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栏:

首页 > 项目动态 > 列表

上海:重建中国学术的传播力

作者:上海外国语大学 梁砾文博士 王雪梅教授

  ◤我国迫切需要抓住历史机遇,建构中国人文社科学术话语传播力,让中国情境下的知识生产成为后全球化时代的建构要素。
 
学术“话语权”焦虑
 
  中国人文社科学术话语传播一段时间以来表现出学术界的“话语权”焦虑,这实质上是一种心理张力带来的不安全感,产生于中国人文社科学术话语生产与传播过程中的文化心理失衡与结构功能失调。
 
  产生“焦虑”的文化心理失衡来自于提升话语权的现实紧迫性与中国人文社科学术生产创新不足、表达乏力之间的矛盾。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实践迫切要求用贴切的新理论、新方法来反映中国社会发展面临的矛盾、风险和挑战,把成功经验上升为系统化的科学理论。然而,由于国际学术交流圈内中国长期位居知识消费的边缘地位,西方强势学术话语体系对我国产生不利影响。在现代社会步入后现代,全球化面临转型的今天,中国学术界在切近中国当下现实问题、提炼学术思想、凝练学术话语的时候,需要在古今中外的坐标系中,重新定义自我的历史要求。
 
  在中国人文社科学术话语生产与传播过程中,产生“话语权”焦虑的结构功能失调表现为人文社科学术话语的生产体系不顺与传播体系不畅。评价制度偏颇制约着中国人文社科学术话语的生产与传播。有学者指出,当前不少学术评价体系不顾知识生产的特殊规律,一味从外部寻找标杆,过分倚重量化的评价标准,对学术生产带来消极影响。此外,西方主导的世界学术交流圈中的“中心-边缘”格局,西方发达国家以“领跑者”和“立法者”的姿态建构国际学术标准与规则,成为边缘国家的学者进入世界学术交流圈必须跨越的门槛。
 
传播力建构的契机
 
  从某种角度来看,全球化往往是西方的思想观点在全世界扩散的历史过程。然而,原本位处边缘地位的发展中国家,由于自身的发展,悄然改变世界格局,走向“后全球化时代”的变迁压力不断积累,突出体现以下三个特点:
 
  一是多中心的交互网络。走向后全球化时代的人文社科学术交流圈,西方主导的“同质化”和“分级化”的学术交流向混杂交融的方向发展。全球化时代由西方中心到非西方边缘的单向度的话语流动开始改变,代表不同文化精髓的多元思想,既高度分化,又高度融合,文化间性的交流日益加深。比如,不少西方学者开始反思学术交流英语化的倾向对发展中国家的学者带来的学术交流不公。 2015年底,汤森路透正式宣布将以35.5亿美金的价格出售旗下的知识产权与科技业务,其中包括Web of Science, 社会科学引文索引(SSCI)和艺术与人文科学引文索引(A&HCI)是其子库。无论是国际学术发表的语种争夺,还是学术检索业务的“易主风波”,都说明“中心-边缘”的全球化人文社科学术交流格局受到挑战。
 
  二是移动的中国情境。全球化时代最深刻、最基础的变化是时间性和空间性的变化,突出地表现为“移动”的中国情境。移动的人和移动的技术重构人们的时空存在状态,中国本土情境随着城市化及大规模移动,走向世界;技术的进步使时空不断压缩,源自中国情境的人文社科学术话语得以快速、瞬时、乃至近乎于“零时间”地在后全球化时空传播;中国情境的移动性实践,既是全球范围内的资源要素重整,也是传播力和影响力的塑造。它重塑中国人文社会科学话语传播的想象边界。后全球化时代,移动的中国情境产生作为移动符号表征的中国思想,通过人文社科学术话语的传播,在视界交融中,突破了原有的“位次”,全方位地融合进后全球化时代的时空生产。
 
  三是拼贴的思想版图。信息技术助推移动性,而信息化也是信息的碎片时代和思想的驳杂多元时代。移动的本土情境,通过本土与世界的深度互动,将自己的学术话语如马赛克一般嵌入世界学术交流圈,而世界学术交流圈中的优秀思想也融入中国文化。信息技术也使人文社科学术话语有了多元的交流路线,学术话语的交流场域随着移动的全球问题、移动的全球资源和移动的全球技术不断扩散,共同拼贴成多元的后全球化时代的人类思想版图。
 
学术传播力的建设
 
  世界学术交流从全球化时代向后全球化时代发展,为中国人文社科学术话语国际传播创造了契机。中国学术传播力的建设,可以有如下策略:
 
  第一,洞悉后全球化时代的世界格局,树立学术自信。中国经济飞速发展,成为中国思想迸发的源泉。思想生产出来,就在传播中寻找适切的话语,期待被理解。一旦被接受,话语所提供的意义理解框架,就融入了后全球化的文化心理结构,当遇上新问题,自动生成意义。立足本土情境,主动地参与后全球化时代各时空层级的实践,让中国思想随之在生产中传播,在传播中生产,重塑文化自信,建构中国的人文社科学术话语。
 
  第二,立足中国情境,深度参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后全球化时代连接多元主体共通命运的纽带。从学术话语的生产与传播角度看,一方面,中国人文社科学术生产应解放思想,深度参与后全球化时代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站在世界的高度,总结中国经验。另一方面,要培育适宜的学术制度环境,改革僵化的学术评价机制,激发学术共同体的主体地位,还学术评价以真正的学理精神和公平环境,建构体现各学科特点的评价体系,促进中国人文社科学术话语的生产与传播。
 
  第三,创新传播渠道,构建立体传播网络。中国人文社科学术话语传播,首先要通过融入传统的国际学术期刊平台,通过传播中国学术话语,增强影响力,参与形塑目前国际学术检索发表机制;其次要利用网络媒体新技术,搭建学术期刊、国际会议、网络多媒体等多维平台,促进中国人文社科学者与世界学术共同体的交流互动;再次要努力创新中国自己的传播渠道,鼓励维普、知网等本土检索平台开辟海外站点,开拓传播空间;最后要提升中国人文社科学者的传播意识,鼓励学者多渠道传播自己的思想,增强自己学术成果的影响力,拓展知识的流通与应用,从而在整体上促进中国人文社科学术话语的国际传播。【本文系国家语委重点项目“国际化视域下的外语学科发展战略研究”(ZDI125-44)、上海市2017年教育科学研究项目“高校外语生态化网络教学空间建构”(C17113)的阶段性成果】
 
《社会科学报》总第1603期5版