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资讯 > 列表

科学实验的“可重复性危机”与学术不端

2021-04-01  作者:特约记者 陈劲松

 
 
  “可重复原则”是科学实验的一个重要原则。对科学家的调查表明,科学实验“可重复性危机”是存在的。那么,科学实验可重复性危机究竟是如何造成的呢?可重复性差的科学实验应该发表吗?如果发表,是否一定属于学术不端?可以采取哪些措施,从源头上解决科学实验可重复性危机,以避免学术不端?3月23日,华南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肖显静做客南方科技大学人文科学中心,以“科学实验的‘可重复性危机’与学术不端”为题,针对生态学实验中的具体案例,与南科大师生就上述问题进行了阐述。
 
  肖显静教授结合语义分析,尤其是具体的科学实验案例,明确指出科学实验“可重复”的三种表现形式及其内涵:一是科学实验的“可重现 ”,二是科学实验的“可再现 ”,三是科学实验的“可复现”。一般而言,“可再现”是科学实验实施规范化的基础性要求,“可重现”是科学实验认识真理性的必要性规范,“可复现”是科学实验面对复杂境况下的认识有效性对策。它们是一项科学实验被科学共同体接受的基础,完成着不同的功能,有其各自的重要性。
 
  肖显静教授以生态学实验为例阐明实验“可重复原则”的应用策略:“不可重复的”生态学实验,不可强求其“重复”,但如果是人为造成的,则应该加以改善。“可重复的”生态学实验,如果代价不大,可以按照“可重复原则”进行“重复”实验,否则,可以另辟新径,进行“对照实验”或“自然重现”。在贯彻“可重复原则”的过程中,不能偏爱生态学实验的“可重复性”,有意地进行生态学实验室实验或者生态学微宇宙实验,而较少进行中宇宙实验、宏观宇宙实验乃至野外微宇宙实验,降低乃至牺牲生态学实验的“真实性”。不能偏爱生态学实验的“真实性”及其论证,如偏爱显著性,高估“显著性功效”,损害其“可重复性”。由此,应量化“显著性功效”,发现显著性偏爱,避免这一点;不能偏爱生态学实验的“正面”结果而嫌弃其“负面”结果,弃“负面”结果于不顾,进而不采取“可重复原则”对此进行“重复”实验。这种生态学实验“可重复原则”的应用策略与传统科学是不一样的。
 
  近年来,随着跨学科和交叉新兴学科的快速发展,“可重复原则”在科学实践中确实遇到一定困难和挑战。肖显静教授的研究以及相应对策,对于解决科学实验的“可重复性危机”、杜绝学术不端行为,无疑具有重要参考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