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项目动态 > 列表

上海:海归潮要走向结构均衡(16ZDA057)

作者:复旦大学管理学院 姚 凯

  ◤ 据2017年留学人员回国服务工作部际联席会议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我国留学回国人员总数达265.11万人,其中自十八大以来5年就占到70%。我国正显示出强大的“人才磁铁”效应。业内专家预测,未来5年,中国可能迎来“进大于出”的人才历史拐点,从世界最大人才流出国转变为主要的人才回流国。
 
  2月份,两位享誉世界的科学家——杨振宁、姚期智教授放弃美国国籍成为中国公民的新闻引起国人的极大关注。近年来,中国出现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海归潮”,该现象被形象地喻为我国对海外人才强大的“人才磁铁”效应。但是,可以看到该“人才磁铁”效应的背后呈现出明显的人才集聚非均衡特征,人才集聚的效果值得加以反思和总结。
 
  第一,高层次归国留学人才占比非常低。据《中国留学回国就业蓝皮书2016》调查显示,2016年我国留学回国就业人员中11.09%具有博士研究生学历,与上一年度9.49%的数据相比,该比重虽有所上升,但是在留学回国人员中的比例仍然偏低。
 
  第二,归国留学人才年龄分布总体上偏年轻化。截至2015年底,我国留学回国就业人员中,年龄主要分布在23岁到33岁之间,占全部留学人员的95%。留学回国就业人员的平均年龄为27.04岁,其中硕士为26.56岁、博士为32.09岁。这些数据一方面表明,越来越多的年轻学生选择到国外学习,其中选择赴海外接受国际中学和本专科等基础教育的低龄化留学生数量和比重逐年增加;另一方面也在某种程度上表明,归国留学人才的工作经验不足,层次普遍不高,缺乏各个领域的高端领军人才、优秀人才和短缺人才。
 
  第三,归国留学人员专业结构集中,专业发展和人才分布不平衡。有关数据显示,管理学、经济学、理学是归国留人员中比较热门的学科方向,其中商科和应用经济学的学生人数几乎占到总人数的一半以上。而国内急需的高科技研发人才、互联网人才、资本运作人才以及文创人才等却有很大的缺口,各学科发展极不平衡。国家中长期人才战略课题组的数据表明,来自我国的科学与工程类博士目前滞留于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人数居世界第一,而这类高层次留学人员却是我国建设创新型国家所亟需的人才。
 
  第四,归国留学人员回国就业地域集中、行业集中趋势明显。据《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16)》数据显示,其就业区域主要集中于一线城市,位居前三名的是北京(29.1%)、上海(11.5%)、广州6.1%;就业较为集中的行业是金融业(19.4%)、传统制造业(11.5%)、教育科研(10.8%)、电子信息(9.6%)。城市市场前景是这群创业者最看重的要素。创业领域主要集中在战略性新兴产业,新生物工程/新医药(22%)、新一代信息技术(15.1%)成为海归人员创业最为活跃的领域。
 
  提升高层次留学人员的“磁铁效应”是我国国际人才引进工作中的关键。随着信息化、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借助于“人才大数据”可以准确地预测并有效引导“海归潮”:
 
  首先,借力“国际人才大数据”,实现归国留学人员引进和配置的精准化。研究利用大数据的精准分析与预测功能,建立归国留学人才大数据库,并实现其与产业大数据库、资金大数据之间的联动机制。
 
  其次,借力“国际人才大数据”,实现人才监测、管理和服务“实时动态化”。借助大数据对海归留学人才数据进行实时跟踪,对海归留学人才的使用过程进行全过程和个性化的监测、评估和介入,及时引导和调整海归留学人员的管理方式和政策制定。
 
  最后,借力“国际人才大数据”实现高层次海外留学人才使用的“虚拟化”。针对一些国际上紧缺的滞留在海外的高层次人才,依靠“国际人才大数据”实现高层次海外留学人才和紧缺人才与国内用人部门之间的实时、紧密的互动与合作。这样,即使人才在物理位置上不在国内,也能够为国家贡献聪明才智,真正实现“海归人员回到祖国定有用武之地,留在国外也有报国之门”。[本文受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大数据时代国际人才集聚及中国战略对策研究”(批准号:16ZDA057)资助]
 
《社会科学报》总第1558期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