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青年视点 > 列表

辩证看待互联网,让网络为我所用

作者:福建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研究生 廖文燕

  ● 网络虽说是一把双刃剑,但归根到底它只是一种工具。关键看使用它的人是否有选择能力和判断能力,意志力是否强大、是否懂得克制,能从海量的网络信息中获取有用的真正需要的东西,真正让网络为我所用。
 
  网络空间就像一个巨大的兔子洞,迷幻的空间使我们的心理状态和行为模式在潜移默化中逐渐被改变。我们不得不担忧它的存在,是否极有可能毁了我们?
 
  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憎恨的东西,恰恰是我们热爱的东西。
 
  伴随着信息革命的发展如火如荼,电脑、智能手机、其他电子设备等几乎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必需品。
 
  网络给我们带来许多前所未有的便利,同时也衍生了许多问题。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患上了网络依存症,每天像吃鸦片似地对各类娱乐新闻、网游、抖音APP等社交软件上瘾,沉溺虚拟的世界不可自拔。很多青少年长期受到抖音、微信、微博的影响和干扰,注意力很难集中起来专注于工作与学习,陷入一种精神熵的状态。似乎已经变成一个无脑的躯壳,只沉浸于感官的娱乐,不再愿意思考,失去创造的能力。迷惘的人啊,似乎在网上找到精神的栖息的绿洲,却不知是一场虚妄。网络给大家带来良好的用户体验的同时,也使人不受控制地反复刷手机,在沉迷中欲罢不能,忽略了正常的生活、工作、学习、娱乐等。同时也衍生了多种健康问题,如近视、颈椎病等,真是得不偿失。即使如此,人们还是停不下来,依然重复着刷手机、打游戏、刷朋友圈等行为。
 
  近年来,大多数专家都提到网络不仅会使我们浪费时间,还会缩短我们的阅读时间,进而夺走人们阅读能力,让人变得越来越肤浅。同时,还会削弱人们的沟通能力、思考能力,影响亲友关系,降低工作效率,损害身心机能等。2018年6月世界卫生组织就将游戏上瘾列为精神疾病的分类。其实,在很早之前中国就将互联网成瘾列入精神疾病。2008年我国首个《网络成瘾临床诊断标准》就将玩游戏成瘾正式纳入“精神疾病”的诊断范畴。
 
  可见,由于信息革命,网络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严重的影响。我想赫胥黎的预言未必是危言耸听: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憎恨的东西,恰恰是我们热爱的东西。网络是我们所热爱的东西,给我们的社会带来了巨大的改变,影响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但在网络作为一种新媒介兴起的同时,也使我们进入刷屏时代。同时,也引发了网络会加剧娱乐至死的担忧,网络很有可能会毁掉我们的下一代。因为网络除了使人患上网络依存症,也使阅读与我们的生活愈来愈远。我们经常能在公众号文章里看到“纸质阅读正在悄然消失”、“阅读缺乏症”、“浅阅读盛行”等字眼。这些文章作者都不乏一个观点:手机等电子产品是影响现代人阅读的罪魁祸首,因为它们导致人们没有心情去阅读。尤西林就说过:与其说现代人没有时间阅读,倒不如说是没有心情阅读,他们更愿意将时光消磨于网络等。网络也驱使儿童过早接触成人世界,相比电视的出现,更是加剧了童年的消逝,提前模糊了儿童与成年人的界限,也让儿童过早地失去他们的童真,在他们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期被灌输进大量的光怪陆离。
 
  网络是一把双刃剑,但到底只是一种工具。
 
  面对网络带来的诸多负面影响,那网络是否没有存在的必要呢?人们面对网络的负面影响是否就是无能为力呢?
 
  虽然大多数人认为网络的存在浪费人的时间,容易破坏人际沟通,夺走人的阅读能力、思考能力等。但我并不赞同。我更同意《如何不在网上虚度人生》的作者戈德史密斯的观点。戈德史密斯认为:网络的确改变了人们的阅读方式和社交习惯,但改变并不意味着不好。上网绝不是浪费时间,而是一种创造性的活动。网络并没有削弱我们的阅读能力,减少我们的阅读时间,反而拓展了我们的阅读形式,丰富了阅读内容,获得更好的阅读体验。阅读不仅仅只局限于纸质阅读。网络也没有像有些人说的那样使人际关系变得冷漠,极端地让人失去沟通的能力,相反它加深了我们在肢体和情感上的体验,延伸了交往的社会领域,塑造了新的交往模式,使人际关系变得更加紧密。因为通过屏幕也可以交流,屏幕的另一头也是人。人们既可以和身边的人以语言沟通,也可以和地球另一端的人用语音、视频或者文字沟通。所以,网络其实是“增强了我们的社交能力”,让我们把友谊延伸到世界各地。至于,沉迷电脑容易使人混淆现实和虚拟。通过网络可以不同现场之间进行实时互动、相互干预。可以说网上世界与现实世界并不是相脱节的、截然对立的,反而是相互融合的。人们之所以会对网络存在错误认知,那是因为旧媒介技术限制了我们对新媒介的想象,而那些在原有的媒介模式下获得的利益越多的有话语权的利益集团就越惧怕在新媒介当中失去原有的地位,越发抵制它。媒介环境学派创始人麦克卢汉教授就曾作出解释:有些人“靠已有知识和常规智慧得到的利益,总是害怕被新媒介超越和吞没。所以凡是习惯了传统媒介的人——无论他们习惯的是哪种媒介,口语也好、印刷品也好、电视广播也好,都会把新型媒介纳入“伪”媒介的范畴。”因为那些顽固抵抗新媒介的人,惧怕自己的既得利益受损,很难敞开胸怀拥抱新媒体。即使如文字也曾遭受质疑:柏拉图就曾嘲笑写作是一种药、一种替代品、一种对话的低劣模仿。他担忧写作会使知识固化成信息,写作会将智慧变得没有人味儿。但是柏拉图想不到:正是文字促进了人类文明的大发展。文字记录下来的珍贵资料,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实现了文化的传承和文明的传播。在电视兴起时,美国的尼尔·波兹曼就曾担忧过电视会使人陷入无脑的境地。到了信息时代,我们普通人也难免会有类似的恐惧与担忧。我们会担心:如果我们把网络当做大脑的外延,网络是否就会取代记忆力?实际上,网络是大脑的“外部库存”,有了它,大脑就可以解脱出来,应对那些需要即时判断和处理的更复杂的问题。至于将来,我们还会担心智能机器人是否会取代人类。
 
  每一种新媒介出现时,伴随着质疑是正常的。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有好有坏,祸福相依。我们想要发展,只有迎难而上,不断突破、创造和完善。网络亦是如此。我们处于互联网包围的大环境中,去避免和完全排斥它肯定是不现实的选择。互联网是新事物,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发展潜力。我们不能因为互联网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就因噎废食,一棍子打死,全盘否定网络的存在。我们应以辩证的观点去看待互联网,在发展互联网产业的时候,做好思想准备,迎接各种挑战。其次,网络虽说是一把双刃剑,但归根到底它只是一种工具。关键看使用它的人是否有选择能力和判断能力,意志力是否强大、是否懂得克制,能从海量的网络信息中获取有用的真正需要的东西,真正让网络化我所用。
 
  《社会科学报》总第1671期3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