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青年视点 > 列表

“现实主义”应成为“现实题材”创作的标准

2021-03-31  作者:西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研究生 柳 谦

  近年来,随着以《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少年的你》《攀登者》为代表的国产电影实现了口碑与票房的双丰收,众多打着“现实主义”旗号的电影开始扎堆创作。但狂热过后仍需冷静反思的是:现实题材电影的创作总量虽有激增趋势,真正意义上的现实主义电影却少之又少,创作仍显匮乏,长此以往,难免会形成现实题材电影“有高原而无高峰”的创作局面。可见,反思这一现象出现的原因以及如何应对这一现象,就成为当前创作所要努力解决的问题。
 
  对“现实主义”和“现实题材”认识不清 
 
  就问题出现的原因而言,关键在于创作层面和评论层面对“现实主义”和“现实题材”等概念的认识不清与混淆使用,以致窄化了创作。具体而言,“现实主义”与“现实题材”虽然都面临着如何处理“现实”的问题,但两者在概念的能指与所指上却有着天壤之差、云泥之别。“现实主义”作为一个庞大且复杂的理论体系,已有众多国内外专家学者立足不同角度对其进行了概念界定。不论是哪种理解与论断,“现实主义”都应包含两个层面的意思:一从表现特点来看,所指为创作方法;二从表现态度来看,所指为创作精神。作为创作方法,是艺术家取材现实社会,通过艺术形象的典型化,真实地反映现实社会生活中的重大矛盾及广大人民的本来面貌,整体上是一种艺术地把握现实的方法、原则。作为创作精神,不仅要求艺术家要有现实关怀,即艺术作品要忠于生活,忠于现实,同时敢于直面现实社会生活;还要求艺术家要有问题意识,即艺术作品要深刻地揭示、剖析社会现实生活的矛盾及其本质;更要求艺术家要有引领意识,即艺术作品要体现艺术家积极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以润泽观众。只有同时具备上述要求,创作出的电影才称得上真正的现实主义电影。
 
  回眸中国电影百年的发展历程,以《一江春水向东流》《万家灯火》《乌鸦与麻雀》为代表的一大批集中创作于四十年代的电影,正是在现实主义创作方法与现实主义创作精神两相结合下产生的。也正因如此,中国电影史学家陈少舟先生在《论四十年代电影的现实品格》一文中颇有见地且持有论据地认为,四十年代电影以其独有、炽烈的现实主义品格而造就了继三十年代左翼电影的第二个艺术高峰,是正确的,也是应当的。而“现实题材”则更多地指一种题材类型,其反映的是现实社会生活中人物与事件的真实。在当前的创作环境与学术语境中,将“现实题材”混淆表述为“现实主义”的作法早已屡见不鲜,更有甚者提出了“现实主义题材”的伪命题。这在思维上表现出对“现实主义”核心内涵与“现实题材”能指所指的认识是十分混乱的。当前的电影创作虽有明显的“现实题材”回归倾向,但这并不意味着“现实主义”的回归。有些打着“现实主义”旗号的电影,当中并无“现实主义”的优秀品质。像《战狼2》《红海行动》等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我们可称之为现实题材电影,却尚未达到真正意义上现实主义电影的高度,缺乏了现实主义电影揭露现实、批判现实、引领现实的核心要义,但我们也不能简单地否定现实题材电影,而应持鼓励、肯定的态度,引导其走向现实主义电影创作的康庄大道。因此,“现实主义”应为“现实题材”创作的最高要求与标准,同时也应成为当前现实题材电影创作的应有之义。
 
  此外,当前还兴起了一种“现实主义IP”的提法,其科学性仍值得商榷。“IP”原为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的缩写,置于电影创作的语境下,便可理解为对核心内容进行品牌化的打造,加上可复制的升级与开发。但将“现实主义”作为一种产品内容,以营销为目的进行品牌化的“销售”,投机取巧于电影市场,是一种荒谬至极的行为,可看作是在利益驱使下的“现世主义”。现实主义电影的创作,并非简单的技巧方法问题,也非一朝一夕的时间问题,这种创作是没有捷径可走的,它来源于创作者自发地对生活的发现和积累。这种发现与积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沉淀为一种共性的精神,当创作者最终用艺术的手段呈现出来时,这种精神便会内化于作品中表现为一种真挚的情感,以引起观众的共鸣。
 
  把“以人民为中心”落实到创作中 
 
  在明白了问题存在的原因后,我们又应如何面对和解决呢?就批评家而言,指现实题材电影创作的缺陷是有必要的,但不能一昧地指责、訾毁当前的现实题材电影。“电影”既是一门艺术,又是一门工业,因此,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现实主义”回归并非一蹴而就。因此,批评家们就要“以一个注释家、解剖者、警告者、启蒙人的姿态”来帮助电影创作者回归现实,在提倡现实主义电影创作的同时,也要提倡现实主义电影的多元创作。就理论家而言,对“现实主义”的探讨不可流于概念式的争论,脱离理论探讨回归现实、指导现实的初衷。“现实主义”作为思潮和流派已然退出了世界主流艺术的舞台,在当前更多的是以一种创作方式和批评范式而存在。
 
  因此,我们一定要避免从既有的概念出发,去鉴别和规定当前的现实题材电影创作。就创作者而言,对现实主义电影的认识要清晰。“现实主义”并非神话般的存在,而是深深地扎根于人民群众中。因此,要想创作出真正意义上的现实主义电影,就要立足现实,深入现实,汲取现实,面向现实,最后启发现实。其中,最为关键的就是要把握好现实主义的创作精神,而其中又要以人民性的精神内涵为创作核心。只有把“以人民为中心”真正落实到创作实处,最后转化为艺术成果,才能更好地干预生活,介入生活,推动社会发展进步。[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西部项目“中国现代电影小说史料的搜集、整理与研究(1905-1949)”(项目编号:20XZW021)]
 
      《社会科学报》总第1748期6版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