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资讯 > 列表

《作为激情的爱情》中译本出版

——破解爱情的社会学“密码”
 

WDCM上传图片

 
  尼克拉斯·卢曼(Niklas Luhmann,1927—1998),是与哈贝马斯齐名的当代德国社会学家。作为系统论的代表,他将社会及其不同分支领域视为纯粹由交流构成的诸社会系统,主张一种激进建构主义的理论思考方式,对哲学、社会学、经济学、法学、政治学等众多学科领域产生了深远影响。《作为激情的爱情》是他的著作中被阅读得最为广泛的一部。
 

WDCM上传图片

 
  《作为激情的爱情:关于亲密性编码》是卢曼的重要作品。作者从历史的角度考察了“爱情”这种亲密关系在近三百多年来在西方世界的演化,他使用系统论的研究路径,以社会学家的眼光,探讨了爱情与个体、爱情与浪漫、爱情与婚姻、未来的爱情,乃至爱情的本质等议题。在这部书中,他指出,爱情是社会性的。“爱情不是自然而然的,它是一种社会技术,是社会系统的交流媒介,爱情让人学会适应世界。”他不仅仅是对爱情现象感兴趣,也不仅仅是对法国17世纪通俗爱情小说着迷,而是很早就直觉到这一现象的社会理论效益。这部著作可以帮助我们深入地理解卢曼的社会学、理解当代社会生活以及普遍意义上的爱情现象。
 
  最近,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范劲教授翻译的《作为激情的爱情》最近已经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作为社会技术的爱情”同济先锋哲学工作坊在同济大学举办。通过对这部书的解读,范劲教授也阐述了对于现代社会治理的新的视角。  
 
  他认为,卢曼将现代的社会结构特征界定为功能分化。功能分化促成个体自治,每个人都成了自由、平等地履行功能的个体,与阶层相关的不变“存在”失去了意义。个体化的增强,导致对于切近世界的渴望也愈益急迫,这正是亲密系统分化而出的社会理由。个体问题的解决方案不是简单的个体化,还需要将切近世界和公共领域、人格性交互作用及非人格性交互作用区分开,才能通过分流信息以应付种种复杂性。反过来,人格性和非人格性关系在现代社会的激进分离,又导致把抚慰灵魂的希望过多地托付于人格性层面,从而激化了亲密性需求。随着亲密系统分化而出,社会系统卸掉了负担,可是爱情成了高难度的艺术、高风险的事业。
 
  他指出,爱情的自由化对应于社会的结构性变迁。媒介之所以变得越来越自由,从根本上说,是因为现代社会复杂性越来越高。面对越来越复杂的环境,系统自身的复杂性也需要越来越高,否则在当代环境下,如果还依照从前那种父母之命的简单方式,求偶者将无法找到合适伴侣。这就是说,在高风险、高度不确定的系统中,最好的稳定机制反而是风险和不确定本身,复杂性的自由互动才能防止系统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