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资讯 > 列表

“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研究的中国话语”学术专题全国研讨会召开

作者:本报记者 李书峰

 

WDCM上传图片

 
  为了推动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研究学界同仁进一步交流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研究的新思想、新观点、新方法,着力构建具有中国风格的学术话语体系。2018年6月9日至10日,中国外国文学学会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研究会联合华中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举办“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研究的中国话语”学术专题全国研讨会。
 

WDCM上传图片

 

WDCM上传图片

 

WDCM上传图片

 
  研讨会由华中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罗良功主持,华中师范大学副校长夏立新、中国外国文学学会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研究会会长彭青龙作了大会致辞。来自全国各地的160余位专家围绕“比较文学理论的中国话语建构”“跨文化研究的中国立场”“外国文学研究的中国视角”“中国文学理论的世界贡献”“中国文学的翻译与传播”“中国的人文学术期刊国际化”等多个主题进行了讨论。学者们从历史与现实的角度探讨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的研究,并从理论创新、概念创新、文化走出去、文化自信、中西方文化差异等多个角度相互讨论,为未来的研究工作提出了相应的意见与建议。
  
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研究的新机遇
 
  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和文化“走出去”的大背景之下,人文交流中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作为外国语言文学一级学科的重要方向之一,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研究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正如中国比较文学学会会长、上海交通大学王宁教授所讲的,当代外国文学学科的发展既要依赖中国的文化自信,又应当结合外位思考方式作参考,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文学学科,同时,中国学者应当在国际学界更多地发出自己的声音,推进中国人文学科的国际化进程。对于王宁教授的号召,与会学者纷纷表达了赞同意见。浙江大学教授聂珍钊教授认为,中国学术要真正走出去,必须建构自己的理论与话语,只有这样,才能够实现中国梦。
  
  十九大的召开宣示了中国的发展进入了新时代,对此,浙江大学外国语学院许钧教授表示,在新的历史时期,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需要进一步加强中外文化交流与文明互鉴。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研究者应在世界文明建设与人类社会进步的高度去思考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研究的意义,拓展新的探索路径,加强学术研究。中国社会科学院吴晓都研究员认为,近四十年来外国文学研究和学科建设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在社会主义文艺大繁荣和大发展的今天和社会科学研究迎来新的历史机遇中,如何进一步建设好外国文学研究学科,推动学科朝着更加充满活力的文化空间发展,值得当代外国文学研究者倾力思考。
  
跨文化研究:以开放的视野推动创新
 
  在文化走出去的过程中,必须站在广阔的国际视野下与世界各国的跨文化研究展开交流。东北师范大学文学院刘建军教授表示,在文化“走出去”之前,最重要的是搞清楚最核心的“概念”问题,真正的创新实际上是一种“概念”的创新。对此他提出了进行跨知识系统研究、文化批评必须与理论建构紧密结合、宽阔研究视野以开创中国学术话语新高峰的三点建议,减少呼吁性的口号,将注意力集中在文化创新的研究工作中。浙江工商大学蒋承勇教授则认为,随着文化多元交流的加速与加深,不同国家与民族文学的封闭状态将进一步打破,文学研究也更趋整体化态势。所谓“整体化”,就是中外文学的研究,都更需要站在大“文学”的基点上,即“人类总体文学”的高度予以审视。
  
  《当代外语研究》主编、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杨枫从中国比较文学的实践出发,指出陈思和研究思想中的“世界性因素”是将中国比较文学置于世界比较文学中的关键概念,具有理论创新和学术话语引领的作用,厘清了理解的误区,以充分的例证论证了“世界性因素”概念的理论价值、实践意义和操作路径。
  
  学者也注意到中外文学研究存在的差异性,对此中国人民大学高旭东教授指出,正式因为中华文明的“早熟”形态与西方文化的“孩童”状态之间、西方文学理论的片面性与中国理论的整体性之间存在诸多差异,中国学者应为形成“海纳片面之百川”的中国学派作出自己的努力。江西师范大学傅修延教授认为,中国能够一步步发展到今天,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前人选择了稳扎稳打的发展模式。我们既要汲取叙事传统中蕴藏的智慧,又要探索能够适应当前和未来形势的故事讲述方式,才能有利于中华民族在新时代继续前行。另外,上海师范大学朱振武教授指出,一百多年来中国学者在向外传播中国文化的道路上不断探索,在此基础上建构中国翻译学者自己的话语体系,对中国文学文化走向世界并融入其中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研讨会闭幕式由中国外国文学学会比较文学与跨文化研究会秘书长范劲主持,上海交通大学大学薛原副教授、华中师范大学何卫华教授、华中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罗良功教授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