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项目动态 > 列表

上海:从“汉字取象”看人机大战(13ZS015)

作者: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 张玉梅

WDCM上传图片

 
  随着科技的进步,人工智能一波又一波地上演。从深蓝(Deep Blue)国际象棋,到阿尔法狗(Alpha Dog)智能围棋,人机智能大战的话题重新掀起热议。其实,“人机智能大战”的核心,也是终极问题,还是人性的问题。以下仅从“知”与“智”的关系、“能”的本义入手,讨论汉字文化中折射出的人工智能问题。
 
  “智”本为“知”   汉字“智”和“知”同源。“知”和“智”古本一字,可以通用。既然二字可以通用,那么“知”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解释“知”:“识敏,故出于口者疾如矢也。”意思是:从那个人能快速地说出口而知道他有知识。也即,“知”就是指一个人有知识,如果是动词词性的话就是知道。也即,“智”就是指一个人有知识,知道。引申义有记性、记忆力等。什么叫人机“智”能大战?大战首先比的是谁更有知识,谁知道更多,谁记性更好。
 
  “能”是像“熊”一样有能耐   “能”是“熊”的本字,因为狗熊凶猛又耐寒,有力量,所以假借为才能的能。所以“能”的基本意思就是能力、能耐、有才能的人。《吕氏春秋·长见》:“君知我而使我毕能西河,可以王。”高诱注:“能,力也。尽力为之,可以致君于王也。”“毕能”,使出浑身解数。这也是今天人机大战的情形:大家都把能力使出来,招数使出来,看谁能耐更大,黔驴技穷者则败。
 
  “智能”机器人还是“术能”机器人   智,作为“知”的后起字,它有更丰富的词义。比如(1)《荀子·正名》:“知有所合谓之智。”不是只拥有知识就是智,能将知识整合和贯通才叫作“智”。(2)“智”还指有先见,能谋略,通权变。《孙子兵法·计》:“将者,智信仁勇严也。”王皙注词义为:“智者,先见而不惑,能谋虑,通权变也。”(3)“智”还指能判断对与错。《孟子·公孙丑上》:“是非之心,智之端也。”(4)“智”还指服务于人民。《管子·山权术》:“智者,民之辅也。”(5)“智”也是“德”的统帅。《人物志·人观》:“智者,德之帅也。”(6)“智”还是“才”中的“善”者。《老子》十九章“绝圣弃智”,王弼注:“圣、智,才之善也。”(7)另外,“能”不是只有技能、能力的意思,它还指亲善,和睦。《诗·大雅·民劳》:“柔远能迩,以定我王。” 
 
  如果我们拿上面的七个义项来考察机器智能,可以说前四个都可以。后面的三个:德、善、和睦,大概就很难了。
 
  我们再来看看人工智能的定义:人工智能有时也称作机器智能,是指由人工制造出来的系统所表现出来的智能。它的最终目标是模拟类似于人类的意识、自我、心灵。意识,指人的头脑对于客观物质世界的反映,是各种心理过程的总和。自我,指自己。心灵,指人的思想感情。三个义项德、善、和睦与人工智能的终极目标属于同一个范畴,就是“人类”的心理、思想和感情。
 
  所以,人工智能大战最终只能止于“术”,最多达到“智”的某个阶段,而不可能是完全的“智”。因为“智”的本体是人,是人的“智”推动着机器人的“智”向前发展。《汉书·公孙弘传》:“智者,术之原也。”人类的智力推动着智能机器人的“术”,最终将发展到最大化的极限。所以确切地说,所谓的“智”能机器人,应该是“术”能机器人。
 
  人工智能的实质是人性拷问   中国第一部字典《说文解字》所解释的人为“天地之性最贵者”一向为我们所推崇,因为我们认同它讴歌了人类在生物世界、以至地球所有生物中、乃至整个宇宙万事万物中具有最高的最尊贵的地位。而人之贵又在于人性,所谓的人性即德、善、和睦,或者换言之为意识、自我、心灵等。
 
  不过,揭开美好的人性的面纱,我们不得不承认:当人类提倡真善美反对假丑恶时,常常是基于大多数人利益高于少数人的利益;当人类又试图回归天人合一的境界时,也是基于物我和谐的道理,基于生态的过度破坏将最终毁灭人类自身。所以尽管先秦时期就有了人类的“性善论”或“性恶论”的争辩,但无论如何人是生物,具有生存的本能,如果有一天智能机器人的研制与发展使人类的生存问题重现危机,结果必然是:要么人类毁灭自己的作品——人类机器怪胎,要么被这个类人的机器怪胎所灭。因为人类的生存史本来就是一部制服其他物种的历史,类人的机器终究不是人,一旦它具有了像人乃至远远超出人类的智力和能力,而又没有血肉之躯的人的身份,那么它所需要的自由哪里来?它所需要的资源哪里来?人类的生存需要食物、阳光与空间,它的生存需要源源不断的电源,哪怕是人和它和平共处,都恐怕有个资源有限的问题存在。
 
  因此,智能机器人只是人类的一款智能游戏而已。不必太担心它,因为人类不大可能玩火自焚,最大的可能是人机和谐共处。
 
  [本文系上海市教委科研创新项目、重点项目“汉字取象研究”(项目号为13ZS015)的阶段性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