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项目动态 > 列表

山东:通过收入流动缓解收入不平衡

作者:山东财经大学 董长瑞 教授 王 晓 副教授

  ◤ 在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同时,由于社会福利制度改革滞后、要素市场的不完全发展、行业垄断的加剧,及城乡分割问题的影响,我国居民的收入分配差距不断扩大。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城乡居民收入增速已超过经济增速,中等收入群体持续扩大,但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较大,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发展经历了近30年的持续高速增长,由此成为全球经济当中不可忽视的经济体,经济总量仅次于美国,位居世界第二位,居民收入水平也逐渐步入中等国家收入行列。需要关注的是,在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同时,由于社会福利制度改革滞后、要素市场的不完全发展、行业垄断的加剧,以及城乡分割问题的影响,我国居民的收入分配差距不断扩大。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城乡居民收入增速已超过经济增速,中等收入群体持续扩大,但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较大,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为此,十九大报告提出了未来解决居民收入分配差距的主要目标,即从2020年到2050年,人民生活更为宽裕,中等收入群体比例明显提高,城乡区域发展差距和居民生活水平差距显著缩小,全体人民共同富裕迈出坚实步伐。同时认为增进民生福祉是发展的根本目的,鼓励勤劳守法致富,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增加低收入者收入,调节过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坚持在经济增长的同时实现居民收入同步增长、在劳动生产率提高的同时实现劳动报酬同步提高。拓宽居民劳动收入和财产性收入渠道。履行好政府再分配调节职能,加快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缩小收入分配差距。可见,缩小居民收入分配差距、增进民生福祉,坚持在发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是未来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目标。
 
  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较大
 
  理论上讲,国民经济的居民收入分配格局不仅会影响到个人的收入分配,也会体现政府对于社会公平公正的态度与政策取向,可见收入分配的衡量是判断一个国家经济发展情况和质量的重要因素。在现实经济发展中,财富的分配与收入变动也存在一系列联系,比如,财富分配格局的变化很大程度上制约于收入的变化,同时收入所影响到的财富将以存量的形式出现;再者,财富分配格局的变化也会影响到收入分配,可见两种呈现出双向影响态势。此外,居民收入分配格局的变化也体现了收入不平等的变化态势。从目前我国城乡居民收入分配格局,尤其是初次收入分配格局的变化态势来看,若从规模来衡量,以家庭为单位的住户所得最高(远高于企业所得和政府所得),但从所得份额或比例的变化态势来看,住户所占份额的比例不断降低,而政府所得和企业所得所占比例不断上升;从国民再分配的变化态势来看,住户的收入再分配比例也是处于持续降低态势,政府的收入再分配比例逐年上升,而企业的收入再分配比例却处于稳定态势,这与初次收入分配格局的变化态势有若干相同之处。若对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的收入分配状况进行对比可知,从宏观层面来看,城镇居民人均收入增长率远高于农村居民,但有一点需要关注的是,两者增长率之间的差距并没有呈现扩大态势,同时它们与财政收入增长率的差距也不大,可见,我国从宏观层面对国民收入分配的调控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基于增长率或规模等角度所体现出来的收入分配差距还是很明显的,这也是在以后的政策制定中需要特殊注意的方面。若从基本结构进行判断,城镇居民家庭的财产性收入与经营净收入呈现较快增长趋势,人均收入所占比重也不断增长,这凸显城镇家庭居民收入的多元化趋势。对于农村家庭的纯工资收入来看,通过绝对值的对比发现农村家庭的纯工资收入差距也在不断扩大,但相对值的变化体现差距正趋于不断稳定。因此可以看出,农民的纯工资收入差距并没有出现明显扩大趋势,这与经营性纯收入变化态势不同,这也可能与我国近几年城镇化不断推进的趋势有关。
 
  代际收入流动增强
 
  从学者们的研究情况来看,同一年度的收入变化趋势(或若同一年度的收入变化为基准),无法持续有效的对收入差距变化态势进行衡量,因此应从跨期,或动态的视角来审查收入分配差距的变化态势,所以聚焦于动态变化态势的收入流动成为目前研究收入分配相关问题的重要领域。目前,学术界主要从代际收入流动对收入分配问题进行分析。所谓代际收入流动,主要指上一代收入水平对一个人在总体收入分配所处位置的影响。也就是说,如果代际收入流动越高,则表明父代收入和子代收入之间不存在很强的相关性,反之表明父代收入对子代收入的影响就越大。因此,基于代际收入流动对收入分配的分析,主要体现在代际收入是反映均等机会的重要标志。若是机会均等的社会,应赋予劳动力参与者更加公平的竞争机会,而公平的竞争机会必须以个人之间的收入差距来自于个人天赋和努力程度,并不是家庭初始资源禀赋所导致。代际收入流动水平的增加,可以同时带来人力资本存量的增加与激励机制的提高,这正是目前我国发挥人口优势的必要前提条件。同时,代际收入流动水平的提高也有利于缓解目前的收入分配差距态势,并减缓由于收入分配差距导致的社会压力。
 
  对于我国的情况而言,首先,通过分析转换矩阵发现,自2006年开始,我国城镇居民的代际收入流动水平呈现一定程度的上升,这凸显改革开放的深入,使得城镇代际间的固化态势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这对城镇居民有效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奠定了坚实基础;对于农村居民,最底层的代际收入流动呈现不断上升态势,这对子代向更高阶层的流动是有利的,对于收入地位的改变也是有利的。在此同时,农村居民中最富裕阶层的代际收入流动水平也有了显著提高。其次,从代际收入弹性的变化趋势来看,农村居民的代际收入弹性系数要高于城镇居民,这也体现了城镇居民的代际收入流动水平高于农村居民。最后,关于代际收入流动变化状况现实,我国最底层和顶层居民的收入地位呈现不断固化态势,代际内收入流动也呈现出不同程度的上涨趋势,这说明在改革开放不断深化的环境中,个人获得机会将更多,自身的收入状况也是不断改善。
 
  代际收入流动存在区域差异
 
  对于区域变化状况,目前针对区域的差异化发展是我国改革中的重要战略,因此从区域角度对我国居民收入流动状况进行对比分析将显得极其重要。首先,从各个阶层的变化趋势来看,东部底层居民的收入流动性较强,而中部顶层居民的收入流动性较强;横向对比来看,东部的流动性水平则较低,最高的代际收入流动水平发生在中西部,这也凸显虽然东部地区的经济增速较快,但代际间的固化态势并没有得到缓解。其次,至于不同区域的代际收入弹性,中部地区和东部地区的变化趋同,整体趋势为先递增后递减,但明显低于西部地区的水平,并且西部地区代际收入弹性值的波动幅度也远高于东部和中部地区。再次,与中部和西部地区相比,东部顶层阶层缺乏一定的流动性,这反映东部地区的高收入基层存在一定的收入垄断性。最后,对于相对收入流动指标,东部地区的收入阶层固化态势将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并且随着中西部地区新的活力不断注入,区域的阶层流动性也会不断增强。同时绝对收入流动指标显示,虽然中西部地区收入流动的波动程度较大,但这两个地区的收入流动方向主要体现在向上流动,但向上流动和向下流动可能相互抵消,最终导致这两个区域的收入流动指标低于同时期的东部。
 
  政策建议
 
  关于通过收入流动缓解收入不平等的相关政策,首先,从理论上讲,我国提供收入流动的出发点应在于公平与和谐,这对于构建良好的收入分配机制也是有效的。其次,从经济结构调整的角度来看,经济增长是促进收入流动和提供收入水准的物质基础,并且收入分配的改善也离不开居民收入的提升。从缓解区域差异、促进产业升级和转移来说,一定程度的经济增长是必不可少的。再次,有效的公共政策也是促进收入流动的重要因素。我们知道,涵盖公共教育、公共卫生和社会保障等内容的公共政策,主要目标在于创造平等的机会。与此同时,完善的财政收入分配制度及法律制度也是必不可少的。最后,为了更好地优化相关制度条件,我们必须重构政府职能,努力推动政府部门的转型,尤其是政府职能的转型,明确政府在经济增长和收入分配调节中的地位和作用,这样才能有效构建促进收入流动的制度环境。[本文根据国家社科基金优秀项目“我国居民代际收入流动问题研究”(13BJL034)编写]
 
  《社会科学报》总第1584期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