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智库平台 > 列表

2013-2017年中国智库发展与评价

作者:上海社会科学院智库研究中心《中国智库报告》项目组

 
  自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正式提出“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建立健全决策咨询制度”以来,已有五度春秋。由上海社会科学院智库研究中心组织编撰的《中国智库报告:影响力排名与政策建议》(以下简称《报告》)也进入了第五个年头,可谓与中国智库发展同行。
 

WDCM上传图片

 
  五年来,《报告》紧密围绕党和政府对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提出的新要求,聚焦智库建设的年度主题,通过建构富有中国特色的智库评价体系,对当年中国主要智库的影响力做出排名与评价,向决策者和资政服务用户展现智库发展的特色、特点与特长;《报告》主动关切智库建设的理论创新与实践前沿,冷静客观地分析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现状与趋势,为智库建设者和相关从业人员提供行业发展的动向、标准与经验,为进一步完善智库发展的政策环境,加快推进智库新政落地提供具有前瞻性与操作性的对策建议。
 
2013年:中国活跃智库的基本特征
 
  为了顺应决策过程科学化、专业化、民主化的新趋势,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建立健全决策咨询制度”的22字方针,旨在通过建立更为有效的决策咨询体系,以应对日益复杂且迅速变化的国家治理挑战。
 
  这一年也是《报告》的首航之年。上海社会科学院智库研究中心在陆续出版了多部智库研究专著和译著的基础上,于2014年初发布了《2013年中国智库报告》(以下简称《报告2013》)。针对当时决策咨询界讨论的比较多的,诸如中国到底有没有智库,如何界定中国智库,以及中国智库究竟有多少等问题,《报告2013》对智库的定义、标准、分类和发展阶段进行了全面的阐释,创造性地提出了活跃智库的概念,认为持续运行三年及三年以上,并对公共政策和社会公众具有一定影响力是活跃智库的显著特征,否则就是僵尸智库。《报告2013》首次对中国活跃智库的主要类型、地域分布和成立时间等做出统计分析,回顾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智库发展的五个阶段,刻画了中国活跃智库发展的基本面貌。 
 
2014年: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特”与“新”
 
  自2014年下半年起,“智库热潮”涌现,可谓方兴未艾。实践创新也带来了理论思考,例如何谓“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如何理解“特色”和“新型”,“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功能与价值何在,又与西方智库有着怎样的区别,这些问题至关重要,如果回答不了,无疑会阻碍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
 
  为了回应智库实践提出的问题及思考,上海社会科学院智库研究中心发布的《2014年中国智库报告》(以下简称《报告2014》)在走访调研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等多家重量级智库之后,把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特”与“新”确立为报告年度主题。《报告2014》认为,中国特定历史与国情条件下形成的智库格局、内涵与功能构成了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特”。而中国特色新型智库之“新型”,主要是针对“传统”而言,具体体现为四层含义。第一层含义,指智库研究成果必须以理论创新为基础,表明决策咨询研究离不开学术研究的有力支撑。第二层含义,指智库研究应以科学决策为目的,体现知识与政策的结合,表明“科学制政”必先于“科学执政”。第三层含义,指智库研究应体现决策咨询研究的问题导向与前瞻性,表明智库研究必须具有实践意义与可操作性。第四层含义,指智库研究应成为专家学者深度参与公共政策制定的过程,表明权力与知识互相结合的可能性、必要性与重要性。基于此,《报告》进一步提出了“咨政”、“启智”、“制衡”、“聚才”、“强国”的中国特色新型智库五大功能和作用。这些关于“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内涵的深层解读与思想观点,引领智库建设理论思辨之新风,为智库建设提供了理论借鉴与实践参考,同时也通过各种渠道,为《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草案)》所吸纳。 
 
2015年:国家治理与中国特色新型智库
 
  2015年1月,中办、国办联合发布《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简称《意见》),这是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一份纲领性文件。《意见》对智库建设的目标和任务提出明确要求,指出“到2020年形成定位明晰、特色鲜明、规模适度、布局合理的中国特色新型智库体系,重点建设一批具有较大影响力和国际知名度的高端智库……充分发挥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咨政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重要功能。”智库建设被提到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高度,具备明确的定位、功能、目标和任务。与《意见》同时期公布的还有首批25家国家高端智库建设试点单位,旨在发挥“领雁效应”,为其他智库的建设与发展树立标杆。
 
  上海社会科学院智库研究中心从全国智库建设热潮中冷静地捕捉信息,深入思考智库建设对于提升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的重要作用,把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确立为《2015年中国智库报告》(以下简称《报告2015》)的主题,将社会关系理论与中国智库发展实践相结合,创造性地提出“圈层模式”,用以解释和刻画中国智库在参与国家治理过程中呈现出来的多元化特点。《报告2015》指出,按照智库与决策者之间的亲疏关系以及“智政渠道”通畅与否,中国智库围绕着决策权力核心形成了以党政军智库为主的内圈层、以科研院所智库为主的中圈层和以高校智库为主的外圈层,社会智库则非均匀地分布在各圈层中,对其他智库发挥着“鲶鱼效应”。位于不同圈层的智库,会采用截然不同的营运策略,以最大限度地发挥自身在决策咨询体系中的作用并持续扩大智库的影响力。“圈层结构”的提出对于理解中国智库运作特点,突出中国智库运行特色与规律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同时也得到了智库业界的认可与引用。  
 
2016年:政策创新与中国特色新型智库
 
  在《意见》发布之后的一年里,各地区、各系统都开始根据《意见》精神制定适宜本地区、本系统的智库建设意见与实施办法,地区智库、系统内部智库的发展迎来了新契机。与此同时,中央和地方层面也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旨在促进智库体制机制创新的政策,为优化智库发展环境、突破智库发展的制度藩篱创造条件。2016年先后出台的智库新政主要有:《关于进一步完善中央财政科研项目资金管理等政策的若干意见》、《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关于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实施意见》、《关于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见》等,这些新政分别从完善智库科研资金管理、促进智库人员流动、提高智库人员收入、激励智库创新有为等多个方面,形成推动智库发展的合力。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外事活动和正式外交文件中,也多次强调“加强各国间的智库交流与合作”,为智库跨国合作交流与发挥民间外交功能开辟通道。
 
  上海社会科学院智库研究中心在《2016年中国智库报告》(以下简称《报告2016》)中,对国家层面以及主要地区、系统层面的“智库新政”做出归纳与梳理,并对智库新政可能产生的影响作出预判。基于国内60余家主要智库实地调研与专家访谈,《报告2016》分析指出,当前中国智库建设存在“冷热不均”现象,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上热下冷——国家高层对智库建设热情高涨,地方政府积极性相对较低;外热内冷——体制外智库建设热火朝天,体制内智库推进改革积极性不高;库热智冷——相比于内容建设与质量提升,智库发展更热衷于形式传播和数量扩张;见物不见人——管理机制僵化,导致对人的激励缺乏,智库从业人员整体收入水平不高。对此,《报告2016》建议:加快完善我国决策咨询体制,在充分总结国家高端智库试点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出台配套政策,去除体制掣肘,促使两办《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得到切实贯彻。
 
2017年:新时代与中国特色新型智库
 
  2017年11月,党的第十九次代表大会顺利召开,吹响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号角。新时代对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与发展的阶段性目标作出了全新的阐释与规划,也对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出了新的要求。这意味着智库只有不断提升资政能力,才能积极回应新时代提出的问题,完成新时代交付的任务,从而肩负起用思想引领新时代的使命与责任。
 
  为了体现新时代对智库建设提出的新要求,《2017年中国智库报告》(以下简称《报告2017》)聚焦新时代与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主题,分别从智库内部的体制机制改革、社会的主要矛盾就是智库的主攻方向、智库人才队伍建设、智库与媒体融合发展,以及中国智库如何引领国际话语权等五个方面,深入阐述了新时代与中国特色新型智库之间的内在联系。与此同时,针对国内“言智库必谈欧美,似乎欧美智库的今天就是中国智库的明天”的舆论导向,《报告2017》旗帜鲜明地指出,各国智库的发展道路和模式都是独特的,就像每个国家都有着自己不可替代的历史与文化,智库的发展也没有统一的道路和模式可循,适合国家发展的模式就是这个国家的智库应当选择的模式,所以中国智库发展不必学走西方道路,应当坚持自己的文化与传统。
 
《社会科学报》总第1632期3版   
未经允许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