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青年视点 > 列表

创新中医的阐释和论述方式

作者:闽南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讲师 侯凡跃

  在全球医学界对新冠肺炎疫情未有结论之时,我国抗击疫情不仅为全世界共同抗“疫”争取了时间,也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然而始料未及的是,“中医黑”和“中医粉”的争论再次被激活。
 
  中医之争再次被激活 
 
  梁漱溟说中医和武术是中国文化的精髓,中医之重要不言而明。然而我们看到,这个似乎不言而明的事实却言而不明,受到空前质疑。习近平同志指出:“中医药学凝聚着深邃的哲学智慧和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更是中华文化伟大复兴的先行者。”中医怎么负起文化复兴先行者的责任,这不仅仅是管理层、医学界应该做的事情,也是学界需要直面的重大课题。
 
  “中医黑”不是部分媒体描述的“没读书没见识”的群体,很多高学历者乃至科研工作者一样对此存有绝对的傲慢和偏见。自二十世纪初,约有三次大规模反中医的浪潮。首先大张旗鼓发难的是著名的经学大师俞樾,俞氏1879年发表《废医论》,批判中医与巫术占卜联系密切。国学第一人章太炎著《论五脏附五行无定说》,否定五行学说。此后陈独秀、鲁迅、周作人、严复等诸多名人对中医多有批判。新中国成立至今,争论时有,官方一直倡中西医并进之方针,但中西医人数比例、影响和大众认知持续变化。千禧年后,随着网络及新媒体发达,中医之争,卷入者更众。2006年何祚庥、方舟子、张功耀等再次批判中医是伪科学,2007年方舟子出版《批评中医》,列举相当详实的数据大举批判。中医遂成为“饭桌绝交话题”。
 
  进退维谷的中医传播问题 
 
  面对批评与质疑,中医早已尝试临床和实证路线,以期让更多人接受。但是,如此做法恐怕不止是不够,更可能是不妥。让所有的中医理论都接受西医的实证逻辑,努力说服反对者,恐怕不仅不是在光大中医,反而是在折腾乃至扼杀中医,中医的理论基础在于阴阳五行,可金木水火土如何验证?中医复兴任重道远、路途曲折多因传播。
 
  毋庸置疑,振兴中医,首要的自然是制度层面的完善,避免中医成为高校和医院最被忽视或冷落的部分。提高中医科研人员和医疗人员的积极性,完善中医的学习体系。但问题远未结束。“中医黑”最喜欢用以攻击中医的话语是“双盲测验”“临床统计”之类。当“中医黑”指责中医的五行、脉象全属捏造,毫无证据可言时,问题就变得非常奇特。同样从阴阳、天人发展出来的书法、绘画中的“气韵生动”“超以象外”为何没有被批判为玄学和迷信?中医之争,表面上是理性论证,实则为信仰之争,起码是信念之争。或许有义理之辨,但往往落入意气之争。
 
  中医不能抱着你悟到了咱们再沟通、你悟不到就算了的态度应对反对者,这实为非常消极的应对心态。在跨文化传播和比较研究已经流行的几十年间,中医应该如何自我表述和沟通却依然没得到充分重视。除了专业人士的努力,我们还要考虑大众传播层面,正如改变地铁的涂鸦可以显著降低一个城市的犯罪率,每一次打着中医大旗招摇撞骗的“神医”出丑,都会成为“中医黑”的狂欢。而每当此时,中医研究者、从业者和学界积极应对的措施在哪里?
 
  传播层面的尝试和努力可带来契机 
 
  中医复兴,除重视和完善相关体制建设外,传播层面的尝试和努力也会为其带来契机。
 
  首先,不能被动地把中医纳入西医的规范体系。中西文化的分野并非简单的范式转换就能解决,这里存在着科恩意义上的“不可通约性”。前辈学者常感慨中国传统的很多概念无法找到对应的西文,这非语言问题,而是文化问题。
 
  其次,强化并阐释中医的文化土壤,即中国传统思想,包括阴阳、天人、五行等。为何更玄奥的风水未遭遇大规模“黑化”且在西方渐有流行之势,其中一个原因即风水始终被放在中国传统文化天人合一、阴阳五行的整体性中。失掉文化整体性,处处以西方框架解释中医,必落窠臼,难以自明。
 
  最后,创新阐释和论述方式。不从理论源头出发,粗暴地将传统的东西纳入西方实证的器皿之内,对传播中国艺术、阐发中国传统文化和艺术精神,往往很难起到“溯本追源”的效果。比如,中国画之留白和西洋画之空白的美学效果极为不同,中国画讲求“无画处皆成妙景”,寥寥数笔,江湖满纸,如何向西方学者阐释?如果仅用眼动仪来测量中国画之留白和西洋画之空白,结果也趋一致,因人的生理反应大致相同,眼球本能关注信息量大的区域。这就要求必须换个思路,运用计算机虚拟成像技术、内隐联想、心理旋转实验等,即可有效测量留白带给读者的不同反应。这样的阐释结果也颇让实证派信服。
 
  阴阳五行、相生相克、经络气脉、上医医国,理论的纯粹性是中医永葆活力的根本,在阐释和传播层面,确有可以让疑虑者、反对者、实证派信服之可能。因此,紧扣中医理论和概念,寻求可操作性概念,不丢掉根本,不自说自话,惟其如此,中医之复兴才有更肥沃的土壤。
 
  《社会科学报》总第1705期6版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