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青年视点 > 列表

你为什么不喜欢在群里说话?

作者: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人文社会发展学院副教授 陈 辉

你为什么不喜欢在群里说话?反思通讯革命中的人际交往

  依托微信、QQ等通讯工具,人际交流愈发便捷,很大程度上减弱了时间和空间因素对人们沟通交流的限制。微信群、QQ群交流方式,更是极大改变和拓展了人际交往特别是多人互动的规则和逻辑。
 
  当你闲下来的时候,可以好好看看自己每天与多少个人进行信息交流,自己身处多少个群,能否回忆起每个群何时建立或进入,建立原因是什么?活跃的群有多少,寂静的群有多少?有多少群用过一次就沉没了?
 
  你喜欢在群里说话么?可能更多人的回答是:不!
 
  很奇怪,许多人热衷看群动态,却不喜欢在里面说话。表面上,这可能是性格喜好问题。从深层次来说,这种喜好反映着现代通讯技术对人们交流方式、交流能力的革命性改变。为理解这个问题,有必要拉长逻辑分析链条,在比较传统、现代不同沟通媒介的基础上,考察手机、微信、QQ等沟通媒介的特征,进而分析微信群、QQ群等现代工具如何改造了人际交往。
 
  很大程度上,有些人不喜欢在群里说话,既可能是因为拒斥,也可能是交往能力的退化。
 
  一
 
  传统人际互动方式,以面对面为主,语言是媒介——当然还包括肢体语言。面对面互动,从空间上看,要共同在场,从时间上看,要共同发生,具有即时性。这种互动在持续的时间流中完成,开始和结束的具体时间都明确。
 
  非面对面交流,或者说异地交流,则必须要有媒介。传统型的非面对面交流,主要媒介有两种,一个是人,另一个是书信。
 
  人们偶尔说:“帮我捎个话”。捎话,中间人参与进来,充当媒介的角色。要么是中间人和双方都比较熟悉,可以知晓内容,要么是捎话内容可以公开。如果想增加私密性,就要采用新媒介。所谓鸿雁传情,就是为了解决二人之间直接的私密情感交流问题。绵绵情话,是没法让人捎的。
 
  书信是人类交往史上的一项伟大发明,从此人与人之间的非面对面交流有了一个稳定媒介,文字交流成为了语言交流的补充。文字交流和语言交流的重大区别在于:语言交流更能反映人的情绪、情感,具有更强的直接性和应激性;文字却不一样,因为有更多时间进行琢磨,当想法转化成文字,许多情绪就被过滤或隐藏了。一样的内容,直接说出来和写出来,效果往往不一样。例如,两个人激烈吵架,这种语言交流,几乎把双方所有的情绪和能量都调动起来,大脑转速是极高的,肢体语言是丰富的,周边看客也是极其满足的。如果这两个人把吵架的语言转化成文字,那么吵架的激烈效果就会降低很多,看客恐怕也会觉得索然无味。
 
  与面对面的语言交流相比,写信方式因为受制于交通因素影响,沟通节奏比较慢。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极大提高了非面对面交流的效率。电报的发明,提高了文字交流的效率,媒介是电波传递的一些密码,在终端译成文字,可见,发电报本质上还是文字交流。也正是从这个角度讲,电话的发明才更具革命性。它使人与人之间在不同空间中的即时语言交流成为可能,除了看不见对方的脸,其他方面和在场交流一样。现在有了视频电话,表情都看得见,身处异地的人完全可以进行“面对面”沟通,仿佛“在场”一般,真正实现了天涯若比邻。
 
  二
 
  在近几十年的通讯革命中,手机发明是一个大事件。
 
  首先登场的是非智能手机,尽管功能单一,但革命性不可低估。打电话和发短息两项功能,塑造着现代社会非面对面人际沟通的基本面貌。具体来看,手机的电话功能,实现了人机捆绑,使更为便捷高效的人际异地即时语言交流成为可能。手机的短信功能,复兴了人与人之间的文字交流方式。尽管打电话更直接,但是文字交流并没有在现代科技发展中被边缘化。相反,它更大程度上彰显了自己不可替代的功能和优势。智能手机登场后,诸多衍生功能被开发和应用,但毫无疑问,打电话和发短信这两项功能的核心地位仍不可撼动。
 
  智能手机则是这场革命中的后起之秀。依托智能手机平台,微信横空出世。不同于打电话以时间计费、发短信以条数计费,微信平台的人际交流以流量计费,这极大降低了人际沟通的经济成本。对微信用户来说,这一改变可谓喜忧参半。喜的是,以前人们发短信,费的心思要多些,尽量做到意思完整,文字精炼,用词准确。一条一条发,你来我往。现在则比较随意,可以更加畅快、自如地交流,比如先发出“好”,紧接着再发个笑脸。信息交流的聊天属性增加了,可以找到类似现实中即时交流的感觉。忧的是,信息沟通的效率降低了,无主题交流增多了。
 
  语音信息功能是微信的另一个亮点。以前信息是文字版,只有打电话才能听声音,现在语音也可以发送,不用“捎话”了。两个人基于语音信息进行交流,但不是在持续通话过程中完成,或者可以理解为:通话被切割了,每个片段之间,都有了时间间隙。这个间隙可长可短。可以选择立即回复;如果忙,可以闲下来回复;不想马上回,就拖一会再说;没想好的,就琢磨一会。正在回复语音信息的时候,感觉说错了话,就手指上划,取消本次语音。刚发出语音,感觉不妥,可以马上撤回。以前,说出的话就是泼出的水,现在则是覆水亦能收回。基于语音信息的沟通交流,即时性大大下降,深思熟路的理性思考增多了,情绪被更多过滤,说话的艺术性仿佛增加了,但率直率真减少了。
 
  微信沟通中,既可以用语音,也可以用文字,但有趣的是:经常使用语音的人并不多。为什么呢?对此,常见解释有以下几种。首先,发语音是方便自己,难为对方。对方要凑着耳朵听,用外放又可能被他人听到。如果对方在上班、开会,就不方便获取信息内容。所以有人说,除非是自己没办法打字,或者是想给对方唱歌,才会发语音。其次,有人认为,发语音时,琐碎信息多,不简练,发文字时,经过充分组织、遣词造句,更能准确表达信息。最后,有人认为,是否发语音,得看对象,是否足够熟识。关系一般的同事、熟人,都不习惯语音交流,否则自己和对方都感觉怪怪的。赞成这种观点的不在少数,但奇怪的是,其实许多夫妻之间也不喜欢发语音,看来亲密度只是一个方面。
 
  以上解释都各有侧重,但综合来看,语音也好、文字也罢,其实都是沟通的媒介。媒介的使用习惯,主要与沟通对象、目标和情境有关。在沟通对象方面,每个人的语言表达能力和文字表达能力有差异,文字表达能力弱的,很难快速把意思转化成文字,那么直接发语音更方便。在沟通目标方面,当更强调沟通效率时,文字优先。在情境方面,或许绝大多数人想保持非面对面交流“不闻其声”的本来面目,如果真是有事需要即时沟通,则会选择打电话或语音通话等更为直接的方式。
 
  三
 
  微信、QQ对人际关系的最大改变,是从群功能出现开始的。
 
  先前的语音交流和文字交流都是一对一,组建群——哪怕只是三个人,互动交流的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从一对一变为多对多。
 
  群功能出现之前,多人即时互动主要存在于现实中的面对面交往。互联网出现后,网络游戏和网络聊天平台很早就可以实现多人即时互动,但身份通常是虚拟的,以游戏娱乐为中心。微信群、QQ群出现后,以真实身份进行的线上即时互动增多起来。尽管不是面对面,但是各主体是真实的,是基于确定的社会关系而开展的线上人际互动。这种新型的群,与传统面对面的群,相比来看,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以微信群为例):
 
  第一,现实中的群,主体要共同在场,或者说,只有共同在场的人才能进行以群为单位的沟通交流。这种交流,以语言为媒介。微信中的群不再要求共同在场,因为不管你在不在线,你都在场,只要你是群成员,你就一直在场。现实中,因为不在场,就会错过其他人的交流信息。微信群却不一样,你错过了,群里聊天记录留给你,记录整个过程。
 
  第二,现实中的群,有聚有散。聚起交流,散了休息。微信中的群,虽然有解散功能,但是很少解散,哪怕大家都蛰伏着不说话。选择退出某个群,远比现实中的退出成本要高。几乎很少有人主动选择退出群,除非是真的决裂,否则就装聋作哑吧!另一方面,因为成员持续在场,微信群也就为持续交流提供了便利,信息流持续不断地生产,人际交流具有更高持续性。
 
  第三,现实中的群,发言通常要组织,否则就会乱糟糟。微信中的群,组织成本要低很多。针对某个话题,即便大家同时说,也不会太乱。还可以@某个成员,从而有针对性的交流,交流信息他人也看得见,不同于私聊。多人发言形成的信息流,汇集成文本,还可以反复查看,筛选信息,不像现实中那样要刻意记录才会形成资料留存。
 
  第四,现实中的群,成员之间的熟悉度会高一些,基于血缘、地缘、业缘、趣缘形成的群体,内部成员即便不熟,也会通过面对面互动,日渐熟悉。有的微信群以某个人为中心组建,其他成员彼此之间的熟悉度低。这种群,松散度比较高,很可能只有群主自己或少数几个人活跃。
 
  第五,现实中,每个人同一时刻只能在一个群,微信中,每个人都可以同时嵌入多个群,不断在多个群中切换,变换着身份、语气和思路。这种同时嵌入性,极大增加了使用者每日信息流的生产和消费。早上打开手机,很可能错过了几百条信息和若干红包。
 
  第六,微信群,可以基于某种目的重新拆解。例如,群中某个人过生日,其他人商量合买礼物,具体讨论不适合在本群中进行,可行办法是重新组建一个群。这个新群,具有临时性,是基于特殊目标而组建。目标实现后,几乎不会再用。所以说,微信群平台上,每个人都只是复杂网络中的一个节点,嵌入在不同性质的关系网络中。其实,群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具体的分类和关联法则,依据这些法则,每个人的社会关系都可以在网络上被重新定义和编辑,在不同的网络中游移切换。
 
  四
 
  今天,人们手机中的群在增加。我们拥有的群越来越多,有效交流却可能减少。为什么人们在群里说话的积极性变小了?可能存在以下几方面原因。
 
  首先,群并不是一个熟人社会。尽管人在群中,但是这些群并不是完全基于亲密关系而建立。你只和群中的某个人或某几个人熟悉,如果真要沟通,完全可以私聊或建立紧密关系的小群。通常情况下,群越小,关系同质性就越强,沟通的私密性和安全感就越多。
 
  其次,不可否任,一些群的交流内容空泛化,甚至庸俗化。唯有在抢红包的时候才气氛热烈,要么就沦为个别成员发段子、集点赞、求转发的平台。这种群,会不断生产出来各种嘈杂信息,有些人想退出又不好意思,只能选择免打扰。
 
  再次,群虽然建构了确定性的社会关系,并以一定组织化的形式存在于网络世界,但可能都是脆弱性关联,连泛泛之交都算不上。
 
  最后,在群里说话,需要顾忌的东西太多。每个人在群里发言,都仿佛是一场公开演讲。因为每个人都可以接受信息,即便设置成免打扰,也可以查看。别人是不是愿意听你说?自己说的对不对,别人会不会反对?别人怼你几句,难堪!说了一句,没人回应,仿佛所有人都没看见,尴尬!自己是一个小角色,有必要在里面发言么?忐忑!……思来想去,最好的策略就是不说话。不说,就永远不会错,不说,是一种生存策略。
 
  综合来看,微信群和现实中的群,具有很大区别。现实中的群,具有差序性,像费孝通先生说的差序格局,石子丢到水面,波纹越推越远,越推越薄。这种具有远近亲疏的社会关系网络,每个人针对不同圈层可以选择得体的交流方式和策略。人是放松的,可以自己把握分寸,在隐私、情感和主动性方面,尺度分明,游刃有余。
 
  相反,微信群中,许多人聚在一起,但本质上并不是一个群。尽管成员之间依然有远近亲疏,但其组织方式不能体现出差序性,更大程度是平面的。在这种平面结构中,人无法采取差序性的交往方式,你的任何发言,都是面对所有人。从这个角度看,微信群这种组织方式,更适合一个亲密无间、所有人都很熟悉的团队,并通过建立“子群”的方式来解决差序性问题。
 
  五
 
  现代通讯技术,正革命性改变着我们的人际交往习惯、策略和能力。技术发达了,降低了人际沟通的经济成本,却需要投入更高的时间成本。对许多人来说,时间才是更高昂的成本。
 
  毫无疑问,我们的生活,正日益被非在场的社会关系统治。这仿佛是社会关系网络的扩大,但很可能只是虚假繁荣,引发人际关系的泡沫化。
 
  当我们愈发习惯于发文字,而不是发语音,我们的语言表达能力就可能退化。当我们愈发习惯于看大家发言而不是直抒己见,我们的思考能力和表达能力就可能退化。当我们从不喜欢在群里说话,到喜欢不在群里说话,这意味着,策略已经转变为习惯。而这种自我的再造,我们竟浑然不觉。
 
  在场为主,不在场为辅,这是传统人际交往模式中的基本。但是现在,借助于技术支持,在场和不在场的界限日趋模糊。以前,人们的社会交往主要以面对面的方式进行,沉浸在现实的、直接、在场的社会关系中。一个人独处时,世界是安静的,因为所有的直接联系都切断了,人们有机会面对寂寞。而现在,人们虽然面对着在场的社会关系,但可能尚未从不在场的社会关系中抽身出来,即便他偶尔调换频道,给人的感觉还是心思不定、三心二意。即便一个人独处,握着手机,可能很难安静面对自我,不由自主地专心致志于不在场的人际关系互动。
 
  “此在”才是人最直接的存在,是人的主体性的坚实基础。当我们和“彼在”保持着紧密联系的时候,“此在”也就不在了。或者说,“彼在”变成了“此在”。在这种转换中,人的主体性大大弱化。那些沉浸在微信中的人,不断打开微信看是否有新消息的人,那些不在群中说话却热衷于看群消息动态的人,他们患上的,很可能是信息饥渴症和自我迷失症。
 
  许多时候,我们刷的,不是动态,而是存在感。然而,当“此在”都不在了,我们又在哪呢?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