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资讯 > 列表

上海博物馆打造国内首家博物馆数字化管理平台

作者:记者 杜娟

  2016年年底,国家文物局发布了《“互联网+中华文明”三年行动计划》,提出要用三年时间,推进文物信息资源开放共享、调动文物博物馆单位用活文物资源的积极性。在4月下旬举办的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作为国家文物局局长的刘玉珠表示,“数字化进程正从经济领域向社会各个领域迅速扩展,文物领域不应也不能在数字中国建设中缺席,要在时代发展的潮流中发展。”他认为,推进76.7万处不可移动文物和1.08亿件/套可移动文物数字化,实现13万处文物保护单位和近5千个博物馆互联网全覆盖,传播开发文物领域海量好故事和精彩好内容,这里既有不少空白,更多是后发优势。

 

  如今,一年时间已经过去,博物馆在互联网技术参与管理和学术研究方面的成果如何?

 

WDCM上传图片

 

  最近,上海博物馆宣布,经过一年多的努力研发,国内首家全面基于数据的博物馆数字化管理平台通过验收,并开始投入使用。该项目由上海博物馆主持开发、万达信息承建,为上海博物馆的管理从“经验驱动”到“数据驱动”做出初步尝试和框架结构的建构,也是未来“智慧上博”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上海博物馆信息中心网站负责人陈晴介绍,这是一个以数字化为技术手段,博物馆学为理论依据开发的数据分析和管理系统。它以博物馆管理为核心,以流程管理为主线,按人、馆、物对数据进行分类管理。项目所采集的数据内容包括了上海博物馆的藏品、观众客流、新媒体传播、展区观众的行为、文创产品销售等数据,涵盖了博物馆收藏、研究、传播三大功能的基本面,融合了博物馆业务工作的主要流程,对博物馆的主要业务数据进行了科学挖掘和精准分析,并以可视化的形式予以形象科学的表达。

 

  “这套系统通过验收后很快会投入使用,主要运用于本馆的管理系统,并为未来的上海博物馆东馆未来的数字化建设做一个基础性的准备。”她在显示屏前进行了介绍和演示。在这面“上海博物馆综合信息屏”上,可以看到博物馆大数据、参观客流、观众服务、馆藏文物、传播教育、文创成果和基础设施及大板块。每一个板块中的数据信息都反映了博物馆内的实时运行动态。通过读取屏幕上的数字,工作人员可以对博物馆当前的运行情况有全面精确的掌握,以便于随时针对某些情况作出相应的决策,尤其对突发情况预警和及时处理提供最全面准确的信息帮助。“比如,在观众服务这个版块内,我们可以通过各展馆内的客流量显示,了解到知道展馆内实时参观人数、轨迹、展品参观人数密度、馆内的温湿度变化,一旦出现客流量增大或某展品前的参观人数比较密集,我们会及时跟进和调整,比如采取分流、‘削峰填谷’等措施,确保观众和展品安全。”

 

  另外,通过相关大量数据的掌握和分析,还可以对本馆藏品和文创产品的传播效应进行研究,对远程传播如网站、微信、APP和临时展示及活动的传播提供未来决策的方向。陈晴表示,“上海博物馆很早就不在做数字化方面的建设了,这些数据资源也是我们长期积累和收集的综合。对这些数据的分析和整合,将为我们未来精准决策提供依据。”

 

WDCM上传图片

 

  除了发挥管理功能之外,该平台在研发时也针对学术研究设立了一个项目,即“董其昌数字人文”。这是国内博物馆在数字人文研究领域的一项开拓性实践。该项目以明代著名书画家董其昌为本体展开数字化研究和展现,对上海博物馆的董其昌藏品进行了数字化的处理整合,初步打通了藏品基本数据和研究数据之间的壁垒,以数字化技术辅助传统的器物研究。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主任凌利中把电子扫描的上海博物馆馆藏董其昌《烟江叠嶂图》与普通的纸质印刷版做了对比:“数字化高清展示的画作更大、细节更清楚,画中山水的层次更加清晰饱满。通过这个数字化系统,我们还可以对画作中的各个元素和特征做数字识别,分析同类型作品;基于所有文献把董其昌相关的人和事信息录入,对他的生平交游、游历轨迹、创作活动等信息进行整合,为学术研究提供更多的辅助性手段。”

 

WDCM上传图片

 

  刘玉珠局长最近在谈到博物馆数字化建设时表示,“文物数字化建设有希望成为很具成长性的广阔蓝海。中国文物+信息+互联网界要联手创造文物数字化的 ‘ 中国样本’和‘中国方案’。”在新的时代,以文化保存与传播为己任的博物馆在时代的变革中也面临着自我更新和发展的挑战。上海博物馆数字化管理平台项目的开发和建设,正是本馆融入新时代,应对新形势的一次实践。对此,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充满期待:“上博数字化管理平台的搭建也是为上海博物馆东馆建设所做的先期试验,将为未来多点办公一体化数字管理打下相应的基础,推动国内博物馆信息化建设,探索让文物‘活起来’新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