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资讯 > 列表

中国石窟寺保护科技创新联盟”在复旦大学成立

作者: 本报记者 杜娟

WDCM上传图片

 
  中国石窟寺是丝绸之路上见证文化交流的重要物质性遗存,石窟寺保护与修复的成果集中体现了中国文物保护工作的发展水平。为顺应“一带一路”发展战略,进一步突破石窟寺文物、遗址保护的瓶颈,11月4日至5日,“复旦大学文化遗产保护高峰论坛暨‘一带一路’背景下的中国石窟寺保护论坛”在上海举行。此次高峰论坛由复旦大学主办,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国土与文化资源研究中心、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联合承办,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ICOMOS CHINA)石窟专业委员会、东亚文化遗产保护学会、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和丝绸之路文物科技创新联盟提供支持。
 
  开幕式上,复旦大学党委副书记刘承功、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石窟专业委员会理事长孙英民和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系主任陆建松分别致辞,并签署了“中国石窟寺保护科技创新联盟”成立协议书。该联盟由复旦大学研究员王金华发起,旨在联合国内相关机构和企业,强化学术研究和交流,共同为攻克石窟寺保护难题提供相应的人才及技术支持。
 
  对文物的干预性保护理念,是文物保护领域中颇受关注的话题。在大会发言中,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介绍了敦煌莫高窟的保护和研究情况。他认为,对石窟寺应该实行预防性保护与抢救性保护并重。建立风险监测体系,对文物可能受到的病害进行阻断和研究,并在此基础上对文物保护进行干预。近年来,莫高窟所做的文物数字化研究工作是最重要的预防性保护手段。他指出,没有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保护材料和保护工艺,只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理念和程序,我们必须要多学科融合来解读挖掘价值,建立协同管理的体系,同时开放研究的资源,让“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世界”。大足石刻研究院院长黎方银指出,在实践工作当中,抽象性、概念性的文物保护理念和原则,难以涵盖文物保护对象的多样性、丰富性和复杂性。特别是在抢救性文物保护工作当中,文物保护理念的某些价值取向与保护工作实际往往存在一定的差距,有时候甚至是冲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有必要结合文物保护工作的实际需要,对文物保护理念的价值取向做出某种选择,有时候实际上是被迫的。为此,他的建议是,客观评估文物受到现实安全威胁的程度;坚持思与行,理论与实践的结合;树立动态发展的保护理念。为了文物的信息和价值不被全部丧失,当前对某些特定任务实施抢救性保护,是必不可少的工作。
 
  在为期两天的会议中,来自全国各地的石窟保护工作者和专家学者分享了多年来的实践与研究情况,对于在保护理念、技术标准、保护材料和技术创新等方面取得的成果达成了共识,并就前沿技术问题、未来的保护利用理念和学科建设等深层次问题进行了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