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项目动态 > 列表

山东:构建继续教育“立交桥”(BLA130102)

作者:曲阜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 柳士彬

    ◤要推行真正意义的继续教育,就必须构建与成人学习相适应的四通八达的“立交桥”,这也是我国继续教育体制机制创新的必然选择和当务之急。
 
  作为终身教育体系中的高阶教育范畴,继续教育的根本出发点是成人学习者对自身发展的主观把握和自由选择,主要特征是包容性、开放性和灵活性,集中体现的是所有成人学习者需求的多元性、活动的自主性以及丰富多彩的个性,最终目的是促进并服务于成人学习者的自由而全面发展。因而,继续教育应是全纳性的而不是排他性的,应在多维非线性而不是单一线性的教育时空中展开,应允许学习过程的停顿、间隔、跳跃和逆转,应对学习内容进行重组、压缩、跨越和转换。因此,要推行真正意义的继续教育,就必须构建与成人学习相适应的四通八达的“立交桥”,这也是我国继续教育体制机制创新的必然选择和当务之急。
 
不同本质内涵的继续教育的有效沟通
 
  建立资历架构体系。资历架构是一项跨越学术、职业和持续教育等界别的资历等级制度,涵盖和沟通普通教育、职业教育与岗位培训等不同本质内涵的教育形态。建立资历架构体系,首先应分别制定用能力单元来表示的不同资历的客观标准,能力单元主要包括名称、编号、级别、学分、能力、应用范围、评核指引和备注八个方面;其次应建立相对完善的质量保证机制,学术及职业资历评审机构对欲进入资历架构体系的相关课程进行遴选审查,国家职业资格证书委员会对各种证书机构的资历架构执行标准及其组织管理做出严格规定,教育培训机构为学员的资历衔接和转换提供必要而精准的指引、支持与服务。
 
  实施教育回流制度。教育回流为有工作、家庭和生活经验的成人随时进入校园学习提供了现实可能与制度保证。实施教育回流制度,首先要放宽成人进入高等教育的资质和条件,成人可以以自身所具有的相关经验作为入校入学的重要凭证;其次要实施带薪教育假,并将其作为最重要的福利形式,保证员工接受继续教育的权利;最后要建立教育回流考核评价机制,教育培训机构和用人单位联动合作开展对研修人员的考核与评价。
 
不同组织形式的继续教育的一体化衔接
 
  构筑翻转课堂组织。作为一种大课堂观和新型教学组织形式,翻转课堂通过对传统课堂的翻转和对纯粹自学的突破,真正实现了个别教学、小组教学与班级教学的有机整合。构筑翻转课堂组织,应将教学过程与学员的现实生活世界相联系,以现实问题的解决为中心,让学员进入课程和教学中,让学员成为课程开发和教学设计的积极参与者,让学员的生活经验成为课程与教学文本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教师应从传统的权威和圣人角色转变成导师与辅助者,不仅提供视频材料,还要开展实时在线辅导,为学员提供全方位、个性化的咨询与服务。
 
  建设虚拟学习社区。作为虚拟学习社区的最核心特征,社会互动呈现出极其复杂、极其丰富的人际关系向度,改变了传统课堂教学和单独个体自学的单一与封闭状况,从而使虚拟学习社区成为一种集个人学习、班级学习和协作学习为一体的新型教学组织形式。建设虚拟学习社区,并非等同于网络教学支持平台和人机交互系统的开发,而应重点关注其中所蕴涵的社会因素与心理因素,培养社区成员对所在社区的归属意识和社区文化认同感,培育“互联网+学习社区”的文化心理生态体系。
 
不同学习方式的继续教育的真正融合
 
  采取混合式学习方式。混合式学习理论倡导不同学习方式之间的信息传递通道的无缝联接,目的是实现传统课堂学习、网络学习与操作学习的有机融合。采取混合式学习方式,教师要以学习方式变革为总抓手和切入点,通过集中面授、网络研修和现场实践等途径,帮助学员建立与混合式学习方式有关的概念体系,掌握混合式学习的必备技能,促进并实现学员混合式学习方式的根本转变。同时,教师要根据不同的继续教育目标和学员的不同认知风格,区别对待并综合运用集中混合式和分散混合式学习方式,实现不同学习方式之间的合理搭配与有机结合。
 
  开展跨界学习活动。跨界学习是一种跨领域、跨学科、跨行业和跨时空的横向学习方式,跨越不同场域之间的边界,通过不同场域的交叉融合,能够引发深度学习,实现在单一场域内无法完成的创新和突破。开展跨界学习活动,应诊断自身存在的问题,确定跨界学习主题;开发跨界学习资源,明确跨界学习内容;进入标杆现场亲身体验,发现自身与标杆的差距;与专家进行深入交流,改善思想观念和行为策略;开展“头脑风暴”式内部研讨,制定自身改革行动方案;转化跨界学习成果,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
 
不同学习成果的继续教育的相互认证
 
  建立过往资历认证机制。过往资历认证是指对学员先前所取得的非正规和非正式学习成果的认证。建立过往资历认证机制,所有政策、制度和规程都要公平公正、透明可查,还要简洁明了、易于操作;整个认证过程要灵活多样、富有弹性,并提前储备用于对接和认证的充足的学习资源,使学员的学习成果能够通过多种途径和可能获得认证;同时,必须严格限定学习成果所应达到的最低要求和学分上限,确保其学术严谨性和基本素质标准。
 
实行个人学习积分卡制度。个人学习积分卡是对学员个人的所有学习成果进行记录、存储和兑换,以便于查询、考核或任用的一项学习成果管理与认证制度。实行个人学习积分卡制度,应将其作为一项国家层面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以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形式,委托具备合格资质和良好信誉的培训机构具体承担该项工作,同时要确立统一的学分概念和当量标准,解决目前存在的继续教育学习成果的通兑、折算问题。另外,第三方培训机构要搭建个人学习积分卡管理服务网络平台,实现“登记审核—统计检索—查询咨询—指导服务”功能的一体化。【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教育学一般课题“学做教育家:中小学教师素质转变的实证研究”(BLA130102)的阶段性研究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