联合主办的中国高校自贸区研究联盟2018年会在复旦大学举行。年会以“新时代、新格局、新发展”为主题,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分享了对于中国自贸试验区和自由贸易港建设的思考。复旦大学校长助理陈志敏、复旦大学上海自贸区综合研究院院长张军先后致辞。 
 

WDCM上传图片

 
  中国高校自贸区研究联盟于2015年4月由复旦大学上海自贸区综合研究院牵头成立,目前成员单位已经涵盖中国在建和筹建的12个自贸试验区(含海南)所在地区最主要的高校自贸区研究机构,在研究合作、考察调研互助、成果信息资源共享、定期交流等方面已形成良好的协同机制,在咨政启民方面产生了重要成果,在中国自贸试验区和自由贸易港探索中发挥智库作用。在大会致辞中,复旦大学上海自贸区综合研究院院长、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教授表示,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觉得改革跟40年前真的是不一样。因为40年前我们是从无到有,今天我们是已经实现了“有”,在有的基础上做何改变,这个的确已经是变成了一个非常难的事情。这就需要有一定的策略和途径。发起成立高校自贸区联盟,就是希望能够借助大学的研究能力,不仅仅研究改革的政策本身,同时研究怎么样在中国当下的条件下更好的推进自贸试验区和自由贸易港的建设。
 

WDCM上传图片

 
  中山大学副校长、自贸区研究院院长李善民教授在谈到自贸试验区的立法问题时指出,我们要制度创新,关键都在于自贸区要立法,要有法制保障。他认为,要完善和充分利用好负面清单制度。首先在国家层面要统一发布全国自贸试验区的负面清单将开放为原则,注入到投资管理制度当中,在制度层面保证自由港的投资自由程度。国家统一发布的负面清单要针对目前我国市场开放的基本情况,在深化制造业开放的同时,稳步有序的推进服务业的开放。除极少数敏感领域以外,其他制造业还应该进一步开放。业务范围等限制也要逐步开放,放开建筑审计、商贸物流、电子商务等服务领域的外资注入。地方政府各地方应该根据自身的资源,在国家统一发布的负面清单基础上,依照法定程序,如果想在自贸试验区内对自己产业聚焦的规划或者开放的优势,也可以依据法律程序向国务院提出削减负面清单内容的请求,为各自贸试验区的产业功能提供保障。对于如何实行自由贸易港政策,他认为可以先把自由贸易港的政策在自贸区试行。首先,不能离开自贸试验区谈自由贸易港建设,其次,借助新海关的机构整合海关口岸的契机,建立健全口岸运作机制,升级自由贸易区的海关监管区域。
 
  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室主任王新奎教授围绕“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看自由贸易试验区新使命”作了发言。他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自贸试验区的新使命。与过去30年相比,我国对外开放的国际环境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中国享受以全球价值链革命为代表的新经济全球化技术红利,和以WTO为代表的全球多边贸易体制的制度红利时代已经过去。当前,我国已经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处于转变发展方式,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战略目标。他提出自贸试验区建设面临的四个挑战:第一是如何把理想的蓝图化为具体的改革措施,第二是把握改革举措的实施步骤找准突破口,第三是如何增强改革举措的系统性、协调性,第四是如何保证改革举措的落地检测、可评估。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院长李钢研究员认为,目前我们的自主开放问题在实际上还远远没有解决,在第一轮或者是1.0版的自由贸易试验区推进过程当中,是做了一些大尝试。但是对于如何在自由贸易试验区里头先行赋予一些真正意义上的开放内容,还值得探讨。新时期,我们对于自由贸易试验区这样一个战略定位或者是新格局当中,要进行更高层级的思考。他认为,自由贸易试验区还是要回归到自由贸易,尤其是要实现要素的自由流动,而不是仅着眼于琐碎的问题。其中,制度建设、部委之间的协调、项目监管和法律保障的设计,都是十分重要的问题。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功能要进行精确定位,改革和开放的内容要有别于我们传统意义上的新区、高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