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智库平台 > 列表

中国智库要进行自我现代化革命

  在当今国际秩序急速转变、新技术颠覆性发展、全球治理模式加快变革的新时代,中国智库如果不进行一场自我现代化革命,其在公共决策中的地位作用将被弱化,服务国家战略需求的使命也难以实现。因此,在全球视野下,加快中国智库现代化建设,当前关键是要紧紧围绕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发展的要求,站在时代前沿,以改革创新为动力,采用新技术方法,加强前瞻性研究,力求做到“精益求精、注重科学、讲求质量,切实提高服务决策的能力水平”,充分体现智库的“高见、先见、远见、创见”,不负党和政府对智库的期望和重任。
 
  创新发展理念,促进多元化发展 
 
  在公共政策研究领域激发广大智库的积极性、创造性,需要智库管理部门创新发展理念,顺应中国社会转型发展趋势,积极探索一条中国智库多元化发展的道路。 
 
  中国智库在向现代智库转型过程中,需要有一个组织形态多元化、类别多样性的政策咨询市场,建立一个良好的智库生态圈,组织背景多元化的各类智库机构发挥其自身影响力和自身优势,不同的智库不仅可以是政策观点的竞争者,还是取长补短的合作者,共同承担着向政府提供智力支持的任务。 
 
  这需要政府决策部门和相关智库管理部门积极借鉴政府对企业实行“放管服”改革的方式,为智库机构发展赋予更多的自主权,特别是对科技、经济类智库放松管控。比如在选题上,既要有具体的要求和指导,也要留出空间给智库自主选题。在研究内容上,不要设置太多的条条框框,要鼓励智库客观、独立地进行第三方研究,提倡不同政策建议的切磋争鸣、平等讨论。
 
  突出专业优势,打造特色 
 
  当今时代,各种智库应运而生,蓬勃发展。不同类型智库要把握自身特色,发挥优势,精准有效地服务党和国家科学决策、民主决策。比如,以社会科学理论研究为主的科研院所和高校必须突出强项长板,发挥理论创新引领的优势,利用特色学科优势打造专业智库品牌;以应用研究为主、面向区域政策咨询市场的社会智库和企业智库必须更多体现其“小而精”的专业研究特色,更好发挥其社会服务功能。比如,“一带一路”倡议,全国有几百家智库都在研究,但不同智库按照专业、国别、领域等不断细分产生出各具特色的研究成果。在中国智库现代化发展过程中,不同类别的智库要深耕各自的专业领域,结合社会需求和自身资源特点,着力打造特色鲜明的智库品牌。
 
  强化科学管理,建立现代运行机制 
 
  智库作为生产思想和产出公共政策的组织形式,具有独特的发展规律,需要加强适应自身特点的科学管理。中国智库在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要根据各类智库不同的发展模式,建立完善现代化的管理制度,形成高效有序的内部治理机制。建议赋予各类智库机构更多的改革自主权,鼓励智库机构制定以智库人才为中心的经费使用、成果评价、人事考核等管理制度,实现以研究项目负责制为重点的考核激励机制,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扁平化管理方式。当前大多高校智库是依附于高校的二级研究机构,不是独立法人,在内部管理上面临人员评聘、经费使用等多方面的限制,建议在政策许可的范围内,允许高校智库机构以社会智库、企业智库的形式独立注册成法人。此外,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智库机构可参考鼓励体制内科技人员停薪留职出去创业的政策,鼓励社会影响力较高的资深智库人才创办各类专业化的社会智库。
 
  培养复合型人才,提升核心竞争力 
 
  建设世界一流的现代化智库,人才是最关键的要素。现在公共政策制定不仅需要社会科学人才,还需要自然科学、工程科学、医学等学科人才共同联合研究。现代化智库需要海纳百川,吸纳各种学科和实践背景的研究者,乃至各国研究者,实现人才的国际化、多元化。 
 
  这些复合型国际化的人才一方面需要不拘一格地招聘引进,另一方面更需要内部培养。
 
  建议当前有条件的高校智库和社科院智库可重点试点招录相关政策分析专业的硕士博士研究生,作为智库的储备人才加以培养。党政类智库机构与高校联合建立博士后流动站,专门培养智库后备人才。建议增设高校研究员职称系列,鼓励高校老师专门做智库研究,实现智库机构人员和政府部门工作人员“旋转门”机制制度化,实现行政级别与研究员职称之间的相互套用等。
 
  运用新技术赋能研究方法和传播手段 
 
  智库应高度重视大数据、互联网、人工智能等科技革命给研究方法带来的革命性变化,吸纳掌握新技术的人才,加大新技术的软硬件投入,不断利用新技术更新方法论。
 
  要高度重视智库成果的传播。打造门户网站、微博、微信,乃至包括外文网站和社交平台的全媒体平台,扩大智库与学者的影响力。中国智库现代化建设一定是融合在国际化进程中的,也一定是要在国际舞台上发挥影响力和话语权的。主动地设置国际性议题、开展国际合作交流、成为我国公共外交的重要主体,关键是要提升中国智库国际传播力,主动在国际舆论上发声,当前重点是借助互联网技术、利用新媒体,更好地与各类国际组织联系,建立各种交流合作平台,开展对国际性议题的讨论和前沿性问题的研究,在这个过程中,充分利用好中国几百万留学人员和留居海外的华侨,对接国际话语体系,从超越意识形态的人类共同发展面临问题的高度去推进交流合作。 
 
  研究制定标准,推进现代化建设 
 
  中国智库现代化建设是一个全新的课题,当前大家的认识还不统一,与时俱进地认识现代化智库建设的要求,有必要对智库现代化建设的内涵特征、标准以及相关指标体系作客观的研究,建议有关学术研究机构从全球智库发展趋势着眼,立足中国智库发展实践,对智库现代化形成一套可测量可评估的指标体系,政府智库管理部门可认真研究制定智库现代化建设标准,积极引导中国智库健康发展。 
 
  我们相信,随着中国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深入推进,中国智库一定能在“第五个现代化”发展进程中发出绚丽的光彩。 (节选自《2019 年中国智库报告》)
 
  《社会科学报》总第1708期3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