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资讯 > 列表

《中国文化史迹(全译本)》新书出版座谈会在复旦大学举行

作者:本报记者 杜娟/综合报道

重访百年后的史迹 
——《中国文化史迹(全译本)》新书出版座谈会在复旦大学举行
 

WDCM上传图片

  6月8日,上海市新闻出版专项资金项目《中国文化史迹(全译本)》新书出版座谈会在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召开。此次会议由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和上海辞书出版社共同举办。座谈会上,上海辞书出版社党委书记、社长秦志华介绍了《中国文化史迹(全译本)》出版情况,该书主编、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李星明教授对该著中文版本的史迹踏查情况进行了说明,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出版管理处处长王莳骏、复旦大学文科科研处葛宏波副处长、上海辞书出版社副总编辑童力军等与会。
 

WDCM上传图片

 
  《中国文化史迹》是一部以图片为主,全面系统地介绍中国百年前有代表性的建筑、宗教、艺术等方面文化史迹的丛书。这部由日本学者常盘大定、关野贞编撰的大型图录,是日本学界对近代中国系统调查的图像资料中最有影响力的图书。该书日文初版曾于1939年5月至1941年7月由法藏馆陆续印行,共12辑。此次出版的中文全译本由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主持编纂,组织人员翻译解说文字130万字,并撰写踏查校勘报告30万字;上海雅昌修复图、照约3000幅,上海辞书出版社高仿限量出版。
 
  20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文化遗迹的“定格”
 
  明治以后,尤其是20世纪初至20世纪40年代,在日本政府和财团的支持下,日本学者继西方学者之后,成批前往中国各地进行各类调查。这一系列的活动不仅留下了许多调查报告,也保存了大量的图像(包括绘图和照片)资料。《中国文化史迹》的原著者就是当时尤为突出的两位。1918年至1924年,常盘大定、关野贞组织田野调查团,在中国的广东、江苏、浙江、山东、山西、陕西等地从事文化史迹调查工作。借助照片、图解和文字,他们记录了晚清民初中国文化遗迹保存与变化的实况,展现了中国古建筑、雕塑、陵墓等方面的基本情况与初步研究成果,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文化遗迹的“定格”。
 
  常盘大定、关野贞《中国文化史迹》不仅保留了中国东部和中部众多重要文化史迹的丰富照片图像资料,同时也是那个时期以沟通不同学科的方式阐释中国历史文化的代表之作。所录史迹的照片图像和解说,对于当今从事文化史的研究工作十分重要,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史料价值。书中照片和图像资料所反映的史迹和文物,经历百年的时代巨变,已经有很大的变化,其中多数史迹和文物保存至今,但是也有相当部分由于各种人为或自然的因素,现在已经不存,或者损坏,或者改变样貌。因此书中的照片图像已然成为保留这些史迹和文物物质样态的唯一材料,其珍贵性自不待言。
 
  翻译重印到踏查勘校
 

WDCM上传图片

 
  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自2007年成立以来,著名学者葛兆光教授一直致力于推动图像文化与艺术史的研究。在葛兆光先生的倡议下,2014年起,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与上海辞书出版社合作,组织人员翻译这套书的解说部分,并且对书中图版所涉及的史迹和文物进行实地踏查,比较它们的今昔变化,勘校图版中的谬误,出版附有踏查校记的中译本《中国文化史迹》。2014年12月,在东京大学参加由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系和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三方合作举办的学术研讨会期间,《中国文化史迹(全译本)》主编、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副院长李星明教授与葛兆光教授、杨志刚教授等,一同观看了由东洋文化研究所平势隆郎教授负责保管的常盘大定和关野贞等人当年在中国调查时所拍照片底版及相关图册等资料。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对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翻译重印《中国文化史迹》的设想非常赞同。
 
  自2014年7月起,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组织《中国文化史迹》踏查组,开展踏查勘校工作。在过去的三年中,踏查组陆续分头到河南、河北、山西、陕西、北京、天津、山东、江苏、上海、安徽、江西、四川、湖北、湖南、广东、福建、浙江等地,考察原书图版所示史迹的现存状况,尽可能按旧照的拍摄角度拍摄新图,以进行今昔对比,并组织人员对这些史迹的保护措施、现存状况、去向进行进一步的考察研究,对原著进行考订,展现我国具有代表性的文化史迹近百年来的演变情况。
 
  中日版本情况说明
 
  《中国文化史迹》日文初版图版为八开散装,珂罗版印制,共12辑。每一辑覆以三折的布面函盒,其外再套上下盖瓦楞纸盒,形制考究。解说文字则印成16开的小册子,共12卷,与图版各辑一一对应,附于每一辑函盒内。此次中文全译本《中国文化史迹》十二卷内容,按日文初版原样编排。依次为:第一卷 山西,第二卷 河南,第三卷 广东、湖南,第四卷 江苏、浙江、福建,第五卷 河南、河北,第六卷 浙江、福建,第七卷 山东,第八卷 山西、河北,第九卷 河南、陕西,第十卷 四川、湖北、江西、安徽、江苏,第十一卷 山东,第十二卷 河北。
 
  此次出版的《中国文化史迹(全译本)》基本采用了日文初版本的形制,以最大限度保留原书风貌,以大八开高清仿真影印。为便于阅读和使用,特将原书散装图版装订成册,解说文字附后,共十二卷;另编有“踏查校记”一卷,全书共十三卷。限量发行180套“典藏版”,每套“典藏版”均附带有收藏编号的藏书票,并加盖书名章。
 
  对史迹进行重访和整理的学术意义
 
  2018年正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这部由中日两国学者相距近百年分别开展田野调查的学术成果编撰而成的巨著,是中日文化交流成果的体现,展现出不凡的出版价值。在出版座谈会上,与会专家学者纷纷表示,《中国文化史迹》中文全译本的出版,极大地丰富了中国历史尤其是晚清、民国史的资料来源,方便国内学术界的研究和使用,更促进中国图像文化研究的整体发展,使学界进一步了解20世纪上半叶日本学者系统考察中国的背景、目的和影响。这批近代影像,呈现了20世纪前叶的中国各地文物古迹的基本情况,对当今的考古研究与文化遗产保护也是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党委委员、副总裁阚宁辉在致辞中表示:《中国文化史迹(全译本)》是世纪出版集团学术出版块面的一项重要成果,更是中日文史界突破时空的学术交流成果。它不仅从学术角度对史迹进行重访和整理,也为历史、宗教和艺术史的研究增添了新的材料,体现了真正的出版价值和文化品质。
 
  该书的主编李星明教授对记者表示,在这本书的成书时代,中国历史学的研究方法相对还是比较单一的,对历史遗迹和艺术资料不是非常关注。日本学者常盘大定、关野贞编撰的《中国文化史迹》,从文献、史迹、图像和建筑角度来研究历史,出版之后在当时的中国学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它不仅保留了中国东部和中部众多重要文化史迹的丰富照片图像资料,同时也是那个时期以沟通不同学科的方式阐释中国历史文化的代表之作。经过了百年的历史变迁,有必要对这部著作进行重新审视。李教授在《留住史迹——《中国文化史迹》踏查勘校记》一文中曾指出:“有必要对这套书收录的史迹及其相关阐述进行重新审视,观察常盘和关野如何将史籍、经典、文集、方志、寺志、山志等文献与历史遗迹相互印证,特别是他们对那些与史迹密切关联甚至合为一体的碑碣、经幢、造像记、塔铭、墓志铭等铭刻文献的发掘和利用,不仅是对史书和方志的增补,也纠正了史书和方志中的许多谬误。”为此,从2014年起,李教授及其学术团队对原著中90%以上的历史遗迹进行了踏查重访。他认为,中文版《中国文化史迹(全译本)》的意义,首先在于,通过勘误和今昔对比更正了原著中的一些错误信息,这也便于以后学者可以正确地对该著内容进行引用;其次,这部著作对当时史迹现存的样貌进行了比较和描述,考察其百年的演变历程;第三,著作中的史料内容包括了壁画、建筑、雕塑、器物等,它们不但在历史研究中成为文献之外的一种补充,也对史迹复原有十分重要的作用;第四,该著通过今昔资料对比,昭示了我们:对历史遗迹要尊重和加以保护,保护这些历史遗迹,就是保护我们本民族的历史和文化。正如李教授在指出的那样:“我们在踏查过程中看到许多近几十年来新发现的遗址、雕刻和碑碣等史迹和文物,在历次的全国和地方文物普查中登记造册,为历史、宗教和艺术史的研究增添了新的材料,但对它们的保护仍然是一项艰巨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