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智库平台 > 列表

智库如何获得长期的政策影响力

作者:圣弗朗西斯泽维尔大学布莱恩·马尔罗尼政府研究所主任、加美关系主席 唐纳德·埃布尔森

  研究的质量、沟通的重要性,以及将利益相关方纳入进来,这三个因素组成的战略能不能够保证智库运作的成功呢?其实并不一定。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智库不考虑这三个因素的话,就会有更大失败的可能性。
 
  政策影响力是智库影响力的核心,体现为智库介入公共政策过程的深度和广度。智库如何获得长期的政策影响力?即如何对政治经济带来影响,以及如何避免政府出错?我想就这些相关问题谈谈我的看法。
 
不能仅依靠智库排名来判断智库优劣
 
  首先我想谈的是智库不要去做的一些事情,我不是要批评智库,但是大家知道智库的一些实践者和学者,他们非常依赖全球智库的排名,通过这个排名来看哪个地区哪个智库达到什么标准才能脱颖而出,得分高的就是成功的智库,得分低的就不是了。然而作为学者,我们还需要去看看这些排名里面的指标,包括他们的产出以及这些专家是不是反映了不同利益相关者的一些价值观。我不想单独说某个排名,但很多排名都是主观的,它们不是特别具有科学性,科学研究要讲究质量和严谨,所以不能仅仅依靠国际排名来决定哪个智库是最成功的智库,哪些智库的影响力最大,因为实际上我们还没有仔细思考过影响智库质量的所有因素。比如关于智库怎么样影响公共政策和公众的观点,这些因素在排名中可能是无法反映的。智库领导人这个职位不好当,如果他们到大公司去任职的话,他的工作是更简单的,因为在公司里他的工作是可以比较的,总有一个衡量的指标,但是在一个非盈利的世界里面,你做了什么成就是很难展示的。
 
智库评价要回归智库发展的基本面
 
  我们对于智库评价的标准应当要回归基本面。
 
  第一,就是智库的研究质量。关于智库的可靠度、可信度,最重要的就是它研究的严谨性。回顾一下历史,看看北美、亚洲和世界其他地区的智库发展历史,我们就可以看到,建立这些智库背后的动机,就是帮助政府、政策制定者思考复杂的议题,要实现这个目标,就需要智库组织一些有才华的研究者,确立一致的研究目标,通过严谨的学术方法来达成研究目标。同时,他们还要出版一些刊物。
 
  第二,沟通同样会影响我们的理念。我想起在谈论房地产投资回报率的时候,有一句话就是要看三点:“地点、地点、地点”。同样的对于智库,最关键的问题也是三点:“沟通、沟通、再沟通”。要想产生影响,对于智库而言,就必须有效地在不同的市场和领域进行竞争,必须利用社交媒体和其他的媒体,让我们的声音被其他人听见。美国和加拿大的智库花了几百万甚至几亿美元来专门跟媒体做沟通,为什么?因为沟通是值得的,营销沟通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比如,聘任记者或者媒体界的名人帮助他们传达信息。
 
  第三,将利益相关方纳入进来。利益相关方就是政策制定者、媒体,或是某个领域的领袖,包括凡是能从我们的一些专业意见中受益的人。智库的沟通并不是出售阴谋论,而是要和其他机构进行竞争,我们必须有一个考虑到不同利益相关方的计划,包括捐赠方和受益者。而且,如果智库之间不相互交流,而只是关注某一个群体,智库就没有办法在政治和政策格局当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那么,研究的质量、沟通的重要性,以及将利益相关方纳入进来,这三个因素组成的战略能不能够保证智库运作的成功呢?其实并不一定。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智库不考虑这三个因素的话,就会有更大失败的可能性。
 
不确定性加剧导致智库思想市场竞争
 
  智库对于在思想市场中的激烈竞争已有明确的理解,为了能够对于社会有一个更长期的影响,我们需要针对合适的群体在合适的时机以合适的形式呈现这种影响。智库与其他的组织、个人进行竞争,以期脱颖而出,但世界在朝夕之间就会改变,可能会有不同的领导人上台,有的智库可能之前受到过政府的大力支持,但是也可能一夜之间就需要重组、重新改革,需要重新思考怎样对社会带来更大的影响。
 
  此外,智库输出的一些产品,不论是刊物还是报告,还有对于政府的政策建议,是有别于政策输出的。如果只是根据媒体引用率来评价或排名智库,也是不全面的,但至少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一个智库成功与否。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可以去评估政策或思想在何时会对国家和社会带来更多的影响,就可以更加清晰地把握智库未来的发展趋势。(李凌/整理)
 
《社会科学报》总第1632期3版   
未经允许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