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项目动态 > 列表

吉林:世界公民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基石(CDA130139)

作者: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 宋 强

    国家教育系统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塑造身份,以及在相互联系日益紧密和彼此依存日益加深的世界中如何形成对于他人的责任意识和责任感,即在培养“国家公民”的同时培养“世界公民”。世界公民是“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的基石。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我国政府近年来反复强调的关于人类社会的新理念,包含了相互依存的国际权力观、共同利益观、可持续发展观和全球治理观。无独有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了研究报告《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转变?》,报告提出了教育是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指出在公民素质方面,国家教育系统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塑造身份,以及在相互联系日益紧密和彼此依存日益加深的世界中如何形成对于他人的责任意识和责任感,即在培养“国家公民”的同时培养“世界公民”。世界公民是“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的基石。
 
  能够成为众人称道的“世界公民”必有非常之处,他们作为社会精英或思想先驱,为人类树立了“世界公民”的标杆。幸运的是,当前的世界公民教育思潮对于培养出世界公民的门槛要求相对较低,只要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以及世界和平、发展做出贡献的国家公民都可以成为世界公民。一方面,世界认同存在于每个人心中。德里克·希特指出,“旨在产生独立的民族公民认同感的这些深思熟虑的政策持续着,妨碍了教育家们探究世界公民认同感的努力,而他们认为这样的世界公民的认同感存在于我们每个人之中。事实上,这样的教育努力要求学生去理解人的本性,所以自由教育的目的以及世界公民的目的可能被认为实际上是一回事。赫钦斯(Robert M.Hutchins,1899-1977)说:如果教育变得切合实际、考虑周全的话,从事教育就是要努力使得人(people)称其为人(man),那么它一定会促进一种世界共同体的形成。只有所有人都是一个法制与正义的世界共和国的公民,同时也是一种知识的国度的公民,我们所追求的文明才会实现。”另一方面,通过教育才能培养世界公民。奥德丽·奥斯勒指出:“世界公民认识到公民同胞都享有相同的平等权利,不论他们是否来自同一街区或邻近街区,也不论他们是否来自同一城市或国家,甚至来自世界任何地方。然而,对社区和共同人性的感情是必须去体验和学习的东西,它需要人们理解:当这种感情扩展到整个世界时,社区可能意味着什么。世界公民需要学习判断哪些是特定的文化价值观,哪些是普遍价值观,此外,他们必须发展参与技能和乐于接受多样性的思想倾向。简而言之,世界公民不是与生俱来的,是正式和非正式的教育使人们变成了世界公民。”
 
  当前,世界公民教育思潮方兴未艾,201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出台《“教育2030”的七大目标》,在世界公民教育方面提出:“各国应发展政策和项目来促进可持续发展教育(ESD)和世界公民教育(GCED),并通过教育系统内的干预措施、教师培训、课程改革和教学法支持,使它们成为教育的主流;为所有年龄段的学习者提供能终身获得知识、技能和价值观的机会;创建并在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推广可持续发展教育和世界公民教育的良好实践,以便更好地实施教育项目,加强国际合作和理解;促进与可持续发展教育和世界公民教育相关的项目,让学习者和教育者参与到社区和社会中来;确保教育承认文化在实现可持续发展中所起的关键作用;支持可持续发展教育和世界公民教育,更有效评估教育系统的发展、认知、社会情感和行为学习成果;确保可持续发展教育和世界公民教育存在于所有水平和所有教育形式之中,促进和平和非暴力文化的发展。”世界许多国家也通过分层展开、创设环境、学科渗透等方式培养“世界公民”。
 
  随着全球化的深入和人类就共同利益、共同命运、共同责任逐步达成的广泛共识,世界上人们的联系愈加紧密,“世界公民”不再成为一个高山仰止的词汇,而是通过秉持“理解、包容、合作、共生”理念公民的努力和世界公民教育有可能达到的目标。(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教育学青年项目“世界公民教育思潮下不同文明国家公民教育的本土生长研究”(CDA130139)阶段性成果)
 
《社会科学报》总第1526期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