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青年视点 > 列表

在“苏格猫底”谈学问

作者:廖辉(上海社会科学院2017级硕士)

  去年9月,怀着紧张而期待的心情,飞向宝岛台湾,开始我在台湾清华大学访学之旅。当地表渐渐显露,眼前是绿色海岸线,还有海岸边平整的耕地。对于这片土地的第一印象,有那么一点破旧但是又感觉有点温馨。当校车停留在“苏格猫底”咖啡屋前面的停车点附近时,我知道我到了,接下来的四个半月,我将在这个校园度过。
 
  清大的生活,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那里可爱博学的老师们。
 
  在台积馆五楼,我们见到了在清大的导师林哲群老师。他是计财系主任,也是台湾研究不动产的专家。我对林老师的印象极其深刻:用一口流利的英语给留学生讲不动产专题;将所学用于管理清大的基金,业绩斐然;关注最基本的养老保险问题等。在林老师办公室,他给我们的建议是研究生一个学期修三至四门课为宜,并向我们介绍计财系、经济系和统计所的课程情况。在了解我们大概的研究方向和兴趣后,向我们强烈推荐了钟经樊老师的随机财务理论。在“苏格猫底”,林老师热情地招待我们,我们讨论着社保政策问题、房价问题和一带一路问题;我们向林老师介绍了大陆一些省份著名的景点,介绍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西部地区的经济与社会环境也越来越好,年轻一代在一个自由开放的环境中长大,肆意挥洒青春的笔墨。
 
  给我们布置很多作业的是钟经樊老师。他是中研院研究员,已过退休年龄,依然坐着校车从台北来清大给我们上课。在课上,钟老师结合他多年的见解为我们传授随机财务理论的知识。在课外,钟老师也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与他谈未来人生或者科研规划,钟老师也给我们介绍了他自己的经历:留美求学,在美国执教七年,在中研院和台大作研究员……他的学生已经在大陆和台湾学界有所成就。当问及科研问题时,钟老师给我们介绍了国外科研圈,国外科研热点问题的转变,从Timeseries到Treatment effect……,钟老师不想直接给我们建议来左右我们的选择,但是给我们展示了一片广阔的世界,任我们思考和选择。
 
  Timeseries课的黄裕烈老师是台大管中闵老师的博士,留学德国。黄老师的统计学基础极其扎实,从传统统计学到“爬虫”和Text mining,黄老师用他的统计学基础和娴熟的R语言在其中驰骋。自嘲自己有点水但是统计学基础还可以的他,其实就是想让我们深刻地理解统计学中一些最基本但是最容易被忽略的概念,也希望现在的我们能用编程技术将自己的所学用于实际问题。依稀记得黄老师用《甄嬛传》中“娘娘能不能容下我是娘娘的气量,我能不能让娘娘容下是我的本事”开始了这门课,将一门枯燥的统计学课生动地为我们呈现出来,让我们在学习知识的同时有着更多的快乐。比如用《延禧宫略》中“柳树桃花歌”的片段告诉我们,建模的时候要先看数据的形状,不是都画直线,用“妃子地位随肚子里的孩子增长”来解释什么是齐全,用“皇上选妃问题”来解释如何在回归中增加解释变量等。
 
  Applied Probability Models的曾胜沧老师已经七十多岁了,是台湾淡江大学的博士,曾任清大统计所的所长,每年都在欧美的国际会议上展示着他的研究成果。就是这样一位老师,如此和蔼可亲,一遍又一遍细致地为我们介绍应用机率模型中的知识,将我们往统计学家的方向上培养。
 
  清大的图书馆非常人性化,每张桌子上都有插座和台灯,地上铺满了舒服的地毯,三楼有观影放松的地方,特意开放的夜读区,凳子甚至特意挖了两个凹形使大家坐得舒服。也许是因为台湾的学生更多是在家里学习,所以图书馆除了考试月都有着很多的空位。曾经有那么一个月,走在路上所见是反洗钱,吃饭的时候脑子里还是反洗钱的我,在图书馆六楼固定的一个位置坐了一个月。
 
  访学的时光,并没有去过台湾太多的地方,仅仅去过几个大家比较熟悉的景点:班车一个小时可到台北、学校安排的日月潭之行、新竹渔港、台中访友,以及必不可少的垦丁和花莲。台湾的海保持着原生态,而且所有的海滩都免费且人性化地开放,在海边我们可以找到很多贝壳。新竹作为台湾的风口,经常会有台风,所以当地渔港边的沙滩在台风时期关闭,在放晴时期全面开放。你可以直接走过一大片沙滩,最近距离地接触新竹的海水,就是这样一片没有人时刻管理的沙滩,却是相当的干净。台湾的海和日月潭,那种空阔的视野,静谧的风景,让去过一次的我有着瞬间充满电的感觉。
 
  此次赴台访学,短暂而充实,我感受着不同的教育模式和生活,极大地开阔了视野。有趣的是,此刻涌上心头的,还有在台中与朋友吃小火锅时的快乐,以及在花莲与朋友们吃臭豆腐和萝卜排骨汤时心中的喜悦!
 
  《社会科学报》总第1666期8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