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智库平台 > 列表

清华大学:中国智库透明度评价

作者: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 朱旭峰

 努力提升中国智库透明度
 
◤什么是智库独立性呢?什么情况是智库丧失独立性的表现呢?简单说,判断智库独立性的标准就是看智库是不是“拿谁的钱,替谁说话”。因此,为保证智库的独立性,智库运行体系中多元主体间的制衡与问责机制成为保障智库独立性的关键因素。
 
一、智库独立性与透明度
 
  在智库运行体系中,政府、资助基金、学术共同体、媒体分别代表着“政策”“资金”“知识”“传播”四个不同的社会领域。智库处于上述多元社会领域的边界地带,成为了汇聚政策流、资金流、知识流、信息流的“边界组织”,以实现对不同社会领域的划界和架桥的功能。智库理论界和实践界普遍认为,智库为了实现不同社会领域的边界组织职能,就必须具备独立性和影响力这两个相辅相成的关键要素。
 
  但是,目前大部分研究往往关注如何评价和提高智库影响力问题,对如何提升智库独立性的研究相对匮乏。在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提出相关建议时,学界仅仅呼吁“保障、提升智库独立性”。容易将“独立性”当作智库建设的一句政治正确的口号。那么什么是智库独立性呢?什么情况是智库丧失独立性的表现呢?
 
  本文将智库丧失独立性的概念界定为:智库为了获得政府、政党、产业或利益集团的资助而公开为其代言,做出有违政策研究客观性、有损公共利益的政策建议或倡导行为。简单的说,判断智库独立性的标准就是看智库是不是“拿谁的钱,替谁说话”。因此,为保证智库的独立性,智库运行体系中多元主体间的制衡与问责机制成为保障智库独立性的关键因素。
 
  本文提出“智库透明度”的概念,将提升智库透明度作为保障智库独立性的关键因素。这是因为,如果智库将自己的活动、观点以及财务信息向全社会公开,就便于社会监督其资金来源和其观点之间的相关关系。我们希望通过探索智库透明度的准则和行动指南,为中国智库透明度的提升提供参考。为此,本文建议,应通过提升中国智库透明度,以保障独立性,进而提升智库的政策研究质量,发挥出智库的社会职能。
 
二、中国智库透明度评价
 
  中国智库亟待重视透明度建设。近年来,中国智库蓬勃发展,普遍重视通过智库网站、微博、微信平台,主动公开基本信息,扩大智库知名度。但是,我们也发现,中国相当一部分智库在网站建设方面存在信息更新不及时、不全面的问题,中国智库透明度建设亟待加强。通过第三方评价机构对中国智库透明度进行评估,不失为一条提升中国智库透明度探索之路。
 
  鉴于此,清华大学课题组近期作为第三方评估机构,对中国100家知名智库的透明度进行初步的评估,并主要评价了包括基本信息、研究活动信息、财务信息和信息公开平台在内的智库透明度水平。
 
  《中国智库透明度报告》中入选的100家智库,包括中央党政智库23所(主要为中央直属或党政机关下属事业单位智库);地方党政智库40所(主要为省级政府社会科学院和发展研究中心);社会智库20所;高校智库17所。这些智库涵盖国家高端智库建设首批试点的25家智库,也包括宾夕法尼亚《全球智库报告》、中国社会科学院《全球智库报告》、上海社会科学院《中国智库报告》等多家智库评价机构公布出来的上榜智库。
 
  1. 中央党政智库透明度排名(Top15)前十五名分别是中国社会科学院(90.91,此为透明度分值)、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86.36)、国家行政学院(86.36)、中共中央党校(77.27)、国家信息中心(77.27)、中央编译局(77.27)、中国科学技术协会(77.27)、外交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72.73)、当代世界研究中心(68.18)、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68.18)、新华社瞭望智库(59.09)、赛迪智库(59.09)、中国工程院(54.50)、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54.50)、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研究院(50.50)。
 
  2. 高校智库透明度排名(Top15)分别是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77.27)、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77.27)、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77.27)、清华大学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72.73)、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68.18)、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68.18)、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63.64)、武汉大学发展研究院(63.64)、复旦大学发展研究院(63.64)、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63.64)、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59.09)、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50.00)、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50.00)、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50.00)、北京大学林肯研究院城市发展与土地政策研究中心(45.45)。
 
  3. 社会智库透明度排名(Top15)分别是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95.45)、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95.45)、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90.91)、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81.82)、察哈尔学会(77.27)、盘古智库(72.73)、中国金融40人论坛(72.73)、中国经济50人论坛(72.73)、公众环境中心(72.73)、21世纪教育研究院(72.73)、一带一路百人论坛(68.14)、中国与全球化智库(63.64)、零点咨询(63.64)、洪范法律与经济研究所(63.64)、中国指数研究院(63.64)。
 
  4. 地方党政智库透明度排名(Top17)分别是上海社会科学院(90.91)、安徽省社会科学院(86.36)、广东省社会科学院(81.82)、贵州省社会科学院(77.27)、北京社会科学院(72.73)、内蒙古自治区社会科学院(72.73)、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72.73)、湖南省社会科学院(72.73)、江苏省社会科学院(72.73)、安徽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68.18)、云南省社会科学院(63.64)、甘肃省社会科学院(63.64)、青海省社会科学院(63.64)、湖南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63.64)、福建省社会科学院(63.64)、河北省社会科学院(63.64)、河南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63.64)。
 
三、提升智库透明度的政策建议
 
  结合中国智库透明度报告,我们提出以下政策建议,以求对中国智库透明度的提升提供有益参考。
 
  1. 对于智库界及智库自身,建议建立智库透明度规范。
 
  智库界应形成有关智库透明度的认知、认同,并通过联合声明、行动宣言、行业规范等形式,引起智库界的广泛重视。智库自身对智库透明度的重视,来自于智库界的规范倡导,也来自于智库自身切实感受到智库透明度对其知名度、影响力、独立性支撑的公信力的提升。建议各家智库聘请专人或专设内部机制发布智库产品和信息。建议各家智库建立“智库年报制度”,向社会报告智库活动和财务信息。
 
  2. 对于智库上级管理机关,加强智库的透明度管理。
 
  建议党政智库的直属、挂靠单位能够从智库透明度的角度,对主管智库的发展予以引导、协调。建议民政部切实推动社会智库的社会团体身份的申报工作,同税务部门就社会智库的免税资格开展研讨,并将智库信息的透明公开作为获得免税资格的核心。高校智库透明度整体发展水平较低,建议教育行政主管部门能够在高校智库建设行动计划的基础上,增加对高校智库透明度建设的考核,尤其是对高校智库财务信息公开予以重视,提升高校智库透明度。
 
  3. 对于智库经费资助方,完善各类基金资助制度。
 
  建议智库政策研究相关的各类基金资助机构能够在资助经费的申报、立项、结项的要求中,增加智库透明度相关的指标,增加对资助成果研究的经费来源、使用情况等信息公开等要求。在资助立项前根据智库已公开的资金和活动信息审核智库资格,在资助立项后规范资助课题研究成果的鉴定、发布、上报等流程。
 
  4. 对于智库评价和研究者,建议将智库透明度作为重点考察范围。
 
  建议智库理论研究关注智库透明度与其影响力、独立性的关系这一理论问题,通过对这一理论问题的研究,增强各类智库评价机构对智库透明度的认知,并进一步在评价指标体系中予以体现。由此形成推动智库信息公开透明的合力,构成智库透明度提升的外部压力机制。
 
  5. 对于政府决策部门,提高政府决策和咨询活动信息的透明度。
 
  通过提升智库透明度建设提升政府政策咨询活动的透明公开。社会对智库的政策研究、咨询、观点报道等活动的关注,本质上是社会各界对政府决策咨询和决策过程的关注和期待。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是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部署。在此情景下,通过提升智库透明度,推动政府决策的透明公开,有助于社会各界对政府决策的认知、认可和信任。
 
《社会科学报》总第1546期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