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青年视点 > 列表

杨海波:“黄金法则”和“不伤害原则”仍须精细化

作者:武汉理工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 杨海波博士

◤不论是“黄金法则”,还是“不伤害原则”,尽管直观想法很好,但若直接应用于实际案例,仍然会有困难。

 

    社会中的每个人都不可避免与外部社会有各种各样的联系,因此,恰当地规定人和人之间的规矩或规范就十分重要。换句话说,一个人的言行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是自由的或被许可的呢?如果我们对此问题有了一个清楚的标准或原则,不难看出,我们对什么样的言行是被禁止的、什么样的言行是应该鼓励的这样两个探讨人的行为方式规范的问题也就有了答案。毕竟,“应该鼓励”、“被许可”与“被禁止”这三个道义词汇之间的逻辑关系很清楚。对于一个行为来说,这三种道义性质也穷尽了所有的逻辑可能,而且彼此可以相互定义。比如,偷盗是被禁止的当且仅当不偷盗是应该被鼓励的;诚信做事是应该鼓励的,当然也可以得出诚信做事是被允许的,不诚信做事是被禁止的,等等。
 
  针对上述问题,古今中外有许多思想家给出了自己的原则标准。最著名的原则就是道德的黄金律令,中国的孔子、西方的《圣经》中以及康德都表达过类似的思想。孔子在《论语》一书中说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圣经》中也有:“你希望他人怎么对待你,你就怎样对待他人”以及“你不希望别人怎么对待你,你就不要那样对待别人”。著名西方哲学家康德则以更为精致的形式表述了类似的想法。康德认为,每个人都依照某种行事准则(可以表达为:在何种情况下为了某种目的而做某种特定的事情)来做事情。现在考虑你是否愿意你的行事准则变成为普遍的自然法则。换句话说,你是否愿意所有人普遍地在这种特定情况下都做相同的事情。如果你愿意,那么你在此情况下为了此目的而做这样特定的事情就是被允许的,否则就是被禁止的。不难看出康德的想法更为精细,涵盖面也更为广泛,它不仅为涉及他人的言行提供了规范,也为只涉及自己的言行提供了规范。
 
  假定每个人都不愿意受到伤害,那么根据黄金法则,自然的就可推理得到:只要我们不要去伤害别人,我们的行为就是被许可的。而“只要你的行为不伤害别人,你的行为就是自由的”这一想法恰是功利主义伦理学的奠基人哲学家穆勒在其1859年的名著《论自由》一书中提出的“不伤害原则”。我国著名的思想家、翻译家严复先生在1903年曾把此书翻译为《群己权界论》。从严复先生翻译的书名就不难看出,穆勒主要探讨个人与社会的权利界线。一个世纪以来,没人否认穆勒的这本著作是探讨自由观念领域中最为重要的著作,其中穆勒对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以及经济自由主义等的辩护影响深远。在整个著作里,穆勒反复地强调了:一个人行为若不伤害他人,他人便无权干涉,此行为便是自由的;仅当自己的行为伤害他人利益的时候,他人才有权干涉他的行为、限制他的行为自由。
 
  穆勒的“不伤害原则”简单明了、清晰明确,并且是广为接受的伦理学黄金法则的一个直接推论。我们的父母、老师不是也常常教导我们:不要伤害别人就行,所以,此原则也与日常直观十分吻合。在指导人们行为时,这是一个更为直接的判定自由与否的行事原则。只要我们的行为不伤害别人就是被允许做的;只要我们的行为伤害他人就是被禁止的;而不做伤害他人的行为是应该被鼓励的。
 
  但不幸的是,如此符合直观的一个自由原则依然存在着理论反例。有时候,一个行为虽然会伤害别人,但此行为也是自由的。比如两个人竞争同一职位,此时伤害不可避免,但我们不应该说竞争行为应该被约束。另外,虽然有些行为并不伤害他人,但这样的行为也不被许可。比如我们要求开车必须系安全带、必须交医疗保险、晚上12点之前必须回宿舍就寝等。这些对行为的约束并不是怕你伤害到他人,而是为了保护自己。如此看来,不论是伦理学的“黄金法则”,还是穆勒的“不伤害原则”,尽管直观想法很好,但若直接应用于实际案例,仍然会有困难。作为实际使用的行为规范,两个漂亮的想法则仍须进一步的精细化。
 
《社会科学报》总第1574期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