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青年视点 > 列表

架起文化遗产核心价值转化的桥梁

作者: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 张冬宁

  ◤创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最核心的意义在于能将遗址的文化遗产核心价值和考古最新发现成果在园区内进行有效的大众化、通俗化的转化。
 
  文化塑造民族灵魂,文化引领国家复兴。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我国幅员辽阔的大地上散落着灿若繁星的文化遗产。在这其中,大遗址作为最为直观和最具代表性的一种文化遗产类别,不仅是古代先民不断劳动创造和改造自然的重要遗迹,更蕴含了丰富的历史信息。透过大遗址我们有可能复原和重现出当时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科学技术等方方面面。
 
  近十年的探索实践证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是一种成功的文化遗产保护模式,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重要举措。其作为一种大规模、综合性的文化遗产保护方案,非常符合当下中国的现实国情:一方面能为城市发展建设与文化遗产保护中的人地矛盾提供一个合理的解决途径,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求;另一方面更能充分激发文化遗产自身的活力,真正发挥其爱国教育和人文游憩功能,增强公众的文化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
 
  文化遗产核心价值是坚定文化自信的有力抓手
 
  文化遗产是中华文明血脉得以延续发展的文化基因。纵观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所筛选出的大遗址,无一不是具有突出普遍性的中华文明典型代表,他们是国家层面不可替代的历史记忆,是中华民族起源发展、传承融合的重要见证,更是我们的根与魂。如代表亚洲大陆古人类进化的周口店遗址,证明中华五千年历史文明的良渚遗址、拥有中国最早系统文字的商都殷墟、中国“大一统”王朝开创者的墓地秦始皇陵、“政启开元,治宏贞观”的神都隋唐洛阳城等等。
 
  一座座气势恢弘的大遗址背后,所体现出的不仅仅是当时的生产水平、社会制度、族群关系、宗教信仰和社会风俗,其所承载的文化遗产核心价值即中华民族对世界文明之重大贡献,更是不同时期人们价值观、宇宙观和社会治理观的综合产物。纵观中华文明数千年的发展演变,无论是早期以血缘为基础的王国阶段,还是之后以地缘为基础的帝国阶段,人们的行为处事准则都是以“礼”和“规矩”为核心的价值观所决定的;而在构建天、地、人三者之间相互关系时,人们的宇宙观则经历了从“四方中心”到“阴阳五行”的演变轨迹;价值观与宇宙观又共同保证了具有普遍约束力的社会治理观的行之有效。不同的文明拥有不同“三观”,正是这种中华文明的独特三观智慧,才形成了我们“独一无二”的文明形态,作出了对世界文明的突出贡献。
 
  可以说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通过深入分析不同时期人们价值观、宇宙观和社会治理观对其所产生的深层影响,可以最终梳理总结出其所代表的中华文明对于整个人类社会的关键贡献之所在。这种贡献见证了中华文明对于人类文明发展所奠定的基础,确保了在世界范围内对于中华文明的广泛认同,证实了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的历史厚度,更进一步证明了我们建立在5000多年文明传承基础上的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
 
  实现文化遗产核心价值的有效转化
 
  创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一方面能深入发掘遗址的考古研究潜力,另一方面更能发扬其应有社会现实效应。考古公园除了具有科研、教育、游憩等基本功能外,最核心的意义在于能将遗址的文化遗产核心价值和考古最新发现成果在园区内进行有效的大众化、通俗化的转化。考古公园不仅可以对遗址原貌进行真实性的展示,展现其所拥有的历史文化、科学技术、艺术审美等基础价值,更能将其所蕴含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阐释为公众听得懂、看得明、说得清的“中国故事”,最终让每一位来到园区的公民都能充分领略到该处文化遗产对于中华文明乃至世界文明发展的贡献。
 
  鉴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受众层次的复杂性,在将遗址划分为不同功能区域的基础上,要想讲好中国故事,实现文化遗产核心价值的有效转化,需要充分创新多种媒介载体和传播方式。除去传统的博物馆展示和园区导览以外,还需依托自身的空间优势加强实景演出、现场互动、虚拟现实等新兴传播手段。尤其是VR和AR等虚拟现实技术作为一种突出沉浸性和交互性的新兴科技手段和智能信息终端,可以很好地对现实环境进行数字化模拟和存储,并再现和重塑本已消逝了的历史信息,让公众重新走入当时的历史环境,真正实现与文化遗产的深入链接。此外,结合互联网技术创建能在线游览的数字化园区亦可实现遗产价值的全球化传播。
 
  总之,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作为文化遗产活态保护的一种重要模式,能充分发掘遗址本身的文化遗产核心价值,并将其转化成为代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中国故事,坚定我们的文化自信,有力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提供精神动力。
 
    《社会科学报》总第1625期6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