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资讯 > 列表

中国审美意象研究学术研讨会召开

作者:徐军义

传承优秀传统文化 共铸意象话语体系

 

WDCM上传图片

 

  11月23日,“中国审美意象研究学术研讨会”在陕西省咸阳市西藏民族大学召开,来自全国各地30余位意象研究专家学者,围绕中国意象问题在四个方面进行了会议研讨。
 

WDCM上传图片

 
  一是中国审美意象理论的当代建设。中国传媒大学施旭升教授认为,20世纪以来的意象研究可分为三个阶段,20世纪30年代、新中国成立后以及新时期以来,朱光潜、宗白华、汪裕雄、叶朗是不同阶段的主要代表,他们都以中国文化为根基,立足中国古代文艺理论与批评、中国古典文化哲学,并借鉴现代西方心理学、现代文艺心理学及康德以来的西方本体论哲学等,着力建构有人类文化命运共同体意味的意象美学体系。认为进入大数据时代、智能时代,意象的智能创造理也应成为关注的重点。中南大学毛宣国教授认为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学界常将意象作为美学和文艺学的核心范畴,忽视了意象的跨学科与跨领域性。认为在新的历史语境中,应厘清意象的本体意义,以中西文化会通为切入点,推动意象理论的适用性和普遍性。并认为意象本体论建构有两种路径,一是从传统主客二分观念出发,将意象作为一个文艺与审美心理学的对象进行把握。二是突破主客二分原则,将意象理解为主体与客体、现象与本体、人与世界不分的意向性活动。贵州财经大学冀志强副教授从文学活动分析出发,认为意象是文学作品的本体,呈现了文学作品的意义整体。苏州大学潘华琴副教授结合I·A·理查兹的意象观,认为意象是记述经验的符号。中国戏曲学院孙焘博士认为,意象学说是一个全面的、系统的美学理论体系,“意象”、“感兴”、“境界”等核心概念都属于可持续发展的“包孕性概念”,都可以成为当代意象理论建构的思想资源。
 
  二是审美意象的本体及创构研究。江苏师范大学王怀义教授,认为审美意象在审美活动中形成,主体情感的客观化形成了直接式审美意象,它具有流动性。物化形成了反省式审美意象,它呈现出情以理而彰显悠远,理以情而超然圆润的基本特征。绍兴文理学院田义勇教授认为当前意象研究话语混杂源于意象本体论的缺失,认为审美世界是异出于现实世界的另一存在,而这正是审美活动的“魅”性所在,并提出了“异在论”的意象本体论。遵义师范学院赵臻教授从朱志荣教授“美是意象”论及“审美意象创构”的古典美学资源论研究出发,认为中国古典美学中的意象属于现象学范畴,只有阐发出中国古典意象的现代意义,才能实现中国古典美学的现代转换。韩山师范学院殷学国教授认为,现代学人的意象研究存在着结构性缺陷,注重以直线演进的方式描述意象理论的形成史,忽略了由指示意义的符号向审美范畴转化所需要的中介环节,当前意象研究应补充动态的历史生成转化的维度。湖南第一师范学院邓绍秋教授从“观”的文化渊源、“观”与“观念”的横向比较以及“观”的本体诠释出发,考察“观”在中国书画和诗学意象创构中的作用,认为意象创构具有模糊性、直接性、超融性的特点。渭南师范学院徐军义副教授认为汉字以“象”为本,它保存了远古人类原始思维及万物共生、万物同情的基本观念,是一种特殊的意象。它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和创造力推动了中国意象美学的纵深发展,影响了当代人的思维模式和表达方式,可以为当代意象美学的创新发展提供经验。
 
  三是现代语境中的意象概念阐释。四川师范大学马正平教授,提出“意象无形”的论断,认为古-今、中-西领域的“意象”概念不在同一学科层面,中国古代的“意象论”属于(时空)美学的学科层面,中国现当代“意象论”美学和西方的“意象论”诗学都是属于现代文艺学、写作学的学科层面,两者有关联,但实为两种学科体系,不可混淆。扬州大学简圣宇教授从20世纪五六十年代李泽厚、叶朗等人的“意境”范畴论争出发,认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当代美学,需要秉承“面向未来的向度”,以传统资源为凭依,才能构建起回到当下理论和实践诉求的中国当代美学。海宁名人研究院王学海教授以陆九渊心学关键词-“易简”“宇宙吾心”“田亩与圣”“人道”“知行”为分析对象,认为审美意象的生成空间是不断迁移的过程,当代美学的建设需要不断激活古典范畴的当代理论活力。上海大学曹谦福副教授梳理了朱光潜前期美学核心范畴“意象”,认为朱光潜的意象论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尚象”思维、“情本体”以及“情景交融”的艺术追求,是中体西用的美学品格。兰州大学白宪娟副教授认为传统文化和意象传统是意象理论本土建构的重要基石,而道则是意象理论本土建构的支撑原点,探索道与意象的关系,有助于推进当代意象理论的建构。南京艺术学院田婧媛博士探究明代意象范畴的演进脉络,认为明代意象将形而上的哲理化入具体的诗歌实践,实现了意象从有限向无限的扩展,从语言之象向心理之象的过渡,并确立了意象作为诗学本体的审美地位,也为清代意象理论的完成奠定了基础。
 
  四是不同门类艺术意象研究。西藏民族大学袁书会教授以唐代不同艺术中的“马”形象为中心,认为“马”意象的频繁出现,体现出意象创造的时代性特征,对这些出现频次较高的意象分析,可以深入了解某一时代的文化风尚和价值追求。江苏师范大学兰芳副教授立足于汉代云纹的意象分析,认为中国古代祥瑞纹饰经历了从具象向意象的发展轨迹。西藏民族大学宋卫红副教授考察了西藏视觉文化中的自然意象,认为西藏传统视觉文化中的自然意象都有宗教-哲学意象和艺术-审美意象的审美属性。天津财经大学李海亭副教授论述了书法意象,认为不同时代的审美风尚会影响书家的创作,书家会在书法内容与形式中表达个人的审美观念。南京博物院赵启斌研究院以傅抱石创作的诗意画为例,认为傅抱石的创作拓展了中国诗意画的意境与笔墨,丰富了20世纪中国绘画艺术,拓展了艺术意象的生成空间。东北大学马雪博士认为摄影作品具有丰富的意义,意象性摄影是古典美学精神进行现代性转换的重要方式等。
 

WDCM上传图片

 
  最后,华东师范大学朱志荣教授认为,意象作为中国传统美学思想的核心范畴,它从古代一直沿用到今天,有着强大的生命力和创造力,需要诸多学者专家进行更加深入、系统的研究。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中国传统文化是意象美学的文化根基,也是推动意象美学不断发展的重要力量。意象是中国本土文化的创造,沉淀了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体现了鲜明的本土文化特征。进入新时代,重新发掘意象文化资源,以今释古,中西融合,实现意象范畴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建构起新时代中华民族的美学话语体系,从而体现出当代中国学人的文化担当与文化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