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资讯 > 列表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实践”理论研讨在沪召开

2020-10-12  作者:上海市委党校马克思主义学院 宋斌博士 上海市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副秘书长 叶柏荣

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践经验与理论总结

 

WDCM上传图片

 
  2020年9月29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实践”理论研讨会在上海市委党校隆重召开。研讨会由上海市委党校、上海市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和上海科学社会主义学会联合主办,来自上海市高校系统、党校系统、科研院所及有关学术团体的4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会议。与会专家围绕正确认识“全面”与“小康”的辩证关系、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困境与应对、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决心和信心、为人类贡献摆脱贫困的中国方案等主题进行研讨发言和理论交流,取得了丰硕的理论成果。
 
  准确把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理论内涵
 

WDCM上传图片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三个关键词:小康社会、建成和全面,每一个都有着丰富内涵。围绕这个问题,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党委副书记许玫教授作了详细阐述。“小康社会”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邓小平首次提出的战略构想,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其内涵也在进一步丰富和发展;“建设”和“建成”只有一字之差,但意义有很大不同。前者是一个过程,后者是建设过程中的一个收官阶段和冲刺阶段;“全面”有三点含义,一是覆盖的领域全面,二是覆盖的人口全面,三是覆盖的区域全面。
 
  深刻认识全面小康社会的理论内涵,不仅要准确理解每一个关键词的涵义,而且要科学把握它们之间的关系。上海市委党校马克思主义学院胡伟教授认为,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概念当中,最重要的是把握“全面”和“小康”的关系,因为两者之间存在一定的辩证关系。从小康到全面小康,很关键的就是不再仅仅衡量GDP的增长,还要从物质文明向全面现代化提升。党中央提出的“六个更加”“五位一体”“五大文明”等并不是历时性概念,而是共时性概念,在同一时间节点这些要求同时达到,才是全面的小康社会。
 
  深入探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践问题
 

WDCM上传图片

 

WDCM上传图片

 
  尽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成绩斐然、成果丰硕,但实践中不可避免地会存在一些不足和短板。上海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杜玉华教授认为,目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面临着三个方面的困境。一是流动性的困境。主要体现在其内涵和外延的发展变化,过去主要是物质需求,现在是全面诉求;二是共同体的困境。共产主义是建立在共同体基础上的,但是共同体意识在目前有一定的缺失;三是持续性的困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有十六个量化指标,包含方方面面,但脱贫的标准主要还停留在物质层面。
 
  乡村振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应有之义,没有农民的现代化,没有农民的小康,就不可能有全面建成小康。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院长周文教授指出,当前的乡村振兴实践存在三个难题。一是乡村振兴与乡村治理不对接。包产到户的体制在历史上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但是在今天看来,与现行的治理体制是不对接的,限制了农村基层组织的作用发挥;二是乡村发展现实与乡村改革目标不衔接。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是政策红线,但现在农村包产到户已经名存实亡,土地转包现象十分严重;三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与乡村振兴不对接。当前包产到户的体制与现代经济体系不适应,现代化经济强调分工、专业化和规模化,但现实中农村土地是碎片化的。
 
  美好生活包括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两个层面,其中,物质生活是美好生活的前提和基础,而精神生活构成了美好生活的血脉和灵魂。华东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邱卫东指出,当前社会中一些高收入群体也存在焦虑、困惑、迷茫甚至空虚,反映出后小康时代人们精神生活遭遇物化困境,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商品、资本和货币拜物教对商品的失败;二是文化工业和大众文化对精神生活的消解;三是资本时代的精神生活日益变得虚无。
 
  科学总结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中国经验
 
  消除贫困是世界性难题,而中国脱贫攻坚的成功经验可以为广大发展中国家摆脱贫困提供启示和参考。上海市委党校马克思主义学院执行院长王公龙教授指出,中国的脱贫经验是看得见、摸得着和用得到的,应当向全世界讲清楚中国摆脱贫困的具体方案。一是讲清楚脱贫攻坚的顶层设计。顶层设计是制度优势,在党的统一领导下,中国构建起一整套治理体系,包括责任体系、政策体系、投入体系、动员体系、监督体系等;二是讲清楚脱贫攻坚的动力源泉。中国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取向,将输血式扶贫和造血式扶贫有机结合起来;三是讲好脱贫攻坚的方略和谋划。中国摆脱贫困的思路是精准脱贫,做到了因人因地施策、因贫困原因施策,因贫困类型施策;四是讲清楚脱贫攻坚的中国方案。中国脱贫的成功重要的经验就是让脱贫攻坚与工业化、现代化相结合。
 
  上海市委党校党群工作部主任赵建平副教授认为,对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践的认识,需要从发展与安全关系的视角加以拓展。第一,坚持从发展角度深化对社会主义的认识,立足发展实践推进新时代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二,树立安全发展理念、统筹发展与安全是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成果;第三,在新发展阶段统筹发展与安全需要系统推进策略创新。
 
  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这是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民的郑重承诺,更是向全世界的庄严宣示。上海交通大学讲席教授陈锡喜指出,2020年是脱贫攻坚的决战决胜年,必须要增强决心、自信和信心。一是决心。2019年贫困人口下降到500万,全面脱贫指日可待,人均年收入4000元人民币的标准,今年可以达到;二是自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具有的党的领导、全国一盘棋和干部能力强的优越性;三是信心。马克思主义占领了两个制高点,一个科学的制高点,一个道义的制高点。中国坚持的是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取向,一切为了群众,同时一切依靠群众,这同西方的政治合法性或者丛林法则不同。
 
  深刻认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大意义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无论是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角度,还是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视角,都具有重要意义。上海市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会长王国平教授认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成果、新起点和新的里程碑。所谓新成果,就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这一思想最新的实践成果;所谓新起点,就是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的两个“十五年”,最终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所谓新的里程碑,就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的发展里程碑。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仅对中国意义重大,而且具有世界意义。上海市委党校马克思主义学院胡伟教授认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中国对人类现代化的独特贡献。从现代化建设战略来看,中国改革开放之后提出了四个核心概念,也构成了现代化的四个核心阶段,即小康社会、全面小康社会、基本实现现代化和全面实现现代化,它们的时间节点分别是2000年、2020年、2035年和2050年。这样一个现代化的战略,在以往的现代化理论中是没有的,具有中国特色,是中国对人类现代化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