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资讯 > 列表

复旦大学发布欧洲问题研究报告

作者:本报记者 杜娟

复旦大学中欧关系研究中心与上海欧洲学会发布欧洲问题研究报告

全球竞争新格局下欧盟的困境与未来

 

WDCM上传图片

 

  6月9日,由复旦大学中欧关系研究中心、上海欧洲学会联合主办,上海市国际关系学会协办的“全球竞争新格局下的欧盟:困境与未来”研讨暨报告发布会在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举行。来自国内30多位研究欧洲问题的专家学者与会,对欧盟面临的特定的、具体的和实质性的困境及其未来发展前景进行了研讨。会上,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在开幕式上致辞。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特聘教授古斯塔夫·盖拉兹(Gustaaf Geeraerts)作会议主旨发言。

 

  在“欧盟层面的挑战与前景”的讨论中,古斯塔夫·盖拉兹教授指出,当前,亚洲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和中国重新成为主要经济和政治力量对欧盟作为国际秩序中的变革力量的地位构成了挑战,欧洲正在经历“去中心化”的过程。金砖国家在现有多边机构中的影响力在增加,并且也在创造新的机制。作为对外关系行为体和秩序塑造者,它们日益增长的影响力要求欧盟调整其战略规划和外交政策能力。欧盟正在接受这样一个事实,由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世界贸易组织的改革进展缓慢,新兴大国越来越积极地试图加强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天津外国语大学涉外法政学院副教授孔凡伟以当前欧盟财政一体化即“财政联盟”建设为例,具体考察一体化进程中出现的诸多问题。他认为,“财政联盟”建设的过程将会是一个面临各国意愿分歧、主权护持与分享、政治精英和普通大众观点不一等多项难题的进程。如果各国能较好应对当前遭遇的各种挑战,欧洲一体化可能会借凭财政联盟建设的契机不断走向成功,甚至最终建成“欧洲合众国”;反之,如果不能妥善应对好这些问题,深层次的“财政联盟”可能只是无法实现的迷梦。更好的推进欧洲一体化进展及至“财政联盟”建设,欧盟各国可以从如下三个方面着手。其一,凝聚各方共识、培育欧洲认同。其二,缓推主权移交、合作先易后难。其三,拓宽沟通渠道,呼应公众诉求。

 

  在“成员国层面的挑战与前景” 专题讨论中,上海外国语大学助理研究员李冠杰认为,当前的英国脱欧谈判正在强烈冲击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欧洲一体化。英国脱欧及其谈判本身正在形成一种先例,这种先例否定了以往解释欧洲一体化的各种理论。英国脱欧谈判旨在达成的新式贸易协定正在侵蚀欧洲单一市场的效力和模式,虽然欧盟努力捍卫支撑单一市场的四种自由的不可分割性,而且英国脱欧后重新举起自由贸易的大旗打造 “全球英国”?,这会对欧盟模式产生强烈冲击。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讲师李安风就“多速欧洲”或“双速欧洲”进行了分析。他指出,它们是欧盟不同地区根据不同发展层次和内部局势进行整合的观念。事实上,多速欧洲已经成为现实,只有一小部分欧盟国家成为欧元区和申根地区成员。像其他形式的差异化整合一样,“多速欧洲”可以用来挽救欧盟的扩大和深化。在欧盟内部,法国和德国作为欧盟两个重量级成员,它们对欧盟确定性主要来源的看法将欧盟的发展推向不同的维度:广度发展还是深度融合。

 

  在“跨国层面的挑战与前景”的专题研讨中,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赵国军指出,冷战结束后,尤其是“9.11”事件以来,分裂主义和极左翼组织发动的恐怖袭击在逐步下降,但极右翼极端主义和圣战极端主义却在迅速增长之中,在当前的欧洲恐怖袭击中占据了主要地位。在圣战极端恐怖主义中,无组织、无领导的“独狼”式恐怖活动,是欧洲当前面临的最大的恐怖主义威胁。欧盟成员国应在如何将穆斯林族群融入社会上采取更有效的措施。欧盟的反恐行动要从靠危机驱动转向加强机制化。欧洲国家反恐也要尝试走出追随美国反恐的阴影,更多地依靠联合国反恐合作框架来加强国际合作。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杨娜探讨了难民危机中的德国的领导力问题,指出鉴于欧盟国家对强制性难民配额的立场差异,以及对难民配额的履行艰难,在德国领导下推动实行难民配额制效果甚微。欧盟内部存在许多质疑声,欧盟-土耳其难民协议的执行情况也并不乐观。欧盟-土耳其难民协议即使在德国的积极推动下得以签署,但由于其执行的难度之大和效果堪忧,导致德国在欧土难民协议的执行中领导力不足。领导欧盟有效应对难民危机,对德国而言,应从以下几方面着手。首先,减少欧盟其他成员国对其欧盟领导力的警惕,特别是对“德国的欧洲”的担忧。其次,强化法德合作。再次,寻找潜在的“志愿联盟”。

 

  在“国际层面的挑战与前景”专题讨论中,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宋黎磊围绕欧盟的东扩进程进行了分析。他指出,虽然面临俄罗斯战略挑战,欧盟仍然坚持维护周边安全的重要性,塑造周边国家对欧盟倾向性的既定宗旨。为了获得与周边国家关系的实质性进展,欧盟的周边外交也从价值观外交向务实外交转向:一是稳定期待取代转型期待。二是由进攻政策转为防御政策。三是不正面应对地缘政治的挑战,尤其是不愿进一步恶化对俄关系。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中欧关系研究中心副主任简军波关注了欧盟应对“逆全球化”的政策倾向。他指出,。从整体上说,欧盟的国际秩序观是二战后国际秩序观与冷战式国际秩序观各有选择的组合。在当前局势下,欧盟战略上依然坚持其“自由主义民主与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观,不过在特朗普政府对跨大西洋关系产生强烈冲击的情势下,欧盟表现出了更多独立于美国的意愿,这会刺激欧盟可能在共同外交与防务领域产生新的一体化的动力与成果,并加强在经济与文化领域的一定程度的团结。然而,欧盟对处于“现代化”乃至“前现代化”世界的立场依然是竭尽全力地实施其基于欧洲价值观的“社会化”(socialization)方案,只是其方式会更加务实、灵活与隐秘。中国石油大学杨晓燕、解晓燕指出,自特朗普上任以来,围绕英国脱欧、贸易平衡、防务支出和伊朗核协议等问题,欧美之间发生了一系列摩擦,尤其是特朗普反欧盟、反全球化的民粹主义政策引发了大西洋两岸尤其是欧洲对欧美关系的强烈关注与担忧。随着欧洲一体化的发展,欧盟实际上已经成为美国霸权的重要竞争性力量,美国则试图维持其霸权地位,是一种结构性冲突。除非欧洲一体化的进程发生逆转,欧盟作为美国霸权竞争者的趋势不会发生改变,美欧关系可能出现短时间的缓和与回暖,但从整体趋势来看,竞争与冲突的一面将会逐渐扩大。

 

  复旦大学副校长陈志敏教授上海欧洲学会会长徐明棋研究员作了会议总结发言。陈志敏指出,欧洲研究国家、领域、问题都多,深入研究欧洲,无论对中国未来发展,还是对全球未来发展方向的判断,都很有必要,有必要聚集整合各专业学者的力量,形成综合研究能力。徐明棋则表示,欧盟作为重要国际行为体,世界影响不能低估,上海欧洲学会作为一个平台愿意为提升欧洲研究的视野和水平作出更大贡献。

 

WDCM上传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